张万新 ⊙ 和泰森打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鸟儿垭(十首)

◎张万新



《在水井边洗萝卜的女人》
——给冉仲景

我把诗人们带到水井边,
我和他们一样,看到清水,
就忍不住赞叹。这不可多得的
普通事物,居然值得赞叹!
我和他们一样,赞叹了清水,
又开始赞叹水边的蔬菜,
那新鲜的样子。
青菜被洗成了白色,
侧耳根也被洗成了白色,
萝卜本来就是白色的,
被洗得更白,不像萝卜。
我和他们一样,赞叹了蔬菜,
又开始赞叹水边的女人,
为了她的淳朴。
也为了她迷人的萝卜。
她还有更本色的萝卜,
只露出了一点点,
这样的好东西,应该属于冉仲景,
属于他的诗篇,我就不再多说了。

2010年1月6日


《在鸟儿垭山顶》

山顶空气新鲜,
松树青翠,而草木枯黄。
有一个人凭他的糊涂,
催赶羊群走到悬崖边,
他自己有点害怕。
羊群只管吃草,
吃冬日特有的枯黄。
往随便哪个方向看去,
鸟儿垭都在身后。
惟有一个方向是动态的,
有人驾驶汽车,在灰尘中疾行,
他们经过鸟儿垭,
却不属于鸟儿垭。
我也经过,我也不属于。

2010年2月4日


《巫师般的山羊》

我在鸟儿垭看见的那群山羊,
我特别欣赏那头母羊。
她有一对弯曲的角,
像我奶奶的拐杖的手柄,
我握住她的角,她的重量,
就像我奶奶临死之前的重量。
她还有鼓胀的乳房,
奶水在里面晃荡,
这不像我奶奶。
她引领一只小山羊,
教它吃我们的桔子,
她和它连桔子皮都吃了。
她咀嚼,就像一个老巫师,
在默诵一些咒语,
人类好像要遭殃了。

2010年2月5日


《门前的溪流》

溪流清澈,我就脱光了,
洗我自己的身体。
有时候也洗我自己的衣服,
摊开,晾晒在灌木之上。
而山雨落下,溪流就浑浊,
急流翻过了乱石。
我从集市上归来,
站在溪流中,任流水冲洗
我脚上的泥土。

2010年2月1日


《溺水》

他们挖掘水,准备死在水中,
用自己的身体挖掘,用自己的
生殖器挖掘。这跟死在空气中
不同。他们更加柔和。
渐渐沉没,沿途,吐着气泡。
他们躺在柔软的泥沙上,
占领了鱼,又重复了水蛇。
尸身腐朽,灵魂却被水收藏,
不再参与轮回,免除了再回人世的
愁苦。他们任意选择着身体,
有时是虾,有时是贝壳,
特殊时刻是一匹海马,
弯着身子,躲在暗礁里哭;
或者做一头大河马,跑上岸,
朝前生的方向吼叫,
直到天下大雨为止。

1992年1月26日


《火车与马》

马必须是马,
不然,它奔跑的四条腿
就修长得没有意义,
从它内部紧紧抓住马蹄的
无形的手,就可以放松了。
而火车,不一定是火车,
它可以是一条无形的虫子,
在深夜,穿过我的脑袋。
从左耳进去,又从右耳出来,
在脑花的蘑菇云中,
用它圆形的脚,踩痛我的睡眠。
那种漆黑,从幼年跟踪而来,
成为我的手指可以把握的一部分,
所以,火车就可以是缰绳,
驾驭着马,树上栖息的鬼也跟着
有了人情味,我就这样离开,
远远地,放着焰火,帮别人过年,
在奔跑中变冷。

1992年1月28日


《玻璃反光》

冬日的冷光,照耀,高楼
顶端的一块玻璃,它像一面旗子,
哗啦哗啦地响,那声音,跟光芒一样
寒冷,穿过氧,氢,氮,二氧化碳,
直抵行人。我那些表面的细胞,
退缩到内心,微微发抖,又传遍四肢,
手指间的香烟掉到地上,熄灭了。
有病的眼睛无法忍受旗子的招展,
流出的泪水都是眼药,好苦!

1992年1月29日


《飞雪》

没有人能够,在雪花与雪花的距离中穿行;
没有人能够,在冰块与冰块的撞击中跳跃;
没有人能够,在飞舞中找到一粒固定的泪水。
造一个雪人,就是让他在所有家园都
沉入梦乡后,留在原地,体味黑暗和静寂。
没有人能够,修复雪人消失之后留下的水迹。
没有人能够,阻挡车轮从上面滚过。

1992年1月31日


《快乐人群》

从细小得难以察觉的痛苦中
突然解脱出来的庞大人群,
出现在春节之前。
他们从一年的含混中探出头来,
变得线条清晰,全身松软。
在短暂的节气中,轻微地狂欢,
团聚,而又流落街头。

1992年2月1日


《战国桃子》

一朵花逃跑,遍地都是脚印,
一盏追查的灯笼,光线昏暗,
却被香气包围。
在茶水中哭肿了身子,
露出美丽的生殖器。
还有两个挂在枝头的鲜艳气泡,
顶部绯红,气色姣丽。
落进三张嘴唇的陷阱中。
跑了这么多年,
累得像一个退休的盘子,
满脸皱纹和灰尘,闪着旧瓷器那种
灰暗的高光。如果有幸捏在手中,
就可以感到两只小鸟,在流血。

1992年2月2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