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土鳖或者三个人的春天

◎夏华



     姨妈


这个春天和五条窒息的鱼摆在一起
菜市的牛排八元五角一斤,这是
4月23日早晨,没有人会把那个
黑瘦的卖青菜的农妇与风湿性

心脏病联系在一起,我知道
从37号摊位可以买到新鲜的
芹菜和豆芽.肥胖症正在损害着
这个暧昧的县城和出租车司机的

睡眠.这无疑是一个迟钝的春天
这首失败的诗一定与神经质的
外祖父的坚硬的下巴有关,姨妈说她
老是梦见飘虫啃自己的牙齿.

姨妈患风湿性心脏病已是12年,
春天对于她是咳嗽,感冒与心绞痛.
姨妈从M镇嫁入这个家族就一直
侍奉五亩地  一个丈夫  一个儿子

姨妈老问我卡夫卡怎么会
变成一只甲虫,姨妈说记忆中的
春天是一页小学课本的封面.
姨妈说一斤等于十二两

姨妈我无法为你写出颂歌
姨妈你满脸的雀斑是上帝的意愿
姨妈你的瘦肩如同越冬的柴木
姨妈你咳嗽在凌晨四点的菜园

1998。

心理分析

已是春天了。昏睡的蛇还迟迟
不肯醒来。祈祷者已经完成
他这一年新的祷词,在那个
白色的医院的门外……

                                                        
问题的关键或许在于,我总是          
无从对着早晨镜子里的                
那个人微笑……春天的花朵
已在寒冷的细雨中开放,就象          
                                    
那爆破的啤酒瓶……是谁在            
如此春天让我深陷回忆?              
回忆恋母情结的童年或一个
阿斯匹林和80万单位青霉素的          

下午。“白色的床单上的坟和          
拐杖,以及一只紫色的船……”        
母亲如此平静学着                    
1978年高烧的儿子的呓语……          

是月光填充两株枣树之间的空白        
医生冷静地滑行的手指                
充满了意味深长的讽刺和抒情          
“一个人的过去和现在有本质的区别……”

虚构的病历。还有午夜里              
迟迟不肯结束的木偶戏,然而          
这个春天已经准备好了颂词
骨折的手并未捂住歌喉……

这并不是唯一的结局
春天的蛇将连同它周身的
花纹醒来,并会吐出
红色的舌头和恶毒的预言……
                                                          
1996。
春天的阅读
——给YT

早晨。水缸中自杀的鱼
太阳是热烈的,在窗子外面……
这个春天将宣告结束
从一个少女隐蔽的浴室到


新华书店一本古籍的封面
我一直对一个诗人的真诚
坚信不疑。还有他的光头和长须
我们都在阅读自己的灵魂


在这个将近终结的春天里
椿树芽已在菜市场卖到
五元人民币一斤。饥饿的胃            
隐蔽在一个肉体的内部,就象          


一个暗喻。这个城市的午餐正在        
流行着椿芽炒鸡蛋                    
我在医院的五号病房度过了            
护城墙外柳树吐絮的日子              


太阳是热烈的,在窗子外面            
我在朗诵光头诗人的                  
《颂歌》,用自己的病愈的伤痕        
是谁在允诺这种阅读或伤害?          

1998
对于一个春天的表述


“指挥家、瓢虫、牙膏、忧郁症……”这个
春天从一只陈年的马桶开始,地下道的鼠队
向广场的中心聚集,并开始混乱的恋爱

伯父用20元纸币的春天兑换了
一包香烟  一瓶老酒  12粒安眠药
伯父永远不会关心巴以战争和朗诵

《圣经》的人。这个春天从人民中路拐进
朗州路的时刻,遭遇了女记者的胃痛和
一个异乡人错过时间的车票以及那突出的

喉结内的细雨。《常德晚报》说:
“ 整个澧阳平原是一块隐蔽生长的减速玻璃
澧水如同变形的刮雨器漂过她的床塌……”

侯诊室的春天与一个擦鞋女的春天
混淆于小学生的日记。《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的
春天被翻到第108页:“托马斯是怎样

用他的医学知识来解析安非他命的
祖国和一个女人的下体的气味以及
一个失忆的刹车片……”在这个春天

饥饿艺术家已经从搓衣板的舞台撤离。表弟的
春天被T608次列车送到打工者的
广州是草霉、冰淇淋、下颌骨的思乡病……

2002。3。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