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信使

◎宋尾




这样一所庭院很难
让你一眼窥透;
从亮堂堂的门厅
看不到任何曲幽。

我捎来的消息
沾染了灰白的晨霜。
我,一个寻常的信使
领着惟一的朋友
那匹懒洋洋的老马。

那宽敞的门庭,明亮的色斑
对阴影是一种暗示。

我在庭院里穿行
我走得那样缓慢
因为园林是如此自然
雕阁如此高傲挺拔
盆景里分列出逼真的四季
每一步,都让我惊叹。

我叩问了无数个
相似的厢房
一直没找到
那位收件者。

在这处庞大的庭院
他似乎有意藏匿了自己。

我徒劳地搜寻
他的踪迹。
从这条过道
走到另一条——
它们一直都在,无所不在。

我努力探寻
接下来该要走的小道
无论它躺在哪,一定是
陌生的,但早铺设好的路径。

在这个庭院
来来回回地摸寻
许多遍,许多年
我以为熟悉它的一切
但每次,都能
遇见一些新鲜的事物
或许,它们正是
被我前次遗漏过的。

我老了,记忆变得浑浊。
当眼球里升起白色的雾幛
当脚趾跟花粪黏合一起
当牙齿凋落在葡萄蔓下
当——

我终于想起
我是一个信使。

我甚至忘记了
自己为何而来。

那密封的消息
从未开启,火漆
从胸口爬上我的面庞
跟额头的皱纹混淆一起。

现在,我要从脸上
一点,一点地
将它——跟我分开。

天亮后,会有另一位信使
将它捎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