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浴室

◎宋尾



在浴室


水雾里
没什么是沉重的
除了你自己。

只有这时,封闭
才不会令你窒息
而是,某种安全。

我看见
飘浮在
头上灯管里的
那个人;

我在眼睑
发现那个
向下滑落的失踪者。

在弥漫的雾帐
我找回了
不易发现的空间。

颗粒
颗粒,颗粒
往下掉的光珠
一颗颗地
溅在脚踝。

我好像又走在
雨夹雪的幽暗小道

手边就是
往东驶去的县河。

我半蹲着
揉搓被烫红的褶皱
那微妙之处。

尽管我极力抑制了
但还是战栗地
吻向湿润
颓败的阴茎

真的,那简直
是一件最不可能的事:

我安慰了自己
并且愉快。


诗的夸饰


我根本不信
有什么有用的句子
闹钟一样的句子。

我不信任你
声称的真实。

我在字和字之间
摸索到泪水,谬误
一切都跟我认识的
生活毫无关系。

我想知道
你描述的天穹
跟我眼中那个
有什么区别。

我还是更愿意倾向于
好看的形容词
和实用的修辞

能治疗一些
恰如其当的疾病。


推拿师


一只旱蛙在
房屋附近鸣叫。
那悲鸣的情感
仅仅是我赋予
而非它的。

清晨,我又听见
类似的声响
从心壁左侧传出。

整个胸室
和肋骨之间
某种东西正在逃离。

仿佛那里
正遭受一场灾难。

它生动地
走在我的节奏里。

我却捕捉不到
任何关于它的影子。

就像一个词
跃入到浩瀚的图书馆。

我就是它
无私的母体。

我只能说,有这样
一位勤勉的推拿师
一直住在我的体内
他有让我的内脏
发出叫声的技能。

那种清晰
又奇怪的声音。

当然,痛感和惧意
全部来自我自身的预感。
或者它只是
因为欢愉
而呻吟。


清晨的诗


它们乘坐雾霭
从对面的楼梯
下来。像是
一个笼统的女人
伫立在升降机里。
滑板掠过
绿色的障碍物
浅黄的墙面
盆景一样葱郁的枝桠
除了一盏遗忘在
工地的照明灯
没有一个人。

它们从那片
被目光折叠的
空地,穿过雨丝
褐色的双行道
红绿灯下
寂静的草皮
来到我的窗前。

它们在这里
放下包裹——
昨晚的梦
在托运中开线。
无法得知
有多少部分
在抵达前遗落。

我蹲身清点
上面沾着
露水,灰和卡车的噪声
在路途中
也许存在某种
我不了解的交易
包括那无法手绘的路径。

显然,那冰凉的露水
也不可能
来自我的梦。

跟我一样
它,或冬天
都是清晨的一部分。


婴孩


襁褓里的眼睛
埋藏着祖母或父亲

我抱起新生的女儿
走在冬日
如同走向他们

我渴望在襁褓里
与他们重遇

我将把他们
全部塞进
新鲜的襁褓

并且惊喜地
看到他们
第一声哭啼
和第一次微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