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9年诗作整理:方和它的对抗者们(42首)

◎唐果



1、方和它的对抗者们

住宅楼的对抗者众,计有
小区的拱桥
冬天瘦得锁骨毕现的小河
三角梅,棕榈树摇曳的影子
一条弧形的公路
公路上拖拉机的“吐吐”声
摩托车的“呜呜”声
大货车的“轰轰”声

与门框对抗的有古铜的光泽
冰凉的金属门把手、圆形的锁孔
锁孔里繁复的路径
以及保护舌头的稚嫩的齿

与阳台对抗的是列队的仿古花砖
拱形的雨篷
沙子的蕊藏在水泥的花瓣里
每一级楼梯的圆边与整个楼梯对抗
还有扶手的转角
栏杆上穿木裙子的花朵
裙子下暗藏的巧克力之果
永不凋谢的对抗永不坠落

与横梁对抗的是榉树的阴影
与窗户对抗的是拖地窗帘,以及窗帘上绛紫色的花朵
与衣橱对抗的有上衣空荡荡的袖子
与内衣对抗的有牙齿尖尖的乳房
与双人床对抗的是蓬松的枕头
凹下去的棉絮,揉皱的床单
挤在一边的被子,两具重叠的肉体

2、为什么他们只记得你的脸

为什么他们只记得你的脸?
愤怒时打它。
为什么你只愿意亮出它?
为什么不拼接身体?
觉得它丑陋?
它配不上你深刻的脸?
疑或是,当脸和身体完成无缝拼接,
不同的审美观便于它们朝对方开火。

绝大多数人仅凭脸辨识你。
谁会凭身体的一小部分:
手脚、膝盖,或者两只哭泣的乳房?
谁会扒开草丛,
凭那口与众不同的泉眼找到你?
谁会在一堆白骨中,敲响肋骨听出你?
谁会从骨灰中嗅出你的味道?
轻捻你,舔食你。

3、提着牛仔裤下楼

提着牛仔裤下楼
是怕牛仔裤掉下去楼梯看见我的隐私
摸索着裤包里的硬币
“活了半辈子,我吞下过多少这样的圆”

光脚走在地板上,地板是凉的
仿若,我的脸蛋贴上他的脊背
仿若,别人刚打完我的左脸,紧跟着
我把自己的右脸呈上

绿色水管靠在墙角
它是我为屋前屋后的花草输液准备的
救命的液体靠这根绿色的管子输送
深处藏着不锈钢管以及粗大的塑料管道

管子又好又长,液体干净透明
我这个医生兼护士多么辛苦
门前花朵灿得像要烂掉
行道树绿得像要晕死过去

倘若,在外你不能填补门厅的虚空
在内你不能点燃寂灭的花瓶
看顾我俯身灯下的手指弯曲的孩子
你只能缺医少药,血尽而亡

4、太阳也病了

太阳到这时候才出来
有气无力地
懒得像服过药的我
脸有淡淡的胭脂

它照着前面的空地
照着不远处的住宅楼
再远一点的公墓
它就懒得看顾了

公墓和远处的山笼罩在薄雾中
这两位穿白大褂的医生
表情严肃的端坐着
从没见他们为病人开过一张处方

5、当世界堕落得只剩沙发

当世界堕落得只剩沙发
人压着沙发
沙发温柔地反抗

当世界只有沙发
现在,我只能躺在沙发上
打点滴,幻想
幻想“滴答滴答”

我将吞下丝绒包裹的弹簧
缓缓流进血管的,是海棉
在血管来回奔跑的
是红红的,像棉一样的花

沙发高吊,发出淡淡的绒光
我躺在床上
世界安静得只剩“咯吱”声
那是弹簧在温柔地反抗

6、我家住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山凹

我家住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山凹
我喜欢坐在门前的台阶上
托着腮,想:
山那边的人是否和我们一样
生活,劳作
他们的爹娘是否和我们的爹娘一样
严厉地爱着几个野孩子
他们种庄稼
允不允许沟垅边的野草自由生长

有一天,我爬上山顶
看到炊烟自他们的屋顶缓缓上升
仅升到一半就淡得看不见了
田野里麦苗青青
沟垅正在给它们镶边
我走下山坡敲开陌生的房门
端起冒着热气的凉水
吃着马铃薯、玉米棒
听着与我的腔调有些微差别的话语
我仿佛回到自家的火塘

7、我还欠你一个甜甜的吻

从一楼到三楼,从客厅到卧室
地板肮脏,水池沾满油腻
金鱼饿得呕出水泡

饭桌上的饭粒像银子,等我去收拾
楼梯扶手上有一层均匀的灰
是哪个技术精湛的漆工刷上去的

楼梯上小狗的爪印清晰可辨
像一个个耳光,打在楼梯栗色的脸上
转角是蚊虫首选的聚会场所

卫生间,几件衣服在互相埋怨
“这味道连自己都得掩鼻”
三楼阳台上,晾着的床单想与风私奔

卧室里,两件内衣还没归队
三只裸露的衣架被同类耻笑
老想拉扯旁边的衣服来给自己遮羞

三楼卫生间几乎是全封闭的
可地板上仍有一层厚厚的灰尘
一个吻趁我张开嘴,落到地板上
我要把它捡起来,送给噘着嘴唇的你

8、下山的草莓

她蹲在草丛里,伪装成几片叶子
如果你遥望山坡
看到有一簇绿得特别
那就是她了

披件石头的外衣蹲在路边
假如你走累了,坐在石头上歇息
你坐到一个咯血的石头
那也是她

她还会爬到树上
伪装成橄榄,假如你摘果子时
看到一个奇形怪状、颜色迥异的橄榄
那还是她

假如,你觉得她十分有趣
就把她放进篮子,带她回家吧

9、哀嚎的手掌

他在台上举牌
我拍掌
有人拿棍子把我的手掌赶下河岸

他为什么高兴成那样
红得了传染病,抵抗力最差的是他的脸
还有  我的手掌

粉红的手掌在哀嚎
整个下午
我贡献了多少巴掌

牌子上写着什么激动人心的话语
我的手掌  鼓风机一样
得到掌声时  该想朝哪方

被有力的巴掌扇  想要晕倒
海上翻腾着的  是什么样的脸
“啪  啪  啪”  手掌掴在脸上

10、一日

一日,她被八个人抬出家门
我在后面追
想着总有一天,纸的变成鲜的
棺木变成柏树
她站在枝头,厌恶人抬,总想自己单飞
一日,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我跌跌撞撞地下楼
楼下走过一群陌生人
他们谈兴正浓,我避让
与路边的树站成一排
一日,我盼望已久的暴风雨终于来临
我兴奋地奔跑着锁门、关窗
窗帘拉得没有一丝缝隙
他拍打我的门窗央求我让他进去
他还派狂风来游说
我躲在门后,任恐惧和甜蜜尽情撕扯
一日,我打盹醒来,想写首诗
我写下《哀嚎的手掌》
我的手掌便下了一天的雨

11、不愿像灯塔那样亮着

一个被判了死刑的重症病人倚在床头
我坐在床边
他似乎想把所有的话在一天之内说尽
我装出倾听的样子,并时不时地颔首

我需要一个将死之人的好感
假如我去到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他——这个先入之人
这个熟悉当地民俗、风物,认识很多人的人

一个合格的领跑者,一个称职的免费导游
我期望他把朋友都介绍给我
我不愿像灯塔那样亮着
肚里装满了飞蛾的尸体也不知向谁诉说

12、向阳光致以诚挚的谢意

那一天,天真的塌下来过
像谁抽走了巨兽的骨头
其身体沉重、绵软,其毛发浓密、漆黑

山峰、树木、楼群、汽车和行人
这些承受者不但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庞大天空身上的赘肉还堵塞其毛孔

我站在窗前,感到楼房的不堪重负
听到它粗重的喘息
我犹豫着,我要不要走出门去

我要不要献上自己的头颅
我要不要把一棵弯曲得快要跪下的树
从天空松垮的肚皮下拉出来

起先  一缕阳光硬挤了进来
接着二缕、三缕、一大片……
他们默默接过行人、树木、楼群和山顶的重担

羞涩、轻飘的阳光撑起整片天空
年轻的天空又缓过气来,她迫不及待地
向下面的人炫耀其安宁、洁净的脸

我松了一口气
我感叹羽毛样的阳光居然有千钧之力
我向阳光致以诚挚的谢意

13、地板开裂的声音

地板开裂的声音很响
大多数时候是在深夜
每次都能把我从梦中拖出来
我害怕得拥紧被子,确信
它们不会再发出声响
我才入睡

偶尔也在中午
我正在看一本书
汉字的湖水淹过我的头顶
我在水中潜行
它总能把湿淋淋的我从水中拉出
抖去身上的水珠并快速烤干我

有一天我去森林
有风吹过,我听到树叶“沙沙沙”
树在呼唤,森林在交谈
它跟沙漏借来了沙子
被把它倒进嗓管
它开口说话:“沙沙沙,沙沙沙”

伐倒、锯开、打磨后才来到我家
嗓子也被倒空了
它们想交谈,想呼朋引伴
没有了盛沙的嗓子
它们便向公鸭借来一副
它开口说话:“嘎嘎嘎,嘎嘎嘎”

找不到传声筒,它们不得不放开嗓门
可吓着我这个胆小鬼了

14、我似蜜蜂采集灰尘

灰尘无所不在——
地板、床头、窗台、窗格、阳台......
就像所有的花蕊都含着蜂蜜

勤劳的蜜蜂采蜜于花卉中
我采集灰尘——在地板、床头
在窗台、窗格,在阳台上

蜜蜂回到蜂巢,养蜂人取走蜂蜜
我把灰尘倒在门口,遣送者名曰“清洁工”
它的祖国叫垃圾场

15、爱是最好的春药

爱是最好的春药
最绿色,最环保的春药
自己动手  便能炼造

爱是最天然的春药
来自身体深处,与真正的春药相比
它的生长期一点也不短少

像那埋藏了几千年的好酒
又像在地下默默行走的甘泉
总怀着对手掌的小小的渴念

爱是最好的春药
原料码在仓库  工具拿在手中
我准备炼造它  给喜欢的人喝

16、皮肤饥渴症患者

小时候他得过一种病——皮肤饥渴症
整天要人抱着,如果没人抱
他就“哇哇”大哭
最好的药是母亲,其次是父亲和奶奶
到十五岁,他以为他的病全好了
甚至为曾是个皮肤饥渴症患者感到可耻

后来他发过一次病。一个深夜的晚上
他喝醉了,一个人在街上走着
撞到电线杆  上去抱一抱
撞到棕榈树  也上去抱一抱
最后他抱着垃圾桶不放
垃圾桶的颜色跟母亲的衣服一样
垃圾桶的肚子跟母亲怀孕时一样
似乎还是柔软的
他把所有的秽物呕进垃圾桶,像小时候
把眼泪和鼻涕都揩在妈妈身上

好多年没发病,他以为他已痊愈
可最近几天的种种迹象表明
他的皮肤饥渴症又复发了
怕人看出端倪,他只有多穿几件衣服
并戴上一幅冷漠的面具
可他管束不住身体里伸出的小手
他的身上长出无数只饥渴的小手手
别给他铜板。别给他铜板
打发皮肤饥渴症患者最好的东西
是你的经过烘烤的怀抱

17、跟植物进行一场生长比赛

和屋里的植物进行一场生长比赛
我们请吸顶灯当裁判
吸顶灯亮,就是起跑的信号
植物善于攀缓、钻缝
它们的手脚乖巧,抱住谁就不撒手
我善于跳、跑、倚墙、爬墙、研究地板缝
还善于用尺子描述长势

我趴在墙上像青蛙
我所有的力气全都用于如何稳住自己的身体
我的吃力让植物产生错觉
它同情我的长势缓慢,屡次回眸
微笑着  等上我一段
比不过的时候我就开始耍赖
松开手脚,掉在地板上
并宣布:"停止一切生长!"

植物不管吸顶灯发出的比赛结束的指令
还拼了命地往上长
看样子,如果不撑裂墙体,不顶开天花板
它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18、坐在黑暗中想一个人

月亮还没出来
我坐在黑暗中想一个人
无论他在哪里
我头脑的爪子都能准确地抓住他
我的思念像空气
让人不易察觉

我想你,我想你
不需交通工具,不需要水
甚至不需要眼睛
以及任何形式的光亮

19、钉子的味觉

他把一枚钉子含在嘴里
经过这些年,钉子生锈了
他却没能从钉子中品出甜味
也没品出香味

有灵巧的舌尖相助
他让钉子在嘴里翻腾、跳跃
可从不敢
用舌头卖命地顶住钉子顶端

他清楚地知道
他的嘴不是树洞,牙齿不是啄木鸟
他说:“我们都是木头人”
钉子指认,他在说谎

钉子很容易辨出哪是木头
哪些不是
它甚至能分辨出石头
以及血肉的味道

他把钉子投进不同的液体里
钉子向他报告
眼睛里的水是咸的
碗里的水是甜的

20、从山上回来

从山上回来
仿若
从天堂降临人间

一条盘山公路
铺些狰狞碎石
像一盘蚊香
顶端青烟袅袅
下面积满灰尘

21、安静的地方

安静的地方  没电
听不见电流拨动铜丝发出的颤音

安静的地方  没有公路
没有“轰轰轰”的大汽车鼓捣我的耳膜

安静的地方  没有夜行人
没有夜行的鬼,狗才不会乱吠

安静的地方  只有一条狗
一条狗叫几声便讪讪地去睡

安静的地方  夜鸟歌唱
夜鸟歌唱  把你我它送入梦乡

安静的地方  白房子像庙堂
我们睡在里面  像一尊尊含笑的泥菩萨

安静的地方  连梦中的鞭炮
都捂紧了擅于吼叫的嘴巴

22、仇人的仇人是一块黑板擦

年轻时  我捏造了几个仇人
我的仇人天晴时强大
下雨时软弱
下雨时  我小心呵护
以免他们被雨水淋垮
我往往选择天晴与之对决
以此证明,我年轻的肌体里
从不缺乏激情和愤慨
现在想来  多么可笑
我用泥巴塑造,粉笔描画眉眼
我的强悍的仇人啊
他的仇人是一块黑板擦
黑板擦累了  依偎在黑板下

23、假设:她是你日日碰见之人

假设:她是你日日碰见之人
一夜之后
变成一块石头
这多让人兴奋呀
先是不眠不休地谈论
而后械斗、争夺
胜利者抱其回家
请一万个保镖日夜守卫
要是她变成一只鸟更好
站在树梢
闲置已久的枪口们终于有了目标
齐刷刷地对准
没有指令
谁也不忍第一个扣动扳机

24、你的胸膛跑着一列不知疲倦的火车

伏身谛听,火车呼啸而来
它是一条专用铁轨
从不让别人停靠
它是专一的列车
一生只载他这一位旅客
我总是在火车驶过之后
清点犹自振颤的枕木
我喜欢追着火车的尾巴叫喊
“带我走,带我走吧
你这看似快乐的火车”

我也有一列相同的火车
一排孤寂的枕木
我的火车不能承载你的火车
(你的也不能承载我的)
不拖拉你的火车
(也不拖拉任何人的火车)
火车们各有起点、轨道和终点
它们不知疲倦地跑着
快乐  勇敢  孤单

25、给魔鬼兄弟

魔鬼在深夜煮咖啡
香味蛇行而入
我睡在床上闻到
魔鬼在深夜拉二胡
声音悠长
我睡在床上听到
魔鬼在深夜做爱
大地颤抖
我睡在床上感受到
我的魔鬼兄弟
你如此慷慨
我该拿什么奉献给你

躺在床上,我脑子里翻腾的是
手脚要张多开才舒坦
在梦中喊多大声
才能把白天郁积的石头振出
嘴唇要咬多紧
心爱之物才不至于从齿缝漏掉

26、关于一个石头滚下山的猜想

一个石头滚下山
也许,它想知道
那个山涧有多深
山涧的水有多湍急、多清澈
一路上会与什么相撞
牙齿会不会碰出血来
衣服会不会撕成碎片
到山涧它还有可能是完整的吗

也许,下面有石头呼唤
声音断断续续
同伴无动于衷
它却觉得
这是在呼唤它
听呀,多么熟悉的声音
像从自己心底发出

也许,老呆一个地方
总是有点遗憾
相比而言
快速滚下山涧比平移
或者飞向高处
更省力
快速滚动的快感不禁胜却暴风雨地击打
还可能胜过两个石头天长日久地磨擦

一个石头滚下山
也许,它没有任何目的
不抱任何希望
也不是出于自愿
天色欲晚
一位两手空空的猎人
拿它撒气
飞起一脚,把它踢下山涧

27、撂首情诗出门去

我出门几天,你要想我
千万别说没空
你抽烟的时候
吃饭的时候
手脚酸痛甩手的时候
这些空档要好好利用起来
我不会在乎
你用这些闲暇想我

你可以想很多人
但我必定是他们中的一个
你想我的时候
一定要相信:我也在想你
如果我没说“我想你”
那是因为
想你需要用力
我已经顾及不了言语

出门见人,觥筹交错
我也会很忙
但我会为“想”安排一把椅子
偶尔还会觊觎别的空位
想念朋友何等重要呀
所以,你要相信
你忙不赢想我的时候
我仍然在想你

28、音乐和雨水

(1)
雨水  “哗啦啦”
如果我不躲避
它便不会放过我

音乐流淌  倾泄
感觉它快淋到我了
可它与我隔着一张薄膜的距离

身边的人总该被音乐浇透了吧
他们却一直干坐着
身上挤不出一滴水

(2)
如果窗户没关好
雨  会飘进屋里

屋里的音乐喜欢到野外去
连棍棒都管不住它们

音乐和雨水都挺调皮
长着脚的东西
不喜欢谁拴住腿

(3)
雨直直地
从天上掉下来
如果遇到阻拦
它会暂时停留
以麻痹敌人
它会拐弯
采用迂回之术

音乐最擅于使用迂回之术
这得益于它妈给它的柔软身段
垂直的音乐是铁匠打铁
如果屋顶够高
打铁的人够多
仿佛瓢泼大雨下在屋里

(4)
雨水敲打树叶、湖水、路面
发出不同的声音

音乐或随金属管弯曲
或在水面游走
或带领你从黑暗的隧道逃跑
可它不保证
隧道的尽头一定有星星

(5)
雨水与雨水之间有光
音乐跟音乐的间隙
阵阵耳语  摇曳

(6)
伞  挡得住雨
对音乐却毫无招架之力
它俩不是来自于音箱
与录音机、CD没有血缘关系
它们是精灵,也是魔鬼
从不被月牙刀
温顺的假象欺瞒

(7)
塞住耳朵可以阻止音乐进入
顷刻间
雨水把塞耳朵的棉花濡湿

(8)
雨不停下
像更年期妇女在不停地唠叨
躺倒  享受
来一支催眠曲更妙

(9)
音乐有无数生动的脸
雨水是不解风情的女人
她只有一张脸
长着善于哭丧的五官

(10)
有人弹琴,“大珠小珠落玉盘”
雨在外面下
拿玉盘去接
这么多的银弹珠
怎么接也接不完

(11)
每一滴雨都是新的
每一只欣赏音乐的耳朵
都必须是干净的
透明的,像木耳朵
常常经受雨水的洗涤

(12)
有些雨像毒蛇吐信
有些音乐也会平地生惊雷

(13)
音乐喜欢蒙着双眼进入她的人
不刮花内壁  不出声
无毒无副作用  是无

雨水喜欢赤身裸体的人
张着嘴  双手举过头顶
它可以淋漓尽致

(14)
音乐的空格要安插掌声
雨水的细皮嫩肉上
艳阳天  从中作梗

在剧院  按下音乐和掌声
便成了音乐会
日子是反复校验的晴雨表
必要时把天空染黑

(15)
雨有时断断续续
断了  续不上
就仿断了气
过不了多久
它又会缓过气来

太阳是救护车
里面坐着音乐护士
天使拿着药水和针头
遇到晕厥的雨水
她便给它一针

(16)
雨水不得已
才行猫步

音乐在T形台上
最迷人

29、黑夜的味道

不是错觉,不是幻想
深夜无眠时
会嗅到一种我喜欢的香味
并每每沉迷其中
有时像糊米粥
有时像咖啡
有时像烤饼
不知来路
便只好把这番美意安在幕后的太阳身上

恐怕,也只有太阳
才能烙出黑夜这张硕大无朋的饼
焦糊的外壳,裹着黄金
悬垂于空中
替安眠的动物遮挡光亮
给失眠的动物以安慰
并允许他们一口一口地

直到露出雪白骨架的一隅

30、一种有层次感的生活

下面是蚂蚁、树根和马路一家
爸爸板着面孔
却放任孩子在自己身上爬
妈妈唠叨
孩子在父亲身上爬累了
便来到母亲身上撒娇
道路要翻新
树根往泥土深处长
孩子走失一窝,又生一窝

多么幸运,我和它们在一起生活

中间是树枝、风和蚂蚱一家
父亲为一家人的生计奔波劳碌
它喜怒无常
不能抑制时便对母亲发火
它也懂得温存
当它用手指轻轻抚摸母亲的脸时
母亲总是害羞地把脸转朝一边
孩子不能离开妈妈太久
所以它在树枝间跳跃

多么幸运,我能近距离的注视它们

高处是白云、飞机和鹰一家
妈妈喜欢抹雪花膏
爸爸的黑脸膛上长着一幅尖尖嘴
看到猎物迅猛如闪电
看妈妈的目光跟看猎物一样
孩子的翅膀还没长硬呢
它总想离开妈妈的怀抱
仿佛是真的长大了,伸平翅膀
它呀!飞得谦虚、稳当

多么幸运,抬起头我便能仰望它们

31、向睡眠道歉

昨晚我睡得太晚
为此,我要向睡眠道歉
它的疆域被霸占
它的空间受挤兑
它的抗议,我没有理睬

我还对不起它的亲人们
过早黑下去的天
12点安静下来的马路
唱小曲哄我入睡
却把自己送进梦乡的蟋蟀

32、作为一朵花

我的根在土里,枝叶在空中
我不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我跟蜻蜓打招呼不用言语
我用眼神,我有飞速转动的眼球

我不知道躲开烈日
不知道避让风雨
只能让柔弱的自己尽可能的硬
我深谙弯曲之姿

让自己开得宽阔些
才能承接更多的蜜蜂和露水
蝴蝶一只只从我身边飞过
我目送,并祝福它们

33、信

这样的季节,
你们那里农贸市场上卖什么?
我对面是丙午街,
恰逢五天一次的集市,
我点数过,
集市上卖的东西有123种。
有你见过的
大米、花生、青菜、土豆,
有你没见过的
帕哈、野苦瓜、摆夷古顿根、粉菌。

这些东西  我都想要,
今早,我仅选了黄瓜、柚子、鸡蛋和雪莲。

又及,这123种东西是
鸡、大米、花生、青菜、白菜、蚕豆、麻子、丝瓜包、山药、四季豆、缸豆、莲灯、黄瓜、五加风、杨桃、葫芦、丝瓜、南瓜、玉米、棕包、豆腐、帕哈、芋头、洋蕃茄、鸡蛋、佛手瓜、番茄、姜、茄子、葱、香花、苦瓜、空心菜、竹笋、韭菜苔、萝卜、芫荽、小米辣、酸菜饼、魔芋、南瓜花、土豆、货头奔、大蒜、黄菌、桑尖、藿香、胡椒、苦子、香菜、鸭子、木瓜、水蕨菜、芭蕉叶、南瓜尖、小米菜、芋荷梗、酸笋、冬瓜、鱼腥菜、洋丝瓜尖、玉兰片、黄豆、荷包豆、茶豆、胭脂果、花菜、莴苣、香蕉、香柳、雪莲、干巴、头蕉、皂角、花椒树根、野苦瓜、花椒、魔鬼辣、灵芝、刷子菌、回心草、土三七、野芫荽根、包谷粑粑、缅桃、米线、饵丝、藕、豆豉饼、石榴、葵花饼、麻窝乍、柿子、松明、土豆、板栗、苹果、树毛衣、苔藓、茴香、百合、菠萝、梨、柚子、核桃、桔子、白花木瓜、茴香根、岩姜、摆夷古顿根、木耳、蚂蚱、蜂蜜、豪猪刺、奶浆菌、粉菌、滑菜、酸扒、西瓜、茭白、花、金鱼。

34、哪个更爱我

瓷砖说
冬天快来了
木地板却死守着
这个秘密

35、傍晚走过刑场

这里林木茂盛
野花丛生
这里鸟儿啾啾
微风轻拂
我有此美好心境
是因为我可以肯定
我不会
(也没有这个福份)
在这美丽的地方
被一粒子弹
或一剂针药解决掉
想到我的亲人不用噙着泪
抖抖索索地
为这粒子弹
或针药排队买单
我腾空了心思
只为感受刑场的
恬静的黄昏

36、即景

一群我的孩子一样的青年
原本寡淡得席地而坐
当他们发觉镜头对准他们时
他们便像饿虎一样
从地上蹦起来
冲着镜头又跳又笑

一张张撕开的脸离我那么近
在他们面前
扛摄像机的人像扛着炸药包
拿话筒的人像拿着手雷
而坐在电视机前的我
则拿着一支子弹上膛的手枪

37、骷髅的歌唱
      --献给MJ

他是人
尽管他先是黑人,后才是白人
他唱过几首歌,跳过几个舞
他穿性感的红裤子、炫目的黄裤子、羞涩的黑裤子
他跳着跳着  便戛然而止
他唱着唱着  就撇下乐器,让它独自嘶鸣

一个骷髅不停抖动浑身的骨节,他累了
一个骷髅不停地往外掏东西,他掏空了
当觉得没什么可掏时,他便潜回地下
撇下丰腴的观众哭去,怀念去

这个会唱会跳的骷髅
这个边唱边跳,愿意带给你幸福和爱的骷髅
这个用骨头和牙齿给你注射激情的骷髅
独一无二。

38、爱回来

爱回来
温暖、圆润、柔软
是鸡蛋滚进家门
是小猫窜上窗台

恨回来
坚硬、带刺、噬血
是斧子偎在墙脚
是饿狼守在花园

鸡蛋是好菜
小猫抓老鼠
斧子劈柴
饿狼吃下病猫

它们是家庭的一员
你不能赶走任何一位

39、这时光之刀啊

近二十年没见
我的小男生像被谁打肿了似的
我的小女生已熟透
蝴蝶轻碰,便会从树上掉下来

他否认这个说法
他说那是被掏空了
女人,担子,烧火棍
掏出的是煤,放进的是空水或水
一个圆形的气球或者水袋
怎么击打 都不发脾气

生涩的小女生有点晚熟
使着当年的小性子
没有东西碰触
没有衣服接住便不愿从树上落下来

40、我会救你的

我会救你的
只要你说 我是你的救命稻草
只要你下水
只要你游到我身边

我的身体没有太大的用处
生病 不得已的运动
偶尔快乐
大多数时候 它无聊至极

如果你游到我身边
向我求救
我会救你 毫不犹豫
不管你是鳄鱼 还是鸭子

41、枝桠与歪脖树

你不能太长
也不能太短
你不能太大
也不能太小
长得出奇丑陋不行
长得太漂亮也有罪
在盒子生长,把盒子填满吧
千万不要把盒子撑炸
你必须方方正正
要禁得住标尺的考量
把你送到珠穆朗玛锋顶
即使你想滚下悬崖自尽
你也不能做到
你的汁液太多
你肥胖,连雄鹰都帮不了你
不能枝枝桠桠
不能歪歪扭扭
枝枝桠桠无用
人们往火膛塞进的是一根根圆木
上吊者不愿选择歪脖树做最后的伴侣
结实的圈梁可供一千个人同时使用
枝桠随风摆动
等着遗漏的鸟屎
枝桠需要一个不确定的因素
好制造一起交通事故
受伤的永远是枝桠
歪脖树长着一颗歪斜的同情心

42、蜗牛,躲起来

太阳出来了,它躲起来
风来了,它躲起来
下雨了,它躲起来
冬天来到,它躲起来

异性向它走来,快走到它的面前了
快快快,躲起来
它要出远门,在行囊中
它躲起来
它要打酱油去,在酱缸里
它躲起来

碰到一片晃动的叶子
它躲起来
触角被荆棘扎到
收起带血的触角
它躲起来

肚子饿了,它躲起来
躲在腐烂的树叶中
它要当妈妈了,它躲起来
躲在巨大的岩石下
受到流言的袭击,它躲起来
躲进它的比星星还多的牙齿中
有人亲吻它,它躲起来
躲进小小的嘴洞里

躲起来,躲起来
它只能躲起来
躲进它坚硬、锥形的壳里
躲起来,躲起来
它只能躲起来
躲进它坚硬、锥形、一砸即碎的壳里

躲起来,躲起来
它躲起来
躲在一块巨石下面了
你们找不它,找不到它
那条长长的白色黏液不是它留下的
嗨,它原谅了你的错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