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9诗选

◎张小美



为什么



和往日一样,天色再次阴沉下来
麻雀立在树梢,有支离之美
像是要诉说,又低下头

我已经很疲倦了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
又圆,又荒谬
好吧,世界就是你们眼中的样子

我听见远处的树林有人唱歌
但听不清在唱什么


无题


这不是我。我并没有住在
一片春天的叶子上
夜里,我闭上眼睛开始分辨
车声,虫鸣
江水在涨潮。晚归的人回家
把门带得惊天动地
我醒过来了,但这也不是我
窗帘被风拂动,
一对小泥人立在电视上,互相凝视
但永远不能拥抱
是的,这也不是我。
窗外,已是清晨
露水在蒸发,一切在消逝
我是多出来的那抹月光





无题



我拿定主意不再开口说话
我的沉默
变得非常可疑
我躲在咖啡馆的玻璃橱窗下
汽车的喧哗声
在慢镜头里
非常可疑
我花一个下午的时间
研究自己
和一杯茶水
一无所获啊
我的前半生,荒芜,纵横,宛若杂草
现在我
拿定主意不再开口说话
只是默默的
摩娑一杯香茶
承认她
还有滚烫之心



旅程


夕阳照耀着浙赣线
树影落寞,野花摇曳
火车缓缓停靠在诸暨站,
有一刻,神让我扶着玻璃窗
向外窥见,在山野中静静站立的你们
还能坚持多久?你们脸上
最后的余光仿佛速写
青山一动不动,我经过它
在交错的瞬间完成今生之旅
火车钻进山洞
哐铛哐铛,
陷入无边的,令人恐慌的黑暗


在鸡鸣山






山路寂静而远,不陡,
容我细察万物,新鲜又好奇。
除了松树,大部分物种都叫不上名字
这是花,那是树
一只小蜜蜂停在头顶好几秒
悬而未决
像要与我相认






一棵树的根须通向哪里
我坐在长条木凳上,想起她的前世
伤过刀斧,泡过苦水


有一阵子风很大,树叶纷纷翻动
之后,阳光投在空凳上
无声无息







我想找什么
以至于非得爬上山顶
山顶空无一人。天空湛蓝,投我以怜悯






我爱这山河寂廖,
我爱这兵败垂成






短松生出新绿,生出
一派天真蛮横的稚气
和风吹来,松果滚落,醉态踉跄


好似明月高悬
照耀墓碑,惜羽之人披上斗篷
我走到山坡下
拣回这枚褐色的松果









一株红枫告诉我
孤独的重要
她要我回到山中
并许诺给我一片宽阔跳跃的山林
我同意了


在下山的途中
仅仅一个小时
风向陡变
乌云过境,似有赴死之心



玩偶


梦里的一次谈话
记起来已经是2009年春天
下午
或是黄昏
我不能确定时间
还有多少
镜子前
我的蕾丝花边已经旧了
你的礼帽还是新的
我们分离过吗
你在黑白片里朝我眨眨眼
眼珠子突然滚落
这么快
戏剧就落幕了
我们面面相觑
你不动
我亦不能动弹



碰撞



等一首诗把她放出来
四月的笼子,长满苍耳的刺
她是桃花,猛虎,亲人


天那么蓝,像谎言和汽泡
在约定俗成的处世规则之上
我们互相爱慕,互为敌人


我是什么。揭开平静湖面的风
有刺骨之痛。有爱花之心。


这没什么



随之而来的黑夜没什么
那些被黑夜惊飞的鸟儿,离去之后,
拍拍翅膀,兀自呜咽
这又有什么
我们拼了命的失望
争取一点点卑微的胜利
让月亮一生高悬
月亮里有什么?
假设我们一直仰望---
越看越空虚
最后总要起身,惊惶
无枝可栖。绕地三匝。露水更凉。



车窗外的月亮


这次是在温州至义乌的火车上
这次是K8363次

这次不在山顶,也不在海边
整整一夜,它跟随我移动,是对我的眷顾


前方风险莫测
树木漆黑一团
亲爱的孩子,经过莽撞的白天,你已在无知中熟睡


整整一夜,我苦于满腹心事无从表达
我苦于无法将属于我的月亮移交给你



信物



以此为证。
以破碎的石头为证
以陈旧的月光为证
走投无路之时,以蝴蝶为证
以一把溅血的桃花扇为证
以尽数,抛入江水中的珠宝为证
我还知道《红楼梦》中的尤三姨,以刎颈为证
以玉镯为证,以手帕为证,以
哭倒一座长城为证
我悲伤于这些
时光中静静燃烧的证物
我悲伤于晚风中
两片流逝的树叶
以永恒的离别为证



推翻



写下一首诗,推翻前一首诗
仿佛夏天正在推翻春天
流沙似的时间,把一个决择推至我眼前
要让我固定,让我放弃
我不停地在镜子前推翻我自己
身体加速腐朽


这一日,是忏悔之日
饮水,食素,呤诵道德律
而黄昏仍然如期到来
推翻了漫长的白天



090604



在草场



变化正在发生。
风刮向深草,草迎向乌云。乌云深不见底。
我凭空杜撰的故事正在发生

低气压笼罩的草场
是相信一阵风,还是怀疑一场雨

稻草人守护着草场,它一动不动
它的身躯不会比我们更坚定,却被我们需要
那一片动荡中,金黄的神祗



《凉风信》



一个人在风里快速奔跑,树影
渐次矮下去。没有路
让我们回头。野花也在尖叫,向着暮晚

吞食着风。如同吞食默默流逝的时光
我在睡眠里企图改变生活,企图
用一种黑暗覆盖另一种黑暗

已是如此悲凉。我的居所四面都是墙
还在不停的跑,不停的撞,
有茫然之后的疲惫,疲惫之后的徒劳


非不可



往一个瓶子里塞什么?
沙砾,清水,虚妄,或薄情的风
用什么打碎这个瓶子?


用什么来拆解你的血肉,骨头,毛发
你的假身体。只有灰烬是真实的,
当它被言之凿凿的说出,说出即偏见。


节日



这是不是一次狂欢,一次寂灭
我说过,桃花盛开足以把春天埋藏
天气一直那么好,空气中
有嗡嗡的甜,供我们相濡以沫。

我们被携裹进人流,在人群之中,
烤鱿鱼的小贩使劲煽火,还有什么
没有被消化,没有被吞食。

我多么热爱这暮晚的天气
远方,群山如黛
我们,就这么被一缕夕光照耀。
就这么,被行色匆匆的人群分开



大家都吃维生素



这是一个好时代
我们要补
我们要补补补,补铁补锌,补血补钙
依靠这些,我们赖以维生
如玫瑰之于粪便
如梦游神,抢劫犯,黑心鬼,之于维特根斯担
在好时代来临之前
他一直简朴,寡言,一直那么瘦


别赋



这是最后的一天,最后的黄昏
最后的长亭与秋草
最后的你--

即将消逝的时光,为你准备了最后的天空
最后的白云,最后的篝火
最后的晚餐,最后的吻

我们起身,为对方掸落衣服上的尘
就此离去吧,一切皆好,让人微笑。


落单



这是最好的季节。秋叶缤纷
滑过行人匆匆的脚背。
适合一个人饮酒,插花,登高,大醉。
适合向隅。而不泣。

孤单如虫蚁,虫蚁如众生
这是故国,这是秋风,栏杆拍遍
伤心人皆落单
而你一直微笑,沐浴在静谧的秋阳中



烟花



烟花盛开,令人大醉。
令四散的人聚拢,仰望,一团和气。

你说过,这是最好的时代
但也有可能是最坏的时代

狂欢的人群,饮酒的人群,迷惑的人群
都要赶在这个夜晚相聚
以此来证明他们还活着

你盛大如节日。
你尽管麻醉黑夜,深处的痛不为人知


空坟


你有纸上江山,我有一纸空白。
空山鸟鸣,回旋于此,不过是寥落二三声
不过是一座空坟。细雨中,不用来哀泣,不用来缅怀
不过是一座衣冠冢。
孤立。孑孓。
无需等到多年,这野花漫山,都有被遗忘的命运
我又何需向你提及黑暗。



七。夕





1



如今横亘于我们之间的时光
比黑夜长,我已经习惯了熬夜
在凌晨三四点入睡。就在此刻
除了我的心跳声,几乎再无别的声响
那时我爱在黄昏时去江边散步
垂柳,月季,万年青,城市上空逼仄的天空
让一生显得漫无边际
偶尔恍神,前脚跟着后脚
偶尔看见飞鸟,叫不出它的姓名



2


好吧,这也算偏居一隅
还有漫长的时间,让我忘记
让我有闲心站在窗前,看细雨
静静的浸润这座干涸之城
此时,我终于知道余生将跟从大多数人
面目模糊,殊途同归。
剩下的不难预料
乌风陡变,雨势渐急,
而我不惊,而我已不在大雨中奔跑



3


那么,你可以将我揉成任何形状
用你的余生来塑造我,修改我
我去过一些地方,这一生都不会再去了
那时我在山中,看山路蜿蜒,
纵横,树木掩映天路,让人忍不住前行
是的,值得相信的事物不在别处
它甚至不是一个具体的物质
有时我眼睁睁看着夕阳,转过山坳
轻易的带走身体内部的光线与热度


4


不得不承认,我了解的事情不多
一切如晨曦初露,忽隐忽现
现在,我开始欣赏它的曼妙,神秘
天亮之前,事物皆幽微难辩
你看,你也同意了
我不止一次的把你从梦里叫醒
让我们一起,静观这个变化中的世界
人头仓促,静水深流
浮云移动,青山不改


湖水


垂柳永在探测,隐瞒真相的湖水
他们静立于湖边,有着相同的,逝去的表情


黄昏,像一面镜子。像我们所知道的
露出水面的部分越来越多


是时候哀悼了。
在时光中,在水底,隐藏了那么多溺水的人




重阳


一个人登山。背影有
形而上的飘摇,支离,虚妄。
想起菊花酒,那都是假的。
我漫山踏遍,欲寻与我一样孤寂之人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红枫泣血。山河破碎。
我试着问了问濒临绝种的茱萸
何时枯死?
一个眺望之人的尴尬在于
白云不是白云
远方不是远方


秋千


再推我一把,就可以无限接近蓝天了
光影飞速,从你眼里依次掠过
快乐多么危险
我在半空中做了一次飞翔的梦
看见了鸟,树梢,家园,
触手可及的自由与死亡。
你可以近了看,远了看
清晰地看,模糊地看
每一次离开地面,你都可以看到
我的头发又悄悄的白了几根


秋日


1

至此,我们不必遗忘什么。黑夜,灯火,叹息。
至此,我们不必索取什么。金秋,落日,暖褐色的大地。
经由时光之手交给我们的,远比我们想像的要多。
我如此镇定。我还会看到无数个落日与月亮。我只看到了美,不再试图去理解它们。
它们也不必跟随着我,假装理解了我。


2


我们共同看见了幻觉。
它让人恍惚,微笑,其实如此平凡,不足以描述。
无数次在异乡,看见落日沉静,鸥鸟回航。
只有一次心动。想回家。想起妈妈。


3

时间毕竟晚了。
秋风掠过你,再落到我肩上,更凉。
你看着我。让我忽视这些,
消心蚀骨的事物
让我去涉秋日之险,夜里独自翻过漆黑的九座大山


4

湖泊静美。
海洋沉郁。
晨光闪烁,不可捉摸。
我心若何?
连绵起伏的群山。
仿佛我们正在一辆移动的公共汽车上,双手紧扣,将旅途交给不可知的命运。



秋夜



万物各归其位
那些静止的,移动的,恍惚的事物
离我那么遥远。我甚至无法为它们具体命名


多么孤独,一个哑巴月亮,
像我。空对着深夜的群山,咬紧牙关。
还能说些什么。
说在这尘世上,我们的孤独惊人的相似
不能根除。不能相互排遣。


寒露



夜色中,大楼在一秒钟变幻了三种颜色
更远的地平线上,车辆过高速
灯光闪烁,秋凉渐渐逼近
我无法与这种快对应。当我从沙发上
迟缓的起身
高空滴下冰凉的露水
我有些难过。起身,关门闭户
人间之苦在低处难以承接
我们相对无言,秋风默默
从空处吹来,往空处吹去



时间

    给灯灯



雪要避开水。不要为水浪费时间
不要为不可能
浪费可能的时间
而许多时间是可以缓慢,可以虚掷的
比如彼岸咖啡厅的一个小时
我看到你
小心地将茶水里茵绿的叶片拨开
五年的光阴过去了
我需要你快乐,更甚从前
我需要你好好的活着,来见证我活着
的时间。



旧照片



下午六点,天就黑了
我想起那里,那里也黑了
江水越流越慢
你在微笑
手里拿着一根香烟
没有点燃
我记得我也在那里
在放烟花
在唱国际歌
在变小
在凝固
在成为你们熟知的,冰凉的样子。

生日信笺



那晚我坐在深夜的汽车上,看月亮
跟随我。树影快速后退,无声无息
我想,你躲到树后面去了,
那里有我吹肥皂泡的童年,我的出生地
贫瘠,安宁,与你的惊人雷同
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但我不清楚
我与她们的关系。你说呢?
土地是我们的血脉,我们像树叶
飘啊飘啊,不知落向何处



我还能回忆起那个幽暗的夜晚,癞蛤蟆
跳过脚背,我拼命的跑,妈妈的自行车越来越远
我怀疑过,她对我的爱
就像我怀疑过你的,人间的



月亮太白。每每望着她
跟我内心的联系越来越少
我多想变成一个孩子,继续
唱那首月亮歌谣。
但我渐渐记起分娩的痛苦,记起
多年前的那场大雪
纷纷扬扬,已堆至额头。



深秋



我必须要相信,秋天是我的
爬上山坡,银杏是我的,
菊花是我的
我爱过的人,是我的
秋风阵阵袭来,所有关于你的记忆
是我的。
我失去过,还会失去更多
就像在黄昏,迷失于一场秋雨
所有慢下来的事物
如水花闪烁
我走上街头,投进陌生的人群
我不认识他们,不曾与他们交谈
但人群是我的。
温热的心是我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