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榕 ⊙ 黎明时分的咒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天国之琴(上半部分)

◎晏榕



天国之琴(上半部分)
1.1
夜,漆黑的夜

我的心化为夜里的一滴露水
在柔弱的草儿的叶尖
昏昏欲睡
在乐声升起的地方
几个孤零零的意象
正款步袭入我的梦魇

我想化为水
我想从此一去不返
那是天国里最辉煌而炫目的事物
已在我们黑色的路途闪耀多年

我只想听到它最深处的声音
那棵沉思的榛树的歌唱
还那么遥远
1.2
而你将在经年的路口等候什么
我们梦幻的归宿,执火者
我的祈祷和你的谜

听远处森林里涌来的呓语
听那一片喧哗里的宁静在你的脚前滑落
那是美呢!与你的心灵相呼应的死亡之舞

请你倾听,并感受这一如爱情的激颤
在心痛之处想象远遁的快乐
并把轻易枯萎的时间的种子
再次植入九月腥红的土壤

请你仔细倾听这次漫长的睡眠
并为秋天的那场奇迹深感不安
1.3
那是占据了我一生的一次离别
我已不只一次看到自己陌生的影子
在夜间流浪

如何触摸到你
如何走入你的想象
这虚幻的琴声啊
请把我如潮的阵痛带入
那已然遗失的夜的心灵

只有那阵风是所有一切的见证
我单纯的理想在其中摇曳欲坠
我不知道我的渴求是否将由你来恩赐

那是占据了我的一生的一次谛听
而谁将与我为伍
把那喧哗的私语一一收藏
1.4
这是属于我们的寂寞,酷似你
蓝色的眸子。而我看见
你已把脸庞偷隐入花朵的阴面

把那只手向我伸展开来,在叶子与叶子中间
涂抹着无形的黑色,或者就是一种沉重,那绵延的生命

只有记忆在悄悄地生长,在叶子
与叶子中间,它的美丽已经无可比拟,无可复述
它的光亮在那儿残酷地闪耀

你把你的影子隐入四周的影子里
你在消失,而真正的我在诞生

一个美丽的神话在诞生,重叠在我的寂寞里
1.5
让我在这儿刻下我的爱
我的名字和注定走入虚无的躯体
在这远离尘嚣的场所,我想不会有什么
姗姗来迟的事物把我惊醒

让我在流离的风中站立片刻
把我脆弱的意志再次过滤
在你和我的距离里聆听和遥望

(我敬慕的神,你能听到什么
你能把我肢解在风里的思想
变得浑圆如初吗?)

一个灵魂的自焚与再生
而这一切曾经刻进另一个人的手中
1.6
琴声在所有物体的时间里奏响
在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在你重叠的
幻想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感受和赞美

你是永恒的,而我却要经历死亡
承受你不经意的诱惑
唯其如此我才能真正看见和发现

从眼睛到耳朵,再到心灵
从空间到时间,再到你的存在

由你赐予的满天星子
已在这心灵的夜空如期绽放
我的爱与忌妒也将如期绽放

你的美正在这儿,一遍遍地羞辱我
一次次地将我刺伤,且不给我以复仇之机
2.1
我是从另一钟点得知这一消息
人们习惯于注视身边的事物
习惯于从过去走向未来,或从未来中
寻觅过去,而我的时间在这一切之外
在另外一个简陋的虚幻的房间里

当她又一次在我的深思中微笑,我却只能
和玫瑰与酒杯的欲望一起保持缄默
这个秘密,今夜唯一的
绿色水果,多少生命正在它的腹中昏睡

多少温馨和快乐滞留在这一刻
溶合在她黯然神伤的目光里
我却要从她的死亡中看到更远

当那闪烁的星辰随着柏拉图的预言
缓缓上升,是谁在那儿无动于衷,谁在那儿
空守着渐远去的夜晚变得苍老
2.2
要更改的是时间,为此
我们需要抛弃现在和自己
甚至抛弃我们的想象和赞美

只有诗(而不是真理)朝暗夜走去
无所谓的是我和你之间的存在
既然你无法在此降临,那么我想
只有我才能朝暗夜走去

穿越是从这时开始的
我们一旦不经意地滑过身旁的时间
就会有另一双隐藏起来的眼睛
警觉地将我们注视

只有此时的夜才是真理的夜
此时所有的声音都朝真理走去
2.3
所以我惧怕死亡,惧怕那道深蓝深蓝的目光
惧怕听见那只黑鸟从我窗前掠过时的鸣唱

我惧怕看到那个绝望的舞姿在夜空闪现
我惧怕想见那一夜的大雨再次浇灌我无助的家乡

我惧怕泪珠在未来的脸庞再次滴落
我惧怕我的梦在过去的王国天真地流浪

所以我惧怕触摸和感觉,我惧怕自己的
存在,也惧怕我的远离会使这场风暴永远受伤

我惧怕我的梦会比此生更久长
会比这世界的每一个钟点更久长

所以我惧怕死亡,就像惧怕一块在秋风中滚动的
石子,就像惧怕那片树林的摇晃和喧响
2.4
把我从这扇天空抛出去
那是一片更深远更让我难以拒绝的
寂静

这个更伟大的湍流,我们一旦
身处其中,就会发现流水一样的时间
从不曾打扰过这个夜晚
唯一的变化来自我们的灵魂深处
这衍生在深思里的孤独和寂静

你的气息迎面吹拂
为什么我却变得如此迟疑不绝
为什么我再次恐惧一如远离母体的婴孩

为什么你对那群绝望的蝙蝠冷漠如初
它们曾在我生命的黄昏向你拍翅而飞
2.5
唯一变化的是我们的梦
唯一变化的是我们的语言
请看看那条道路,再看看
四周的景色,你将知道什么事情
已在我和你的注视里,在我们的体内发生

那是我们的手
那是我们的站立或表达
那是真正的黑色,在这巨大的
伤害面前,你能辨别出
我们谁比谁更任性更一往情深吗

我将把我看作你
同时希望你把自己看作一阵
逃离的微风
在白天和黑夜
活着的和死去的
都在逃离
2.6
面对这些循环不已的事物
我有时象第一次那样
发现了那些哀愁

面对这颗星辰
面对我所存在于其中的
时间,我有时就像刚刚
学会了呼吸

面对你的光辉
和片片死去的黑暗
面对忏悔的小精灵们
我体味到谎言的疼痛

只有房间喑哑无语
只有琴声在高高飞翔
3.1
而你还在那个高高的山岗静静伫立
在没有月光的夜空下
只有音乐在荒野自生自灭着

你仪态安详
极目四望周游的云霭
那隐藏其中的诱人的呓语
把你和我的想象紧紧连结

琴声飘落
来自不可企及的众神之梦
来自与荒野相呼应的神秘天国
来自那只高高在上的坚果的沉默

在群狼交相辉映的忧伤里
你和这个世界谁最孤独谁最无助
3.2
这是最天然的水珠,经由那低语的
叶片,落入你的手掌

这是最明亮的词语,自神离去的
那一瞬,它们就开始诞生

现在它们溶合在午夜的空气里
等候于我们走向黎明之死亡的必经之路

你最惧怕的声响和图案已经来临和显现
你最惧怕的预言和阐释由此开始

但你只会有飞升的幻觉而绝不会飞升
你只能走向琴声而不会成为琴声

是一种什么样的事物已从你的体内出发
去那约定的时辰组成一个更大的"整体"
3.3
远方的智者,你能把这些
指给我看么?在你的夜和我的心
在你的心和我的手
那永恒隐没在天边的模糊的咒语
将以怎样的方式被黎明暗示

你能把那场大雨指给我看么
那黑色的洪流,裸舞的动物们
那最先到达山岗陪你鸣唱的风

我懂得你的每一句话
懂得每一粒沾湿的尘沙的滚动
那些遭受驱使的瞬间的幻想,和每一片
在命运中坠落的黑暗或光明

就让我们象盲人一样
从这儿出发,走到世界的影子里
3.4
既然始终撞不出这一天
既然始终只能成为你的一个闪念
既然每一个词语,每一次深思
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琴声的一部分

就让我静守它的芳名
走向既是开始又是结束的夜的核心

我在它面前如此晕眩,惊讶不已
似乎我曾在这个旋涡里停留一生
似乎我已经受诸神之死亡
并行进在那些叶片的坠落之旅

就让我成为它的一部份
或让它成为我的一部分
这无边无际的黑色时间
及高蹈于其中的歌者的灵魂
3.5
什么都是可能的
你在想象着我
默默凋谢的姿态么

死亡也是各式各样的,不只是
我们所惧怕的那一种
我从今天走来
也是向今天走去

那声音说一切都会平安无事
是的,这是个可以
忽略不计的条件
关键是我们存在着
在他思考着的宇宙里
存在着死去

你幸运地死在今夜
我幸运地死在每个晚上
3.6
我在用所有的时间等候一朵鲜花的盛开
是夜把世界连成一个整体
而它也正是我们间的距离
我和你的存在就像那只希腊古瓶
永恒和瞬间各执一端,只有一种
不知来自何处的声音响彻其间
并回荡在我们各自的内心

你既神秘,又平凡
虽然你不曾出现
我却听到了那些摇曳在风里的
只言片语

你既神秘,又平凡
在我等待的日子里
你到底有多少次悄然莅临

那虚幻的琴声啊……

                                                   (1997年5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