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榕 ⊙ 黎明时分的咒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死亡与神示

◎晏榕



 死亡与神示
 
1
 
如今事物们走入十月
那些零落而苦难的风景
我思想深处的那片虚无的大海
那间乳白色的石头房子,那轮月亮
以及春天里的那棵枯树
一步步走入我变成蓝色的冰凉的回忆。
 
这是什么,我们看见的和看不见的。
那遍地的野花和正在死亡的蕊。
这是不准确的描述,这是模糊的时间的脸。
 
这不是我们的久居之地,夜
诞生着孤独,诞生着无形的玫瑰和菩提树
躲藏在黑暗中的乐音仍在鸣奏
层层剥落着野岛的坚硬外衣,剥落着它的宁静的思念。海水
肯定会有时间来这儿睡下。
 
那些倔强的光线也仍在闪射,灵魂们在欢唱
把它们心爱的宝石献给一尊尊高贵的墓碑,或者
呆立不动的草儿的雕塑。
就在这个晚上,它们看见了它们缤纷的影子
摇曳在泥土的深处,舞蹈在抽象的洋面上。
这是一个晴朗的日子,我们不会
受制于任何声音、任何色彩,任何运动的形式
但我们也不会找到我们所需要的黑暗。
 
2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你会在今晚消失么你将遁向何方?
 
冬天即将来临,我知道我应该继续静止,我应该
进入那种状态,保持我们湿润的耐心和热情
我应该收紧那些轻佻的文字,琐微的小石块和旋转流离的微风。
我要做的事很多,现在我写作,我象一只
经历过野地流亡的白狐,站在我的洞口,东张西望着。
 
是的,我热爱着我研习多年的事物,我热爱着这个世界。
但他说这是我们命中注定的悲哀。也许。
我就在洞口,注视着这场不可逆转的白色风暴。
 
3
 
当我远离那片墓地,为感性的伤逝做着祷告
我想起我们在秋天黎明的欢乐。我们的笑容升起
如最后一颗闪烁的星辰。那儿是我们
被疯狂的洪水淹没的家园,无助的树在液态的风中啜泣。
 
几只黑鸟伫立在曾经干涸的土地,
疑惑地注视着天的湛蓝。
我扬起手把语言撒落到毫无生机的地面上。
现在我看到我自己,现在是唯一的一个降生,是正在消逝的
一个降生。
我看见我们欢乐的影子在火红色的地面翻滚。
 
纷乱的风的音乐把我裹紧,我
找不到一个缝隙可以逃出去,我不如是一片
枯叶,瞬间也是永恒,完成这个渐趋美丽的生命。
 
你在那儿和我相约,空守着破碎的诗篇和梦幻。
只因这是注定的事,我们从没有
说出什么话。只因这是最后一段时光,我们
不敢期待和忘记遥远的第一次。让风吹,让
雪飘下,让遥远的奇迹发生。我将明白这
时间的纠缠不清的真理,真的就象一场恋爱。
 
你将去向何方?为什么我们的祈祷如此无力,充满
令人担心的忧郁?除了语言,除了树叶和光明的句子
我们还将拿什么奉献给这个世界?那就是
魂灵的面目全非,或者如期而来的伤痛么?
 
好像就是一个秋天,一个孤岛,以及它们无可挽回的
衰老和覆没。好象就是一场梦,一次沐浴。
我和我的一生就埋葬在那儿。
 
4
 
当我发现这个错误,我已来不及改变方式,也不想
再做任何解释。这个巢,美丽的传说
这梦,这些残缺的图画和曾经闪烁真理的心灵
也许是最好的秩序。
 
走向海吧,他这样告诉我,
它会用黑暗来维护完整的现实。
 
是的,它的喧嚣不曾终止。你能
忘掉它们吗?你能分辨出这种微妙的死亡吗?
它们从未终止,明灭闪烁的星子和它们各自昭示的命运,
欣喜和苦恼,一段乐曲、黑色的堤岸和唇。
它们从未终止,夜夜降临遥远宁静的真理或爱情。
 
我一下子就跌落进去了。来不及思考。
让我拒绝那片段的回忆,让我揭开那个奥秘吗?
它在那儿徘徊不已,命运总是不快不慢地
动人心弦,总是一滴一滴地流出,在最自由的时刻消失。
快些,再快些,不要变成这样
我下着千篇一律的命令。
 
而谁也不会理睬这一切。
 
让我描述出它千真万确的结局。而你们
必须微笑,变成水的模样,变成黑夜。
 
当我努力那样去做,不在顾及纷扰的尘事
当一切渐渐蒸发,成为它们本来的面目
我们将注定再次经历那个周而复始的流亡。因此,为了
抵达那个夜晚,我必须重新闪耀这一世的孤独和寂寞
作为守望世界的心灵和灯盏。
 
5
 
是的我起了誓,但不一定遵从他们的老路
这才是不违背。黑夜是从白天开始的
这使我想到死或许会更有价值,而诗歌只不过
是通向那泥泞之潭的一根拐杖。很可能
它毫不中用,好比我们不厌其烦地轮回着自身。
据我看来,另一个世界不管它是
天堂还是地狱,都不可靠,我们真的
属于谁呢?是另一个人还是上帝?还是我们自己?
重要的是“轮回”本身,它超越于我们的生命。
或包容于它,而我们意识不到并干了那么多傻事。
 
它是伟大的,或它是渺小的
它是真实或它是圈套,这不关我的事
我希望它不关我的事,我的事也不关四周的事
这样才能升腾,更理智的升腾
这样才能走向死亡,才能以死为生
这样才能把握所有,成为所有
多么可怕,多么令人尴尬
另一个世界就在我们的精神深处,而我们自己
离自己却那么遥远,黑暗一样模糊不清。
我们身陷其中,晕眩而无奈
就像这株荒凉的树,或整个十月。
我们在大海的自由里在梦的边缘走投无路。
 
6
 
我肯定,是这样的。这是
事物们的品质,不会有错。
 
我肯定我们的坟墓埋在那里,我和我的哭泣
埋在那儿。写一写黑暗,听一听
坚强的风声,在那宏伟的想象里定居。
 
你能把这些一分为二吗?也许
什么也没发生。我们不曾意识到
这个恶梦,它的荒谬,它的来临与消失
而它却在自生自灭中遗忘了我们无助的祈祷。
我们也许从未触及空气和水。
 
能说出它的确切日期吗?当世界
重新有一些响动,当一切开始深刻,开始
神秘地跑来跑去,我们发现了那滩假设的鲜血。
(那绿色的死亡就从这血液里长出!)
 
有一个神明在我们之上,诱惑我们,但不许我们靠近
那是多年来的午夜的情话,那是漫延开来的清晨的
钟鸣,几分压抑,几分欢乐,那是一种,
莫名的感激和彻骨的疼痛
完全的渴求和绝望
完全的存在和死亡
 
(我是这样来爱自己的吗?)
 
我不满足这种交易;当我拥有
更为彻底的贫穷,它们给着我
孤独的爱和爱的孤独。而世界
将终不会让我知道它的深浅。
 
7
 
在最辉煌的时候殒落
在最成熟的时候静寂
这是十月。我的作品和你的心
我不知选择哪一个来装饰死亡。
 
这是最后一封信笺,你得好好珍惜。
请你阅读最动人的部分,让子夜的灵魂轻轻摇摆。
请和众神对话,请重新抚摸我的一生。
 
我的手和我的脸
我的灵感和我的罪恶
我的欢乐和永恒的敬意
我的晕眩的每一分钟。
 
都在此刻显现,在这虚幻的一瞬间
在伟大的秩序里停歇。
 
你可明白你可悔恨
我已走到这些法则之外,在金光灿烂
空洞无比的季节消隐,什么
也不留下。他们不属于我
除了我无法更改的命运
除了我们旷日持久的爱情。
我什么也不带走
我已走到秋天以外,我将
回归黑夜,回归沉寂的泥土和那场漫天的大雪,
回归到最纯粹的风里。
 
这是你的夙愿么,他说
在我们的语言苦难里这只是个片段。
 
这是不确切的描述,我只能请你
相信这一切,这美丽而忧伤的花蕊,这每一桩
啼笑皆非的姻缘。
而敏感的细节仍在诞生
你终会发现它们,然后想起
我们藏匿终生的那个秘密。
 
1994年10月底——11月初完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