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鱼 ⊙ 停诗房:语词的病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冬季十行》(选三)

◎沈鱼



《冬季十行·晨起大雾》
文/沈鱼

晨起大雾,无法辨明事物的本来与暗影
对岸咫尺,面目却很模糊
如烟的尘世无法看透

把人从人群中区别出来,个体的命运
我仍旧无法深知
生老病死一已之悲,突然影响到那些为生存奔波的人

把人类从人身上提取出来,类似的结果
不是责任,不是怜惜,不是嚎啕
那些大雾,远看多么艰难,近身啥也没有

那些厄梦缠身的人,醒来时露水浸透冬衣

2009.11.28  10:47


《冬季十行·黄昏容易》
文/沈鱼


黄昏容易,更何况昼短夜长,离多聚少
但疏林半竿斜照,虽似晚镜,也可临水温酒
只菊花时,对饮晚风只余残柳

世路泥重,佯醉横卧中年,掩面露臀
香尘骨寒,碧空无肠,他乡亦是埋骨场
小女拽我衣襟,酒醒,口水点衣不必解释为烟雨

余生空茫,流水似锈,草色入帘,蝶衣成粉
镜里刀剑书香,镜外寒枝空花
都是白纸黑天

遇花倾酒,遇雨痛哭,遇前程不问市场、经济与政治

2009.12.09 17:30


《冬季十行·病鸟困鱼》
文/沈鱼

病鸟困鱼,残山剩水,无甚去处
我滞于言词,安于贫贱,不全为责任羁绊。有愧者
与邻交恶,老父之租居断了水电,袖手度寒冬,长年悲

不孝不养,知耻。纸上妄言不过抖擞鸟屎
岭南不雪,但隔尘寒雾浸透深心
枯木寒岩无委曲相,书剑飘零有持碍心,更谈啥解缠去缚?

木叶尽落,霜气不散,百姓艰难
行住坐卧头重骨疼,无关生计、性情与肉身
上上之水怅惘,中下之流空响,明月翻作白眼

人间夜雨,蛤蟆狂欢,我在市井独活,顺便给你撑伞,是,不是

2009.12.11 21: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