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鱼 ⊙ 停诗房:语词的病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岁末,在路上

◎沈鱼



岁末,在路上
——替谁说话?

文□沈  鱼

在寒冷中,人世更加臃肿、琐碎,但轮回的宿命却更清晰
在人情的迷雾中父亲回头,但我看见一张祖父冷漠的脸
街边拾荒的老妇放弃了泪水、牢骚与抱怨,白发随风摇摆
但悲伤而不服从的人格,仿佛从来不为世俗的锋芒所伤

在暗夜或凌晨,我倾诉、低语,冷眼旁观
命运的枝桠上一只黑瘦的麻雀,它已惯于保持沉默
或对青天白日下的恶行与不公翻白眼
交通灯的制度决定人类的行止,被选择,被顺从
被要求在盛大的节日奉献微笑、声带和“由衷的赞美”

左手学历,右手职称,头顶摩天大楼和职业化的阴影
怀抱荣誉,背负羞辱,脚踏黄金、粪土、人工和简历
挈妇将雏走在奢华扑面、贫贱铺地、权势与财富分掌往返的道路
啊,我羡慕那些赞美田园的少年、青年、中年和老年
他们合唱牧歌,仿佛祖国四季如春,仿佛从未被物质生活所累
我顺便同情他们,仿佛他们从未被政策抛弃过,从未
绝望、悲痛过,从未狂喜过——但是啊
有爱人在身边,有亲人可以关爱,有饭吃,不冻死,难道说
这样平静、无聊、贫穷的一生不也是幸福的一生?
(请允许我暂时忽略体面、尊严、精神指数和城市户口)

蚁居在城市的郊区,无固定职业,困守贫穷月租的寸土(忽略按揭和埋骨)
与农民工、传销员、地产经济、走鬼和暗娼为邻
与私企老板、地产大鳄、体面光鲜的官僚和黑社会老大保持距离
“靠闲聊转移通胀压力?或凭写作获得物价补偿?请放弃是非选择
请保持情绪克制,或用肉体兼职,但如果你放出灵魂
它将是新年里第一只饿虎,请注意
它的愤怒和鲜血不全是纸上的虚构和人民的恶意……”

被制度蒙蔽的理性无法说出真相,报纸下的灵魂早已冻僵
而语言被强制的意识形态稀释了真实的力量
怨恨在积累中慢慢消解了日常的愤恨(小面积的骚乱是应当压制的)
啊,那些“先富起来的”官员无疑是和谐社会的一部分
而粉墨登场的暂缓就业者、扔燃烧弹者、妓女、鸭子、钓头和流浪汉
是社会发展过程中不和谐的一小部分(可以被政制的优越感忽略)
“这事儿不能说太细……”,“那些被冻死的人
是懒惰的人……”(已死的无法自我证实或证伪)
但那些睡死在高架桥下的人,那些凌晨时分在高铁下清醒地看着
被霓虹与世相照耀的“和谐号”列车满载高官税吏呼啸而去的人
那些身怀凶器(不是身怀利器)但丧失话语权的人
那些面对“血拆”自焚的人,是被迫的。事实上,你应该
“团成一团,圆润离开”,离开政治城市,离开等级社会
离开孤单的人类

“但我已无力支付领取死亡通知书的工本费
至于可怜的一次性土地赔偿金,早已被城市的吃租族吸光……”
“我早已离开,我无法离开,我无法抵达,我在路上
家乡与异乡都是陌生苍老憔悴的脸,什么才是安慰?哪里才是故乡?
请允许他短暂地持有准生证、暂住证、居住证、公民证、死亡证吧
请让他享受雪花飞舞或细雨绵绵的岁末
在离开之前,在抵达之前,在死亡之前……”

2009.12.31清晨7:55


沈鱼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enyu1976
硬骸堂http://www.yinghai.net/club/club.asp?boardID=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