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4年诗选集

◎铁心




◇边 缘

边缘的边缘
几乎没有立足的地带
和坐下来的时间
看着就看着
牛顿的苹果塞尚的苹果
被人削了皮 啃着
温顺的公牛
拖着硕大的睾丸和
关节炎的腿
在水池边洗澡
女经理
装修着她的房屋
铺上木地板
肉色的灯光
照亮整个白天
找不到内衣


◇思 索

经过整个夏天
向日葵低着头 莲蓬低着头
通往车站的路灯也低着头
不知谁在我昏迷的时候敲了一下门
我在梦中长出枝叶伸向天空
黑鸟落在楼顶 喝着太阳能的滴水
时针把旋律赶走 只剩下倾斜的阶梯
叶子离开树会死去吗
整个夏天的我都在低着头思索



◇蜘蛛爬过我的墙壁

一只年轻的蜘蛛
以为我睡着了
悄悄爬过我的墙壁
我没有打扰它

只是目送它缓缓远去
只是最终我也没弄清楚
它究竟爬到了哪个神密的角落



◇天黑不下来

现在的天黑不下来
灰色的烟雾混合着机器的小便
灯早早地亮起来,抹去眼角的泪
让你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只是重复昨夜的舞蹈
你什麽时候
打开冰箱、打着鼾
关掉最后一个电视频道
直至耳朵耷拉在光滑的地板上
听见一道清脆的裂缝
银行大楼上爬满了滑玻璃的蚊子
你的勺子在不停的搅动泛白的咖啡
和对面摇摇晃晃的工地
而天就是黑不下来



◇面包

从猫眼里看到你吐了几滴血 钥匙插不进锁里
沙哑的虫子在门框上寻找缝隙它们要爬上我的衣服
香烟烧断了自己被排气扇送出雅座的喉咙
瓶塞堵住酒店的肛门  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只羊羔从石头上跌落下来  并没有受伤
掉进我模糊的镜头继续追寻前面的同伴  并且
在铁路边的旅馆在黄昏来临的山丘上留下一粒粒屎
那些吝啬的阳光那些虚弱的灯头只能照亮大幅的广告
乞丐越来越多像虫子一样敲打着铁门还要跟着你走上几步
前方修路  车辆绕道而行  这条街再次动着手术
内衣明星们柔软的身躯和红唇与床上用品共舞
就让城市的流浪者去死吧  而不仅仅是几个干枯的雕像
否则它们也会摔倒  被垃圾埋葬
一位律师不知怎样打发晚上的时间  你准备
向他咨询娱乐版权  而我正忙着将一堆堆泥巴  烤成面包



◇在楼顶

似乎只有站在楼顶的时候才没有人来打扰
这时,我就可以慢慢欣赏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
和我熟悉的身影们会朝哪个方向移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