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衡 ⊙ 某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白帝城(外十一首)

◎黎衡



白帝城

三峡涨水之后
白帝城变成了孤岛
丑陋的仿古大桥像一个平躺的
问号,钩住了唏嘘的岸边
夔门模仿着人民币
小商小贩模仿着人民
我不敢相信这是白帝城
一个门票七十元的劣质的传说
从前我的清晨就是“朝辞白帝彩云间”
我的傍晚就是“白帝城高急暮砧”
从前白帝城是一叶载着汉语的孤舟
永恒地往返在清晨和傍晚之间



给小保罗

小保罗,我多想为你写一首诗
可每次一开头,句子就会被阴影吞掉
就像你即兴的一幅画,它不是方向
而是缺口……
    我真的喜欢你画的“长江大桥”、
“众峰之巅”、两个对位的小人儿
我感到我是在看着你
        微型银幕般的眼睛
你把你梦里的一瞬,倒映进升高的江水
那闪电似的拉索和驶过的火车上一扇扇
恐惧的车窗,都让我再次感到了童年的
漫长和重复
    我小时候没有一天不在
盼望着长大,而今天我竟然被你
猛地惊醒,我的模糊的脚步声不正是
你的钢琴声?那时候我全然不知
道路、真理和生命
家是门?升旗的操场是旷野?
今天我听你弹奏自己创作的“明亮的早晨”
我听到你把黄金砌进了
              隔壁的谈话
有一次,我们谈到暴政和死亡,寒意一点点蔓延
直到你恬静的琴声响起——
    一个孩子,一个天使
    成了时代的休止符!
我感谢那个时刻,你真的是
神给世界的礼物
这个世界只为你敞开,其他人仅在缝隙里
分享你晨星的喜悦


注:小保罗是建春八岁的儿子李沛然



失败之作

1.

字如蚂蚁在阴云的豁口
忽然散开,字听见了召唤
字在排列、在返回
归家的路却遍布荒草

2.

白纸射出一道强光
诗人要在晃眼的
空白中,搭建梯子
来到高处瓦解自己

3.

像是声源发来了邀请
像是有什么权利
就要被收回
诗人急忙地追赶,迷路



在书与咖啡
  
王磊用他弹簧刀一样的嗓子
切着方圆十米的空气
小强偶尔
从电影幕布后面
钻出来
(幕布上黑白的小路
消失了)
方枪枪和程春霖就在路口站着
各自是各自的
向导和旅人
他们分头
去了哪里呢?
(幕布上飘起了雨,浮云刺向了)
台下的观众
一道强光(从幕布里)
升起来,小车同学就像是
从黑洞里
端出一杯咖啡
他们围坐着,他们一个个
孤独如静物
徐冰媛支着脑袋,王昕
歪着头,小鉴沙沙写字,她说话时
一定感到:幕布上的雨
又重新下过一遍
他们组成一座浮雕
砌在影像的石碑上
(幕布上的火车,朝着
拂晓的方向后退)


注:书与咖啡是武大附近一家书吧,我的一些朋友每周在这里放文艺电影



平衡
——给董金超

你清瘦的身子藏着一对
翅膀,你降落在我面前
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看到你低低地飞
在公共汽车上升的
手臂中间
在西北湖畔的
铁锁上
你敛起羽毛的动作
隐蔽极了
我转身时,你被翅膀提起来
扑腾着
向风口欢呼
你以为我看不见,你
看着那么多人从风口进进出出
把方言变成乱石岗
把天空变成泼出的悬崖
你的翅膀紧紧收拢
模拟着十四行一样
下垂的平衡
天空中也曾吊下
尖利的绳索
与其抓住,或是放开
你宁可沉默地
观看夜晚
雪崩般降临



给小董的八行诗

风光村就是一盘菜,武昌则接近
一张油糊糊的旧木桌
我们坐下对饮的陋室该是天地了
山峦弯曲,东湖的卷帘拉开

光追着光。楼顶、岸边——
一切看上去都摇摇欲坠
我们吞下泡沫,并且谈诗
句子铺成的鹅卵路也令人厌倦



无音之乐

主,你在这里
你向我敲响黑暗之铃
那声音的海水在我岩层般的
肉身里翻动
潮汐在把我拉远
我在每一滴水中分身
主,你的光掀起亿万个
细小的波澜
在波纹的振荡中我遇见你
我在你里面越来越小
是的,主
我抓紧,又抛远
你的目光是处处的悬崖
将逝之物、已逝之物
丢弃如一片桃林
但是主,你在这里
那速朽的楼道
那透明的圆心
那秋天的和弦
那骤雨的气味
你都以帐幕隔开,但是
主,我一个人
矗立在你无边的帐幕
黑暗中飞石闪闪而过
主,你在这里
你汹涌,又巍峨
我的灵如一面零落的旗帜
被你鼓荡得铮铮有声
主你又远了
你就像金色的大海远了
我看不到海,却时时
淹没在浪花中,主你在这里
你一会是贝壳
一会又是海螺
我听你把涛声
放在我礁石的耳畔



这时抽屉打开了

这时抽屉打开了
所有声音之外还有一个声音
所有动作之中还有一只
凝固的手
我们走过的楼道
正沿着我们上空不断爬升
除了肉体和记忆,这时什么也没有
这时抽屉打开了
凌晨像抽屉一样打开了
暮色像抽屉一样打开了
这时抽屉打开了
星空被倾倒出来
我们说出的话既像谎言又像谶语
或者什么都不是



异乡

起初,名字就是你的异乡
他听到了夕阳
在南山下砰砰的鼓点
你知道这鼓声没有几个人
能听见,听见的人必定
会看到炽白的人潮在他周围熔化
你在滚烫的熔液中
有时是模具
有时是盾牌



无题

阴天,突然变得末日一样漫长
世界只剩下这么一间房子
你一睡着,就不断地
返回一个灰点
我说早上好
暮色之墙
塌向房间



无题

一只猎犬隔着铁栅向你狂吠
你感到一阵阵冲刺
猛地收回。老屋的冰柱
从深井垂下
你在梦里一次次来到这扇铁门



岁末

一年快要结束的时候
你才感到时间的逗号
被写下了
记忆虽然远远不够
但夜行的火车足以追上
隔夜的啤酒沫
轨道干而涩
大桥送来了隔岸的汽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