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莲花事,县后事》

◎叶来



《莲花事,县后事》


莲花事,县后事

春望已久了,生不出病来,
和光里,
烧烤摊依次在晚上十点钟后陆续排开,
我很久都不曾光顾了。
春天并不睏人,
雨刚刚停下,炉火开始亮起来。
来往的人,其实并不多,
劳动人民,手中的活并不忙乎,
邮局同街灯一样安静,
轻微地呼吸。
还有我的县后,
大卡车经过,
尘土已极少扬起,
前年就铺上水泥路了。
两年前我写道:“我吃在县后,躺在莲花,内心并不完美。”
如今,我的内心依旧无法完美,
春色如旧。夜晚似炭。暮色沉沉。
还是像当年一样,
有一块心病。


莲花事,县后事2

从阳台向下看去,
夜店的生意并不好,
进出的人极少,
反而是邮局门头上的广告诱人,某某基金热销中,
看来夜店里的小姐们暂不热销。
云何而乐,
云何之乐。
紫荆花一年到头,花开不懈,
寂静能解春困,
老酒才是明白。
我依旧要推开纱窗,
我要想那些“春眠不觉晓”的事儿,
想曾经唱过的歌谣,
“红红好姑娘,潮去青春不复返,为何你的感伤和我一样”
想一些破事儿,
那些破事儿:带些甜,带些暧昧的甜味儿。


莲花事,县后事3

最近有点郁闷,
每当经过莲花北路,我吃饱了,
撑着就想:凤凰花怎还不开呢。
昨天,我终于看到枝头抽青了,
让我想起三年前,
莲花北路,
秋风起,
有人神伤,
看黄叶落成细小的钱币,各安于命。
第二年春,记得依旧是三月,
诗人陈小三在莲花小住两日后,
“扶着那个皮箱,等73路公车到松柏汽车站,从那里坐车去龙岩。”
他的头顶,便是凤凰木,细密小叶。
彼此道别,若有神伤,
其实到处是人间彼地。


2009.3.10


莲花事,县后事4

看“团剧”,家书抵千钧
孟烦了输了
这是家书,我想烦了说了一句话,
意为,我都死过多回了,哪还有家人惦记。
这句话,让我有些冲动
看着他泪流满面。
我知道是他错了,至少还有一人想着他。
陈小醉,禅达小镇
迫于生活,沦为妓女,救了孟烦了。
风月亦如浮萍,
县后的云层对流。
我从县后回到莲花,
不停地想,想啊,烦啦。
空压机,突突突地响,
多像多年前,卡车经过我的门口。
莲花柔和得让人神往,
就像今晚,陈小醉有了一场精彩又笨拙的对手戏。


2009.3.14


莲花事,县后事5

最近,旧货市场里有许多家铺子迁离,
隔壁的板材加工厂
也开始搬了。
风歇了,
白云却流转。
做饮料生意的老赖,
刚好回仓库装货。
他总会在我门口停留下来,递支烟闲拉两句:
兄弟啊,生意不好做啊。
说时,清风拂面,女工们早早下班,
西沉的太阳,又大又圆。
老赖同我谈到多处生意经,
做饮食,
开“大红袍”茶叶店,
代理建材业务。
如此等等。
老赖其实并不老,还小我几岁,
房贷中,今年生意下滑,
他多想了些。
云层高远,
远远看去,在他的头顶。

2009.3.20


莲花事,县后事6

夜晚还是十分清凉
火车穿过楼群

我夜半惊醒,似小儿难以入睡
夜行车行走在腹部

每当这个时候
在黑暗中,我的身体便成了一列火车
电力十足,它开到天明
而我却昏昏俗欲睡

街火胜似去年
木棉花开
杯状之物,红透和光里

这是我的暂寄
躺下身子的地方

不曾听过火车笛鸣
时光依旧会老去
铁轨却越来越锃亮

那是我的失眠
寄何方。行云。天空。莲花北路细小的草叶。

2009.3.20


莲花事,县后事7

这两日,莲花二村的数株木棉
花开得十分绚烂,
许多落在地上
这杯状的火焰,
多像我们那颗赤热的心
我们要工作,要食品,要美貌,要股票,要我们今生今世无忧虑,
要去做,去爱。
这就是我们的昌盛。
落花无人打扫
社区闲人打麻将。
我穿过他们,踩着花,
一路无语,所有的念头终将困惑一生。


2009.3.25


莲花事,县后事8

中午在简易的小床上睡觉,
抬头看到铁皮屋顶,
很深,像海底,像我身子里日复一日的空荡。

而在这个,
既是办公室,又是存货间,
同时是我的暂时睡眠地点,
容下我身子的地方,
一躺就是三年。

三年不长,
别墅群起,旧货市场第一期搬出县后。
去了一个叫“围里”的地方,
我到过三次,
那里一派繁荣,
租户们又过上集体生活。

我依旧呆在县后,
盯着铁皮屋顶,
恰如注视着浩渺星际,
我的袍泽兄弟,如黯然星光。

2009.3.27


莲花事,县后事9

我很少写清明诗,今日又路过薛岭公墓
记起多年前
这样写道:各种花束弥漫在阴沉的空气中,
人们几乎一致地悲伤着。
现在的清明
已经是个假期
有人出游
有人踏青,
扫墓的人,拨拨青草。
今年初春,小学徒工伟杰离世而去
空气中,我见到他
含笑中带着羞涩,眉目清秀,
还有一双浅浅的小酒窝。
中午的时候
我躺在床上,
雨水很重,拍打着屋顶,
我在想你的归宿,
想在同一个屋顶下
你内心纯净,与世无争。
梨花开了,
有三间茅屋,
雨水泼不进来,
不用铁皮屋顶,你屋中坐,
雨中传来琅琅读书声。

2009.4.5


莲花事,县后事10

最近几大屁事
酒是最大的事
安放在皮肤里,这里设了一座诊所。
我和友人,深夜不睡觉
莲花二村嘉莲里
黄鹤酒楼,泡椒田鸡,
干锅包菜,热辡莲花,
冰啤酒送入口腔,嘴巴忙开了
莲花的夜,深浓有序。
窗外路面略湿,
有人找车离开,
天空微微有凉意。
友人取出DV,拍下夜间索暖的人民,
期间,镜头对准我。
我竖起中指,朝天一指,
做了个装逼的姿势,
并且把醉眼,
弄得朦胧些,暖昧些,琐屑些。

2009.4.17


莲花事,县后事11

邮局,RTV,雨水洗刷着各自内心的秘密。
枯叶待到春方落,荆紫花也已褪得差不多了,行人匆匆,怎能理会?
三角梅在违章搭盖的屋顶上,争得一片红颜。
和光里屋顶乱象,多像我们内心的紊乱,雨水深重如此。
旧砖瓦和老情人,
于在白日的喧闹中无言,
夜晚的时候,
它们依旧静默,
于微光中,
时光慢慢地吃空它们。
雨下了一整日,
一切被冲洗得锃亮,我们有了雨水之心,
被雨水洗刷的彼此。


天色渐渐暗,我有收藏之心。
雨水渐轻,衣物轻微晃动。


2009.4.25


莲花事,县后事12

这里终将成为旧址,
县后辉煌旧货一期完成了它的使命,
如今四处空荡,
一些遮阳布在轻微地晃荡。
旧货回收的字样
落下了清冷的下场。
这是春天啊,
一场迟暮的阳光
把县后这么多年来唯一热闹的旧货市场
变得像我眼中
散发出的冷寂。
我真是这么想,
有些点黯然,空旷,
是我午后的好去处。
我四处走走,
怀有收藏的心
拍下人走茶凉。
其中一张通知单上写道:
各位租户,截止至2009年3月2日止,
未搬迁的租户押金一律不予退还,
望大家相互配合,
谢谢合作!

2009.4.26


莲花事,县后事13

——兼致威格,并祝生日快乐

二村公交站点后面
有一家阿霞川湘菜馆
泡椒田鸡每斤15元(三斤起)
这是老板娘阿霞订的价吧
我去过多次,
不知道哪位是
老板娘阿霞。
阿霞可能是个美丽的川妹子
也许是湘妹子
川湘妹子同一家
半个月亮照着莲花北路
我们饮酒,小蟹生日,
莲花热闹,加道菜是水煮鱼片
小蟹却说,又减了一岁
其实,这是个伤感的话题
“对于我来说/只能像一只渐渐苍老的苍蝇”*
我很想说不,
始终没有出口,
但我会在心里说,老哥哥,小狗狗,生日快乐!
当我们点燃烛光
当5月1号的时光将要燃尽,
正在拖地板的服务生吴叮叮
显然受到了感染
她拿起酒杯对小蟹说,
敬你一杯,祝你生日快乐。
女生吴叮叮,有一双迷人的眼睛
清冷,却饱藏热烈
她头一抬
饮尽这杯酒
饮尽了一杯陌生的月光
月光照着路边的凤凰木,
小蟹许了个愿,只有他个人知道。

2009.5.3

注:“对于我来说/只能像一只渐渐苍老的苍蝇”——威格诗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