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磊 ⊙ 高玉磊的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又是一年大雪

◎高玉磊








又是一年大雪





下雪了
你对着一扇窗户朝外面看
有时候 你坐着
突然回头 也要朝窗外看看
一所房子
有人没有回来
有人回来 又出去了
他们多像你的故事
没有战争的年代
爱情像飘进屋里的一朵雪花
消失的比老鼠还快
不过
你真想和那只慌张的老鼠说说话
说说花生和番茄酱
说说无关紧要的脚步声
说说彼此的孩子
说说窗台上的那根蜡烛
在夜里到底能发出多大的光亮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感言>





这是提前写好的获奖感言
类似于写遗言
人总是要死的
这一生总要获个奖什么的
一只公鸡在早晨举起脖子
口吐白沫 很容易就拿了个共和国雄鸡奖
别指望我的发言能把一只倒立的青蛙放倒
我不会去现场领奖的
我怕飞机这个笨重的家伙在半路上掉下来
对于能飞的 我都比较担忧
除非把我塞进炮筒里射过去
我要求在当地找一头猪来替我领奖
文学是猪
它有健全的四肢和美妙的叫声
文学是蓝色的绒布窗帘
即使星期六的晚上是纯棉的
也会发生红白两色的空袭
文学是悬挂在脸颊上的一条铁轨
埋伏在路边的狗尾巴草坚信
有个隧道里将开出一整列火车
剧终的时候
文学是我的枕头
尽管有点破





《无非是那些女子的身段》




无非是那些女子的身段
那些不轻易笑的
什么时候不好好穿衣服
无非是一条黑狗
前门大街一路小跑进了大宅院
再出来后黑白混杂
无非是油漆不够用了
无非是风筝那个飘呀飘
一条线是马路
倾斜的还是马路
无非就是向日葵的脸面
弯着腰向上看
无非就是奶牛 吃草的
挤奶 没有奶的上路
无非是一池的荷花 烟厂 小学
语文课本 小燕子在春天的屋檐下
晒着太阳
无非是裂缝 粗的不细 细的不粗
无非都要插旗帜 迎着风 可以红的
也可以绿
无非是骑在墙头上 看北国风光
看低头走路的异乡人 也看东窗下的南瓜
无非就是蟋蟀 在夜里叫换
此起彼伏不寂寞
无非是长一点的草 添点辣椒
无非是听小曲 养小金鱼
送杜甫两件厚棉衣
无非是谁和谁
无非就是坐下来吃菜
罚酒一杯




<从城里到城外>




登上了最高的山
又爬上最高的岩石
站在上面喊
他喊了一声下来
她喊了三声
还是不愿意下来
好不容易走了几十里的山路
我们都能理解
一个带着孩子的单身女人
可是 并没有任何动静
她不喊 也不下来
那天晚上
她把帐篷驻扎在高坡上
她说 这样离月亮更近些
回来的路上
她掉队了 有人喊她的网名
卖女孩的小火柴
喊她的人把声音拖得很长
像是在野草上划出一道红红的火苗
她过来时
我们看到她一边笑一边用手绢
擦着眼泪














<说点遥远的事情>






空袭警报一天七次
有时候早晚两次
有一天 很安静
没有人咳嗽 吹口哨
小鸟外出了
南瓜在房梁上轻轻晃悠
大街上有一些人群
没有标语 口号
没有人谈论房子
学校 医院和宗教
也没有狗和老鼠乱跑
男孩和女孩拉着手走路
坐在墙头上唱歌
下雪的时候
乡下的人赶着马车送来棉衣和
土豆
再多的玫瑰花
也没有价格
烟囱没有星星高
没有那清清的河水高
没有人从桥上往下跳
没有人戴着口罩
小雨打湿不了围巾
周六晚上的诗歌朗诵
会准时进行
骑自行车的邮递员被人们所
热爱
一只蜡烛在风中也能燃烧到清晨
即便是满脸的灰尘
人们也从不吝啬一个拥抱



《一条街的忧郁和神秘》  
 
 
风吹兰花 石头  
吹垒起来的石头  
吹一棵树和另一棵树之间的床单
床单上还未洗尽的人影  
风绕过了花生壳的干瘪和虚弱  
接下来  
一条街的右边  
有拱顶的建筑物和紧挨着它的阴影  
一节敞开门的老式货车  
风吹向左边 朝着远处延伸的白色拱廊  
飘着的旗帜 一个滚铁环的小女孩  
无论怎样 风都吹不进去  
就像1914年的风也吹不进去一样  
仿佛这条街被基里柯先生永远锁上了  
2009年 我躺在一个带有花生壳的下午  
看着一幅画《一条街的忧郁和神秘》  
看着风给秋天留下来的悠长的空隙



《一个人》


他习惯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走路 睡觉 看电视
照镜子
一个人闭上眼睛
在黑暗中
一个人对着一扇窗户
一个人坐一条凳子
一个人住两间
漏雨的房子
一个人站在箱子上
吹口哨
一个人走出红色砖墙
走过树林
一个人看一朵白云
最后一个冬天
他一个人睡在体育场的
看台下面




《告别女人》


他曾躲过一个女人扔来的茶壶
他口袋里的献血证有些旧了
三十七层 路过这么多的
窗户
他看见玻璃上的两只叠在一起的苍蝇
一只忽然说,能不能再快一点
阳台上
红的裙子飘着
他差一点就抓住了那绸布 淡淡的
香水味
太阳下落的五点一刻 一条狗跑在
人行道上
像是去迎接远航归来的主人
他的嘴角抖动
失去了从容的微笑
告别了一个女人
竟然告别的是整个世界
至少三十分钟以上的交通堵塞
或许更长一些
似乎不那么重要了







  <风很轻>





风很轻 轻得有点不像风
这些桔子在我这里
有几个干枯了
我不出声 眼睛看着
墙上已经闲置了很久的铁钉
离我最近的那一个弯曲着
在黄色的灯光里
有着一条笔直的影子
有一天 我老了
遇到一个坑 我就跳下去
和小时候一样
竖起耳朵听着风声


《苹果的事情》




昨天夜里
忽然想起苹果的事情来了
你们家有苹果
我们家也有
你们家的苹果以又红又大又甜著名。
我们家的苹果虽然没有你们家的又红又大又甜
但我们家的也很著名
还没结苹果的时候
我们家的苹果树就以虫子多著名






<老鼠 蚊子和狗>


天气晴朗的时候
就算上了我一个
编排在一个队伍里
看上去我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不过 像蚂蚁窝里的一群
多一个少一个都无所谓
老鼠 蚊子和狗忙碌着
我很清闲 话不多说
坐在低处
看着
一行白鹭上青天
白鹭这种鸟 也喜欢排队
排着队上去
排着队再下来


《我想避开那喧闹的灯火》


一个女人 六十多岁的样子
小女孩 六岁 七岁
可能只有四岁
她们双双跪了下来
我慌忙把买烟的钱给了女孩
她们对着我磕起了头
当我回到酒桌的时候
她们还在朝我磕头
这是深圳两年前的事情了
又是凌晨两点钟
还是走在这条街上
依旧是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避开那喧闹的灯火
找个黑暗的地方跪下来



      <广播找人>

女 24岁
也可能是28岁
在马市街走失
那天下着毛毛小雨
雨下一会 停一会
又下一会
那天街上很多人
卖狗皮膏药的 卖泥娃娃的
卖皇宫里的大瓷碗的
还有拿鞭耍猴的
徐州城外有不紧不慢的炮声
那炮声都响一个多月了
周大皮说城里的部队
不想让城外的部队进城
周大皮是个地主
搁现在叫企业家了
先不管这些
那天俺上船时帽子被风吹走了
俺就去追帽子
俺戴好帽子却找不到俺娘了
或许也可以这么说
是俺自己走丢了
那是1948年的冬天
大同街的梅花开得异常灿烂
有提供线索者
俺给你磕头
俺没钱



《北京时间早上6点半》

   

  ——早晨,一个男子在一盏很高的路灯上自缢了,尸体在风中晃动着,这是报刊和网上刊登的新闻,死因不明。




月亮掉下去的时候
小鸟在睡觉
从前还有烟囱
道路两旁站着杨树
风遇到墙后就没有了方向
何况是这么多的墙壁
随便问上一只老鼠 它都会告诉你
靠东的那一个箱子打不开了
后来 老鼠们在不停地奔跑
结局就是 老鼠在奔跑
一盏路灯亮着 光线微弱
有一些影子很安静
流浪的猫还是那几个
北京时间早上6点半
全国各地新闻开始联播了
路灯轻微的摇晃
一个送牛奶的女人把目光投向高处





<村庄>




泥泞的小路上,几朵红花
羊留下一串脚印
数百只麻雀埋伏在玉米地里
夕阳下
一辆公交车沿着河堤向西
狗蹲在屋檐上





<中国,你不像是个羊圈>



           

中国 你不像是个羊圈
没有钥匙的锁
干瘪的破油桶
拉磨的驴
苍蝇拍上的血
中国 你不像是牛奶瓶上映照的一抹残阳

中国 你打扮得不像是个老妓女
一颗没有归宿的流星
厚厚的口罩
等待灵魂的窨井
举着蜡烛的小狐狸
中国 你不像是左轮手枪走在旋转的路上


中国 你不像是在秦朝
十年一觉扬州的梦
捕蛇者说
风萧萧夕水冰凉
朱门酒肉冻死了骨头
中国 你不像是在清明时节烟雨里有钟声

中国 你不像是狗嘴里的牙
高低错落的垃圾场
街道拐角处的香蕉皮
天桥上密集的酱油瓶子
连绵又连绵的黑夜
中国 你不像是一块无法燃烧的炭


2008年11月6日凌晨2点写于网上




<雨在落>


  ―――汶川大地震



打开窗户 洗凉水澡 从八楼朝下望
树叶不动 有鸟飞过 雨水从北边来
裸露胳膊 大腿 有人大声喊叫
7平方米的小屋 墙壁很直 裂纹不多
隔壁的孩子在吃奶
黑暗中的三点 我坐在草席上
看着一只虫子穿过门缝
雨在落
砸在旗杆上 天花板上 楼梯上 钢筋水泥
书桌 电脑 稿纸 脸盆 碗 筷子 铁锅上
砸在水桶里的水上 有涟漪
一圈圈的
我渐渐有了睡意

2008年5月20日 写于深圳罗湖




    《中秋节夜里的打工妹》
  
                            
               
 
 

  中秋节夜里两点钟
  我又去那条街了
  还是这么多的女孩站在那儿
  雨依旧淅淅沥沥地
  似乎在飘
  似乎像雪花那样地飘
  似乎 永远没有停的意思
  落在树上的一些,片刻就会有
  一大滴 一大滴地砸下来
  还有一些 掉进了铁皮垃圾筒里
  她们 像墙缝里的蛐蛐一样安静
  车里的三个警察 像电影胶片一样
  安静
  路灯 像雨幕后洁白的月亮
  一样安静
  一个女人问我低头在想什么
  我说 什么也不想
  这不是下雨了吗
  就过来看看
  
  
  
  写于深圳2007年中秋节凌晨5点


  -----   那天晚上,我从饭店出来,我看到喧闹的马路对面站着一百多个女孩,当得知她们都是卖身的,我被震住了.一个一个女人向我推荐她们,女人的推荐词是:她们是打工妹,你看,她们都不化妆的,你看,这个年龄小,你看,这个还是大学生呢!



《没有比这更幽暗的去处了》


------2007年诗人余地在家中自杀,余地养有一对不满3个月的双胞胎儿子,其妻身患重症。每个月还房贷。


             




没有比这更幽暗的去处了
连月光都黯然不动
我沿着路径而来
而黑色蝴蝶 来自天空
飞过台阶
坡下 几棵歪倒的向日葵
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雨
在一块石头上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坐多久
停止思考 真就意味着死亡吗
远处的溪流声越来越近
像一个收音机的音量旋钮
被谁的手指轻轻转动
我的血液 升到了身体的高处
落下来的是一只鸟
在粗大的枝叶上颤动着
我听见了一个声音:
别用土塞满了眼睛
留一点空隙给目光吧.
如今
我还在一片空地里
没有比这更幽暗的去处了


10月10日修改






         

<草还是那个样子>





爬 或许在跳跃
或许 需要一阵风
草把铁栏杆围住
一圈圈地 不论六月或者十一月
蚂蚁经过
有时蚂蚁结成了群 蚂蚱
朝低处跳
天还没亮 一只母鸡穿过南门
又返回来
或许鸟总在左边
站在水边收拾羽毛
草也不管这些
有一天
栏杆开始脱落了一层锈
直到栏杆不见了
草还是那个样子


2007.1.29 深圳




《对于抽屉,你又知道多少》
  
  
  轻轻地拉开
  慢慢地推进去
  可以多练习几遍
  不一定要等到黑夜里
  
  即便是在火车上
  有一个火柴盒
  就可以继续
  如果
  
  此时有鸟儿飞过
  可以微笑
  当然
  
  窗外有拖鞋和皮箱飞过
  也可以
  微笑
  
  
  
07 5.31



    《凤凰树》


 

在人民南路
凤凰树一排
凤凰树又一排

在光明南路
凤凰树一排
凤凰树又一排

在中山南路
凤凰树一排
凤凰树又一排

在南京东路
凤凰树一排
凤凰树又一排

在解放西路
凤凰树两棵
蒙上黑布的鸟笼子一排



  07年5月30日

 


《篱笆》



河边长出稀疏的草 月季花 灶台
镰刀上沾着泥
算术本在唐朝 两只白鹭 七只大雁
风声渐近
金丝楠木用于棺材
十里之外 芦花鸡面对着一堆乱石
一只青色蚂蚱跃过



    《再远一点就是山》


             


再远一点就是山
从前 那个地方叫阵地
炮弹专门往上面落
有松树林挡着
再往下落 就是喜鹊
早晨九点一刻 他们不声不响
从杨树上落到
麦田里
路边 有三棵向日葵
像三盏昏暗的路灯
朝着三个方向
枯草也是一种草 或许
只有风知道
沿着村庄走你把一条河走弯了



^

《写给一个叫岚的女人》






你有点小瞧我了
你以为我再也写不出好诗来了吗
把诗写得优美算什么
就像我写过 她的牙印曾陷落过一个城市
这是多么地轻而易举
现在不是了
“她分开双腿,让一个男人把头低下去”
再低下去
这和我无关
和一个要把贫穷的日子过到底
的人无关
你大声喊着我的名字 你说你要
蹂躏我
用高跟鞋 丝袜 通红得舌头 唾液
牙齿 高耸挺拔的乳头
来对付一个贫穷的诗人
你常常守在我的诗句旁
你说 像一只浑身是泥的母猫
守着丰腴的河流
你恳求我给你写一首诗 就一首
你不停地说写一首吧
像卖身的打工妹在深圳的街头
一次又一次地拦住我 去玩玩吧
我的回答是 我喜欢手淫
和这个国家一样
喜欢自己玩自己
你不再恳求了 你开始命令
接着你像泼妇一样地大骂
这一次我屈服了 我屈服于
我的诗句
我的屈服还缘由你强烈的已经彻底变态的爱
你爱的是一个诗人啊
现在我才明白






<雪夜在客栈里写信>



蓉儿
雪地上已经有一排脚印了
朝向山岗和村庄
那不是你的
也不是我的

蓉儿
雪还在下
不停地 和你的橙色围巾一样
在风里不停地飘

远处的灯火越来越浅了

蓉儿
树枝上有一只麻雀站了很久了
它不时地抖抖羽毛
它不时地朝我这边看看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蓉儿
等雪花铺平了大地
我将扔下手中的笔
踩两行朝向不同的脚印
给你看
一行是来世
另一行也是来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