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大人 ⊙ 鸟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吃醋

◎小树大人



◎吃醋


我想起多年前我吃醋的感受。
那时我伏在桌前,
恨不得拔脚
踹向天花板,猝然将吊灯打散。

如今是我的老婆。
她气呼呼的扑在回家的路上。

我在身后追,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
她那么白,还那么丰腴,甚至于
有些惆怅。
忽然间它消失在云层中,
让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神经病


后来,我似乎患上了阳台恐惧症。
发作之时,我大多正扶着栏杆
慢吞吞的抽烟。症状么,
是这样的:
阳台缓缓的翻覆过来,像小学校
失修的跷跷板;尤其是
活着的小石就坐在对岸。

整个世界毫无察觉,(当然,也不会
为半空中的某块斜板感到不安)
远处的火车仍旧自顾自的开;
工厂里冒出的新烟囱
渐渐映入眼帘。

如果正逢秋天,大雁往南飞,
她们依旧会像多年前一样:一会儿排成人字,
一会儿排成一字。

而现在,我是和小蝌蚪去找妈妈呢,
还是先从羊尾下取出鸡毛信呢?
这是个巨大的难题,我慢吞吞的
继续抽着手中的烟。



2009.12.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