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在命运中(2009,11)

◎桑眉



《这会儿》



这会儿,我需要一些棉花

填满六尺见方的绸布

绸布铺在床上

床不能吱吱呀呀

摆在离窗稍远的地方

最好靠墙,减少物体翻转时

坠地的机率

墙要隔音,似一座建在郊外的城堡

好让妇育保健院椅子上坐着熟睡的

母亲,和她怀中的幼子

像皇后和王子那样

被锦被簇拥着做鸟语花香的梦



《八个字》



牌号为“皖K95**”的面包车,

停在九宫大道,不止两月了。

——晴天雨天下雪天,都在。



我今天才看清车里不止司机一个人。

还有他老婆、床和被子、锅和煤油炉、碗和筷子……

当然还有晾衣架。

——现在它正挂在临街的推开的车门上,

红裤头像面三色旗



同样醒目的还有那车的车身和车棚

也用红旗般温暖又艳乍的颜料、用特大号排笔写着:

“专修楼房平房漏水”

八个字!



《火堆》



足足有打谷的斗那么大

像电视里北京地坛那么圆

九宫大道新城区朝老城区方向的右侧

人行道上燃着一堆火



应该是为逝去的人送纸钱



火已成势  火焰中心有溶铁的颜色

经不起炙烤而逃逸的灰烬

以及火堆一侧妇人阴郁的眼神

偶尔惊吓过路人



只有他不忌讳什么



他似乎能感知火光熊熊时的律动

站在大火旁一漾一漾地

晃动身体——穿着小许多号的绒衣绒裤

(他那褴褛但仍可称之为外套的外套呢?

他以为火可以一直燃下去么?

所以趁着兴致抛进火底?)

火光照亮他年青的乌漆抹黑的脸



2009年11月30日夜整理。



《在命运中》



1、



像是谁随手写下的,

毛笔小楷。繁体字。竖排。



据说宗谱是去年重修的,

几修呢?不得而知。

丈夫说她也名列其中,

她年纪长他太多,他杜撰了她的年龄,

朱氏家谱从此失实。



2、



现在她很忙碌

白天打字,排版、校对……

晚上织毛衣,无休止地做梦。



其实她只愿意织毛衣

一边读《素食者言》或者听他念莫言的小说

阳光很好的白天

她只想搬凳子到太阳底下

眯着眼睛织女儿骑自行车的护膝



嘿,那织针是她等不及铺子开门

从地上捡来麻辣串竹签削成的



3、



看宗谱是引人深省的事

真的,她自此更加缄默。



宗谱像部生死簿

很多人依挨个儿来了又去了

只留下或生或死的日期

他们做过什么呢?



她想。她哪天走都无所谓,

但现在得把孩子们过冬的衣物备齐整。



2009,11,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