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晦 ⊙ 在实验室昏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独居》

◎蒙晦



《独居》

这里是白色的
只有白色。墙壁
围着我下雪
而床在做梦:什么时候睡着?
家具厂的油漆味像噩耗传开
木材们学会燃烧对方
为自己取暖

我独居在自己之中
用掉一根手指拉住另一根
前往热爱光明的电灯
代替向日葵的太阳
钨丝的炉子烧我,只剩影子的碳
我九指

用掉一只手臂
挽住另一只,前往四壁的尽头
外面有人说话,然后是寂静
像停电,我独臂

用掉一只腿跟随另一只
我来到大街,倾听无休止的脚步
弹奏黑色的履历
木材们在街上排成了队伍
阴谋的言语从电钻中冒烟
造我们的床:什么时候才能睡着?
四只床腿,四个送葬人
女人们在用高跟鞋钉钉子

那棺材,被钉紧
那影子被钉住,那男人的欲望
那房间那尽头,那普照伦理的电灯
那,运走未来的车站

一只车轮,更像年轮
测量还未到来的时间
测量我们的思想,沾有多少油污
我独腿

人们在世界上排成了队伍
脖子套着绳索,另一头
抓紧在自己手中,死亡的多米诺骨牌
像页码,抓紧在孩子手中
课本夹紧翅膀,铅笔夹紧尾巴
词语下满一生的大雨
淋湿虚构的屋檐,下面
读我们的头颅,是斑斓的风筝
一起在虚无中扔出炸弹

用掉上面的嘴唇
亲吻下面的嘴唇
用掉一颗牙齿咬住另一颗
用毁灭的,追赶造出的
用人群,减去人
大厦里电梯升向天堂
有一阵鸡被扭断脖子的声音
在继续无血地扭动
我独居

带剩余的身体寻找床铺
残缺的灵魂,像是鬼魂
我是一群,却像一个
我是一个,却像半个
一群人在我身上哭,哭我一个人

一辆满载的公车
从楼下冒着烟继续前行
直到无人的废车场
一群人在我身上烧
一群人围住我,埋葬我
我在另一群中围住你,埋葬你
可是没有死,也不像有重生
你活着见不到他们的脸
就像我从未看见自己的眼睛

这里是黑色的
只有黑色,只有黑色
那些眼睛继续模仿
结核的星星
在烟雾嚎叫的城市一起独居

2009.10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