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9年诗整理

◎铁心



◇拥挤

我被一辆低矮的轿车
装载
我感到有些窒息
我感到自己像一名囚犯
我支撑着
盼望尽快到达目的地
这样的感觉
在大学时代放假回家的路上
就曾有过
那是五十多人
被塞进一辆依维克
身子斜挤着硬撑了一路
我想呕吐
为了回家
只能忍住了
此刻
坐在这辆小车里
我后悔不已
才明白
自己早已患上了
拥挤恐惧症





◇躲避

春风依然料峭
吹得我身心冷颤
你的眼神
像刀子一样
把我划伤
我躲在空屋子里,让你找不到
鸟飞过去的时候
我才发现天阴得厉害
几乎要掉下雨滴
几乎要吞没最后一丝暖意




◇剩余的花朵

大片的向日葵
保持着最后绽开的姿态
土地曾经的主人
带着他的骄傲
远走了
残忍的挖掘机
勇猛开进
在这片土地上
尽情地挖掘和扩张
我看见那些剩余的花朵
已经疲惫不堪
遭受着纷乱的践踏
与沉底的草木一同化为
虚无田园
竟引得无数消费者
纷至沓来
他们快乐的使用
挖掘机




◇对面

对面的楼房
没有人住
一直都没有人——住
许多人,没有房子
包括我,现在站立的地方
也是租来的
我看着对面的楼房很多次了
每次都感到很是可惜
没人住的房子
还是房子吗?
它们长期地空着
如同弃婴




◇裤子上的洞

我牛仔裤上的洞
是穿破的
有点酷

你牛仔裤上的洞
是故意割破的
很时髦




◇养狗

邻居家几乎都养狗
一有动静
就听见它们在争着叫唤
我想
我就不用养了
即使有小偷光顾
也用不着担心
前后左右的狗都会叫起来的




◇花儿

花儿在房间里
开放
她甚至
不让你知道
她在开放
她发出微小的声音
如果不仔细
是听不出来的

在我读书的时候
花儿在开放





◇他们

他们一起打车
去宾馆
女孩儿坐在两个男孩子中间
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
看了看他们
接下来
听到他们毫无顾忌地
谈论性事
甚至两个男孩子
扬言要比赛看谁搞的时间长
那女孩儿嗲声嗲气地靠紧了他们

接下来,司机师傅
听到他们说
他们在读的大学
很烂很烂
令人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南京南京

铁路沿线的城市
都差不多
楼房差不多
高压线差不多
车水马龙差不多
男男女女差不多
连烟筒歪斜得都差不多
只有到了长江大桥的时候
我才有些兴奋
身体有些失重
我才认出了这座城市,就是南京
曾经死了三十万人的城市
江水,一定是哭出来的,永不干涸





◇冰激凌之路

你伸出舌头
舔玻璃
你站在梯子上
寻找天空
乐谱被人修改
你坐在注塑椅子上
弹吉他
你唱过的小站
已经扩大了站台
你的半边脸
通过安检区
进入冰冻而耀眼的城市





◇剁手者

手指
断了
他用另一个手掌
托着
我把他送进急诊室
医生们冲我
直瞪眼
其实,他们不知道
他是为了一个喜欢的姑娘
剁了手指头
好在那半截
还在
这个三等兵
我狠狠地骂





◇我们要排好队

街上
居然有人排队买烤鸡
我天天路过时都能看到
经常想
自己也该买只尝尝

校园里
新生入学
穿着统一的服装军训
年年如此
我看他们很像是一只只烤鸡




◇挖沙

古老的季节河
养育着它的人民
人民忙碌着
在河里挖出大量的沙
高大的沙堆旁
是一辆辆巨型卡车
它们车身超长
货斗超大
轮胎超多
直看得你触目惊心
要听司机师傅的忠告
离它们远点
它们不停地瓜分河里的沙
像一群群洪水猛兽
再看看眼前这段
穿过乡间
连接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国道
路面
已打满了补丁




◇单胞胎

过年前
我还在他家的饭店吃饭
刚过正月十五
他的双胞胎儿子
却成了单胞胎
其中的哥哥
在看慢性子的大礼花时
被炸飞了
类似的噩耗
似乎年年春节
都会发生
而这次
厄运却降临到了这位邻居家
他九岁的孩子
靠近“哑炮”的时候
正好爆炸
这个冬天不能不相信眼泪
多好的双胞胎兄弟啊
现在只剩下了一个



◇疲劳

天气酷热
他们的话语太多
近期就有
飞机失事
高架桥坍塌
地下核试验
令人担心的是
会不会引起更大的地震

这世道酒肉频繁
交易兴奋
公交车瞬间燃烧了
哪种交通工具才是最安全的
继续有贪官被揪出来
继续有萝卜填上坑
矿难年年发生
我记住了
在我的家乡
前年的一起是一百七十多人

车辆凶猛
他们的目的地
放着酒精和货币
恐怖分子袭击
无冤无仇之民众
美国总统
是最受瞩目的明星
一根绳子
正在勒紧
他们的脖子
他们只能拼命拔河

有时候失去知觉
他们的面具完好无损
阴茎还存在
像早已被没收的枪支
每个封闭的城市
树立着无数低贱的靶子
警察很辛苦也很无奈
也许他们的弹药
严重不足

暴乱
以民族的名义
自杀式爆炸
种族冲突
杀害无辜的平民百姓
他们拥有满腔愤怒
他们的眼睛
惨白如疯狂的毒品
他们依赖赌局
依赖基地组织的面孔

每次新闻里
不报道又死了几个人
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断会有人报销
不断会有经济危机
不断会有奢华和浪费
无论世界还是国家
又会流行新种类的疫情
继续隔离
消毒
政府修建医院
人人都要学会救急
当然也要随时准备着
捐献和擦去泪水




◇戒烟

戒烟吧,你常常面对
昏暗的玻璃
和这个国家飞奔的列车
自言自语
有人在不断兜售
各种各样的假冒伪劣产品
你无需考虑
如何报销自己的行程
因为太疲倦了
所以你不断地吸烟
借此用来顺畅的呼吸
你厌倦了紧张的比拚
它们像海浪一样
夹杂着混合的腥味
不断袭击你充血的头皮
连续的悲剧在黄金时间上演
下一集更加值得关注
你用变焦镜头
取代自己的眼球

戒烟吧,多贮存些热情
你不做明星很多年
你希望新的标志性建筑
屹立在地震过后的大地之上
你希望密集的盒子里
不再发生恐怖事件
然后记住那些惊愕的眼神
仍旧在灼伤皮肤
一次过度虚荣
注定了一次危险的选择
你咀嚼的频率越来越慢
你喝进去的是水吐出来的是痰
你的收藏品
让许多人惦记和怀疑
于是弄丢了也在所难免

戒烟吧,没有适合
遗忘的日子
地铁一号线是兴奋的
地铁二十号线让人们找不准方向
你看见那只风筝
还在烈士陵园广场的上空飞翔
而放飞的双手已然苍老
孩子们闭着眼睛
一遍遍弹奏,练习曲
屋子里没有阳光
充斥机灵的飞虫
街道又是肠梗阻的毛病
穿过城区的河流
没有因此而放缓节奏
离酒鬼远点
离他们的车辆更要远点
他们上演臭虫戏剧或是考古学讲座
一个夜晚过去
不知又增加了多少遇难者
现在,是联合收割的季节
现在是需要纪念的时刻
把烟戒掉
哪怕你一时无法习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