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丽隽 ⊙ 风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窗外,四棵银杏

◎叶丽隽



     《秋凉图》

总是不够。日子  
却又总是在拒绝中延续。我,有着人的混沌
和原始野兽的单纯

“你变了……”电话里你欲言又止
是么,我在秋风中竖起了衣领

愚钝如我,此生,没有旌旗,亦不设偶像
每每,只能以身体去认识世界
太多的事物,心灵无法转述。我习惯了
独自潮湿

我仅来自我变幻莫测的身体




      《不惑图》

临近中年的窗口
风景并未变得清晰
漆痕斑驳的画笔,滴落着时间
反观自身,我还是
那个无地自容的人哪
还是无法自如地描绘——
你好,午后的寂静、以及我
空空如也的胸怀
就让这一生,弯成一个问号吧
让草木归其泽
愤怒,也不要消失




      《花间错》

最喜食南瓜花
合着嫩南瓜和茎叶,揉碎,切细,生姜米爆炒
再加米汤煮透,嫩滑可口
金针花得焯过,滤水后才好用
草籽花清香馥郁
黄栀也吃得多,在水阁小镇,每年夏天
山脚的餐馆里都备着新鲜黄栀,一炒一大盘
木槿,可以干炸,也可以下汤
桂花我则搜集了当佐料,平时与糖一起贮存
生啖映山红如饮血
菊花与茉莉,都曾用于泡茶
至于玫瑰
我的一个朋友感慨道:你看那层叠的花瓣,那包含
不正是女子那象征么……
唉,我想我前世定是男儿身,以至今生混乱不堪
听了朋友的感慨,我竟也耳热心跳
止不住地浮想
细究起来,其实
不论是哪种花,不论怎样品尝
始终都散发着淡淡的清腥味儿,那清腥
几乎是对平淡生活的一种提醒




      《四棵银杏》

又一次,它们把黄金播撒
多么精确的个体,四季轮回,生命不断发生

万千灿烂身躯,辉映着深色的大地
和窗内,我这个短暂者的局促

灵魂沉默,折叠成黑色的笔记本
值此初冬之际,我不能说,一切,都已太晚




      《雄黄》

那日,青屋院中,一条虎斑游蛇
朝我竖起身躯
它昂首举颈,日头下
那鲜艳的红黑相间条纹
惊出我一身冷汗
于是回城后,穿街走巷
在西河沿的草药铺
寻得雄黄一包。店家嘱咐
“用酒浸泡后洒于院落四周,虫蛇不侵。”
此后忙乱,近两个月没去青屋
有时候在随身的手提袋里翻找东西,一下子
掏出了它——
一包雄黄
隔着透明塑料膜
这金灿灿、魅惑之物
每次都令我惊诧和恍惚
想那虎斑游蛇
只不过是与我一生中的某个时刻偶然相遇
而我,蝇营狗苟
活着仿佛只为抵抗可见之物




      《寨头天浴》

他袒露他的源头,在松阳寨头的天池里
或者,他褪下伦理
接近了美
风声多么高远,碧绿的天水汩汩而来,他纵身
自然的秩序
将生命一举到底
臀部浑圆、臂膀结实而紧凑
耸动如群山
朝日啊,将出未出,在水中荡漾




      《青屋的寂静之光》

咳嗽已有月余。今日,独自在青屋
生了炉子,冰糖炖雪梨

青屋里,有着最为简单的生活
汲井水、生煤炉、出行需要过渡

今我一人在院中,守着噗噗直响的砂锅
这情形,类似于一头孤独的野兽在疗伤

但是蒸腾的热气里,我分明又看见了你,和你
那么回忆,也是存活的一种方式

亲爱的朋友,因为与你的相遇,因为那曾经的
火热的生活,我才拥有了这段时光的宁静

所以,院子里的腊梅、芭蕉、樱桃、月季
含笑、茶花、柚树、菊花为证

谢谢你,我亲爱的朋友,谢谢——
我多么害怕,一生太短,许多事,就此错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