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作宾 ◎ 半瓶裴多菲 | 专栏 | 诗生活网

腮及其他

◎裴作宾



[]。腮

那些往事,染上大雾的属性
漆黑的床和火车一起颤动
远方的人啊,依旧倾向春风
我在爱情的岸眺望文字的汪洋
喷嚏,面纸,一阵莫名的抽搐
慌乱之中,我摸到自己的肋骨
没有上帝,女人不会诞生
生命之外,许多女人的呼吸
腮。我从鱼的身上学会过滤
充满渴望的夜晚,重要的情节
缓缓流进腊月那风格古旧的诗篇



[]。植物的记忆

北方一月的黄昏
梧桐的枝头结满啾啾的麻雀



[]。坟

我想知道自己怎样地死:
他们沉默地保持躺的姿势
做着原子的梦,并以土为荣
鸽子飞过,乌鸦和喜鹊也是
天空没有任何的伤痕
雨,在我身边循环不已
我不能再吃什么,野果或草根
有锹在我的头顶跳舞
那块石碑陈旧,字迹模糊
时间的鲜花和水果一起消失影踪
我倾向或偏爱北方的寒冬
冰贴切地象征了我的品质
那一万首诗,铺满我的床
我的卧室,他们习惯地称之为坟



[]。死是一把傍晚的短刀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