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 ⊙ 燕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与麦小可书

◎燕窝




•何不向西行(090615)

我手中卷曲的六月
肚皮圆胖,何不向西行?
我爱着的被预言的七月
灯盏尚小,时间细碎
水牛嬉戏。麻雀们占领了天空
这高压线的统治者
何不向西行?
西行到八月,九月,十月
画中人的地址,还是三年前的阴晴
问一声好!问一声好!
不是你好就是我好
闻到腥味,何不向西行?
我们用十一月剥开第十二个月
鲤鱼露出了完整的灵魂
他们竖起来
他们的后代竖起来
这立领中的灵魂,何不向西行?


•这一天(090617)

这一天朝我俯冲过来的
不是一只野山蜂
它吃饱了蜜,带着清亮的一天
下午朝我俯冲过来的
也不是这一天
它吸吮着树林里最黑的梦
肚子鼓鼓的
没有实现的那个
成了它尾巴的一根刺
在两株并肩的金银花上
你是附马星,我是公主星
用地球人光年
如果你朝我俯冲过来,它们也跟着
把我变成一株野山椒


•父亲节(090621)

疼痛的星期天,你还好吗
天气预报说下雨了
很远的云从海那边过来
美人鱼还好吗
海底的原住民还好吗
星期一的糖果店,女生们都好吧
她们在星期二的树上生长
耳鬓厮磨,果肉柔软
配我们的朽木铿锵
她们在锦缎衣服里变胖
我们在糖果店里变坏,变老
变身为父亲们——
社会主义在麦地里还好吧
地壳深处的迁徙还好吗
他们是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
分裂的你,跳进打开的糖果
星期六很快到了


•牛角先生(090711)

欢迎来到地球,牛角先生
你还穿着牛角上衣吗
一个人从暗处走进光亮
还在琢磨从高空而下的知识吗
牛角先生,地球人身体好吗
我们坐在幽深之中
我坚硬,我喝下的水已经不能变成河流
食物无法在我胃中腐朽
无法命名的事物在楼梯上
走向对角线
到后来他们都成为夜晚的一部分


•Sunday(090712)

我忘了收拾的麦田
还在生长吗
我们在田埂看到的天空
空中的乌云,还能爬多高
我们忘了收割的阵雨
还有人成熟吗
我用全身力气来遗忘的
到阳光下流汗吧,那些卷曲的刀刃
是函谷关,是鸡鸣关
是我们隔着山海关
走到天亮就会有军队经过
如果我们拥抱
两个分裂的国家就成为兄弟


•台风莫拉菲(090719)

云真漂亮,排着鱼鳞
飞机送着信
云中列队的灵魂起了风
整个天空都在鱼肚子里起飞
从一株雨后的白玉兰
跃上思念的顶端
它们会不会相遇
如果活着的人遇到死去的
如果天上人间互相致意
会不会下雨
雨中飞行的人们
回到地面
望向天空,会不会有自由落体的灵魂
假扮成苹果或溢出的泪水


•周六夜晚(090725,中秋改)

周六夜晚推开一扇窗
周六夜晚为一种天真梳头
打碎一只青花瓷碗
感到工匠的手指
拂过我衣领
把呵出的白气挥霍为这一生
周六夜晚我是你兄弟也是你爱人
可以记念老年
也可以记念青年
稻草人在周六夜晚
回到月亮王国,看哪荷叶上的三千千世界
渡河!渡河!
杀人和被杀的在同一只鞋子里
滚滚不绝
时间苏醒到了心口尖
过去的杀害都得到了安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