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典 ⊙ 花与反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盗仙草》

◎杨典



        《盗仙草》




一场雨结束了《二十四史》
一朵灵芝,在山中扼杀了君主立宪制
生活不就是与神学斗法吗?
水可载舟也可覆舟
许梦蛟从未回到1957年,隐居庐山
而西湖边,集权的裤腿犹如断桥
分开了东与西。瞧:
今天的画舫、伞与教书匠
再也不能超渡我们了
你别以为卖中药的都是中医

我提头走路,路在山中

冲破樊篱,我的名字
本来自《旧约》第一卷中的古蛇
穿越河西走廊秘密潜入中国
穿越白堤、白纸、白军
还有白话文、白卷先生和白素贞……
这个世界已失血太多,太白了
白化病浸淫过宋美龄的乳晕
我必需上山,去与资本主义的仙鹤恶斗
家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盗仙草时,我还要在南极悬崖下
砍掉一万个红色和尚的头

我提头走路,路在空中

鹿跃涧底,虎行半山
小溪、小花和小鸟也在十面埋伏
但有什么可怕的?女人
就是要个面子。你若不给她面子
她就不再当女人,只当泼妇
冯小青的诗阴魂不散
秋瑾之鬼飞渡人民公社
蓝萍把《毛主席语录》缝入咽喉之中
而反动派竟把江竹筠丈夫的
脑袋,悬挂在旧重庆的城楼上示众
操,人家怎么能不跟你拼了?
革命就是为了恋爱
理想主义就是为报私仇

我提头走路,路在书中

当十二种暴风雪横扫汉语
我却要让一个读书人起死回生
我带着雄黄酒、火葫芦与天龙八部众
还有金钗、剑和蛇油
重返八十年代,与飞禽走兽
混战,最终败竟于《四书》
时光倒回今天,法海浸泡在浴缸中喝酒
人生在世,就如水漫金山
你可顺着他的肚皮看去
到处是领袖、肥皂和人民的泡沫……
那镇压在雷峰塔下的美人——
夏洛蒂•科黛*,突然敲门进来
她已在峨眉山修成了三昧真火
她这次来就是为刺杀一切
卑贱的历史,而美人们死后
头颅也都将永远失踪

我提头走路,路在心中


                               2009-10 北京


注:夏洛蒂•科黛(Charlotte Corday,1768年-1793年)法国大革命恐怖统治时期的重要人物,女刺客。出身没落贵族,她是温和共和派的支持者,反对罗伯斯比尔的激进独裁和暴力专政。科黛以其惊人的胆识,策划并刺杀了激进派领导人马拉于其浴缸之中。她后来也被逮捕送上断头台,据说她美艳无比,当时还是个处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