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丛 ⊙ 诗歌练习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画家

◎余丛



画家

一张白纸有无限可能
对于一个若无其事的画家
他只要能安静片刻
哪怕是取消多余的颜料

画家拿起久违的笔
甚至连构图也多此一举
面对急切需要表达的白纸
那已经是现成的风景

瞧瞧,这看不见的白云
或者画家心中的羊群
瞧瞧这看不见的棉田
或者他日渐沉迷的白日梦

这个神经质的画家
使用的只是碳素墨水
他拼命地涂鸦
只是想让一张白纸变黑

2009-9-27


杂草吟

这不是野生的草坪
覆盖山坡
碧绿的,碧绿的
即使生长野外
它也不是野生的草

它有充足的日照
它有充足的水源
它有充足的养分
它长势良好
却从未荒芜

我亦青春满目
野性之身
只是山坡的一株杂草
昂头地生长
剪草机让它低伏

2009-10-3


可疑

不管是庙堂,还是江湖
没有什么不是可疑的
没有什么又不是我反对的

我渴望的庙堂是高远的
我信奉的神,而庙堂
是可疑的,神是可疑的

是的,江湖也是可疑的
我的鱼龙混杂的江湖
反是可疑的,对是可疑的

没有什么不是庙堂的
没有什么又不是江湖的
我的可疑,不仅仅是可疑

2009-10-4


林泉寺

我们来的时正是雨季
稀疏的雨洗净车身的尘埃

雪尘说那是林泉寺
我沿着他手指的方向
在山坡的阳面
有几幢不起眼的建筑
隐隐地闪现在树林之间
后来那些房屋越来越清晰
直到我们在拱门上
看见“林泉寺”三个大字

在林泉寺,我和雪尘法师
饮茶,下棋,读经书

他指着岩石间的水
说那是炊饮洗涤的泉眼
他指着远处的乔木
清风吹拂过树冠
有两株枝叶扶疏的菩提
他还指向山下的村庄
就在云层的下面
散落在我们经过的路途上

在林泉寺,晨钟暮鼓
雪尘深居,我偶尔简出

2008-6-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