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七首诗

◎张执浩



大家伙

远山是个大家伙而近丘不是
父亲握锄,我执笔
侄儿开来了铲车、挖掘机
坟墓是个大家伙,而容忍它的菜地不是
在盛夏,在正午,在一个人失踪八年
又突然宣告她根本没有离开之意时
泪水是个大家伙
而汗水不是
岩河流经太平洋、天空,又重新回到岩河
它们都是大家伙
我也是
我得到了自由、名利、孤独和空虚
我用电脑写作,可书桌上摆满了笔
无数次被践踏,无数次
反弹,我正在过我不想过的生活
                     2009-8-20


所见

夜色中疾驰的汽车像拉链
你打开了,而我合拢
前面除了神秘的前途
再也没有别的事物
水杉通天,小白杨呼呼响
白色的是炸开的
棉桃,疲惫的芝麻花
更多的小动作,更多的后果
你我心知肚明
                     2009-8-22


梦里见

打一个比喻,譬如我和你
再打一个,用来求证
月亮与月光的关系
暧昧的夜,贪婪的海绵
告别是残忍的
睡眠是绝情的
你说“梦里见!”
其实你侧身向西,整夜都在失眠
而我滚遍床铺,思想着
失眠是什么意思
                2009-9-24


一棵苹果树

我和堂姐、表弟聊那棵苹果树
是在十年,不,二十年之后
整个中午,我们说
那棵苹果树:我们一走,它就消逝
我们说起开白花的春天
石缝里的土,土里的蚯蚓
使劲扯蚯蚓的手指
故事突然中断了……那么多
的石子被人摆成了一个个圆圈
他们在圈里生活
我一直想说
其实我没有吃过那棵树上的苹果
这么多年过去了
苹果还在发育
有人摘下它们砸了过来
而我甚至没有碰到过。没有
                    2009-10-1


一群羊想过铁路

一群羊想过铁路
一列火车在正前方
这是我第几次看见这样的景象?
绵羊柔软
火车粗暴
这是我第几次这样说?
痛苦的时刻是需要作出抉择的时刻
我一会儿是头羊
一会儿是火车头
而铁轨向前伸,蒸汽越来越浓
一群羊走在雾中
一列火车走在雾中
它们并行
它们穿过我日常的空洞
而我什么也没有看到,也没有看到
是什么东西在挤压我的喉咙
                    2009-10-3


赌玉的人

我和一个朋友在缅甸打过赌
因为一块石头
因为很多石头不被当作石头
因为一块石头抵消了很多石头
因为太多的石头
让我们越走越慢
太多的人蹲在一个地方刨土
再从深坑里抱出石头
更多的人围着石头琢磨
怎样让石头看上去不像石头
慢慢地,我
和我的朋友看上去
已经不像是朋友,因为打赌
因为这不过是
一块石头碰伤了另外一块
              2009-10-4


致乱我心者

石英钟有三根指针
夜不彻底。我失眠
把一个人按逆时针方向
想一遍,再用顺时针推演一回
你以为是百蚁挠心
实际上是螃蟹出洞
依我现有的能力可提供八个方向
供你商榷:八个方向
均有绚烂与幻灭
因为年轻,我允许你横行
由于世故,我不允许我霸道
                2009-1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