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典 ⊙ 花与反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黑溪学案》

◎杨典



      

         《黑溪学案》


我家门前不远有一条黑色的小溪
它盘旋着流经石桥、公交车站和居民区
我还有一扇窗、一墙书和一张古琴
用药香驱散广场吹来的气息。若子夜展卷时
屋外还在下着雨,那便太好了
这意味着看一切风生水起都能保持镇静
埋没不算什么,雨水只是茶水的索隐

我每天上街,都能见黑溪在蜿蜒潜行
水面上漂浮着玻璃瓶、油、避孕套或死鱼
一两个买菜的人会站在桥头沉思
看恶浪澎湃,泡沫中还倒映着附近中学的红旗
明夷待访,可能这座城市只是一个盆景
也可能那买菜人正是我的缩写。龙文鞭影
一切小的反抗也都是为了大的修行

我秘密观察着黑溪已有二三年了
但从不对人说起。我对漩涡的研究也早已深入
水底,笔记之复杂超过了张衡、哪吒或达•芬奇
我曾在清朝道士琴家张孔山的破琴谱里
发现了埃舍尔与混沌学的痕迹。在秋天
见青苔会翻过波浪的囚禁,向两岸的植物袭击
但这一现象并没引起警察的注意

我听说黑溪是化工厂和京杭大运河的遗物
正如躲在传统文献背后的迂夫子们
是反人性的遗物。说文解字就是为了给生活复辟
黑溪在隆冬会结冰,酷暑会发臭
凶恶的蒸汽滋养着思想的蚊蝇。我日夜都在
解构着这上善若水、涡状几何与大街上每一颗人心
交叉的理学,这就是一切腐烂社会的奥秘

渐渐地,我笔下的黑溪也深不可测
曾有个美人从我写满字的一张纸上跳了进去
麻雀,明月,这些只能算是黑溪上空的逗号和句号
去年溪边一场血淋淋的车祸,也只能算是
为一场大制度下的卑贱释义……当今时代
语言河床泥沙俱下,堵塞了我们到中流击水之路
而写作就像踩水:我们从未真正前进


2009-10-4 北京


注:黑溪,是流经北京朝阳区我家附近的一条小河,我坐在书房里,隔窗即可看见。据说此河原应为京杭大运河的一段遗迹。因一年四季水色肮脏漆黑,我故暂名之曰“黑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