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黑夜的味道》等(九月新作)

◎唐果



《黑夜的味道》

不是错觉,不是幻想
深夜无眠时
会嗅到一种我喜欢的香味
并每每沉迷其中
有时像糊米粥
有时像咖啡
有时像烤饼
不知来路
便只好把这番美意安在幕后的太阳身上

恐怕,也只有太阳
才能烙出黑夜这张硕大无朋的饼
焦糊的外壳,裹着黄金
悬垂于空中
替安眠的动物遮挡光亮
给失眠的动物以安慰
并允许他们一口一口地

直到露出雪白骨架的一隅

《一种有层次感的生活》

下面是蚂蚁、树根和马路一家
爸爸板着面孔
却放任孩子在自己身上爬
妈妈唠叨
孩子在父亲身上爬累了
便来到母亲身上撒娇
道路要翻新
树根往泥土深处长
孩子走失一窝,又生一窝

多么幸运,我和它们在一起生活

中间是树枝、风和蚂蚱一家
父亲为一家人的生计奔波劳碌
它喜怒无常
不能抑制时便对母亲发火
它也懂得温存
当它用手指轻轻抚摸母亲的脸时
母亲总是害羞地把脸转朝一边
孩子不能离开妈妈太久
所以它在树枝间跳跃

多么幸运,我能近距离的注视它们

高处是白云、飞机和鹰一家
妈妈喜欢抹雪花膏
爸爸的黑脸膛上长着一幅尖尖嘴
看到猎物迅猛如闪电
看妈妈的目光跟看猎物一样
孩子的翅膀还没长硬呢
它总想离开妈妈的怀抱
仿佛是真的长大了,伸平翅膀
它呀!飞得谦虚、稳当

多么幸运,抬起头我便能仰望它们

《向睡眠道歉》

昨晚我睡得太晚
为此,我要向睡眠道歉
它的疆域被霸占
它的空间受挤兑
它的抗议,我没有理睬

我还对不起它的亲人们
过早黑下去的天
12点安静下来的马路
唱小曲哄我入睡
却把自己送进梦乡的蟋蟀

《作为一朵花》

我的根在土里,枝叶在空中
我不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我跟蜻蜓打招呼不用言语
我用眼神,我有飞速转动的眼球

我不知道躲开烈日
不知道避让风雨
只能让柔弱的自己尽可能的坚硬
我深谙弯曲之姿

让自己开得宽阔些
才能承接更多的蜜蜂和露水
蝴蝶一只只从我身边飞过
我目送,并祝福它们

《信》

这样的季节,
你们那里农贸市场上卖什么?
我对面是丙午街,
恰逢五天一次的集市,
我点数过,
集市上卖的东西有123种。
有你见过的
大米、花生、青菜、土豆,
有你没见过的
帕哈、野苦瓜、摆夷古顿根、粉菌。

这些东西  我都想要,
今早,我仅选了黄瓜、柚子、鸡蛋和雪莲。

又及,这123种东西是
鸡、大米、花生、青菜、白菜、蚕豆、麻子、丝瓜包、山药、四季豆、缸豆、莲灯、黄瓜、五加风、杨桃、葫芦、丝瓜、南瓜、玉米、棕包、豆腐、帕哈、芋头、洋蕃茄、鸡蛋、佛手瓜、番茄、姜、茄子、葱、香花、苦瓜、空心菜、竹笋、韭菜苔、萝卜、芫荽、小米辣、酸菜饼、魔芋、南瓜花、土豆、货头奔、大蒜、黄菌、桑尖、藿香、胡椒、苦子、香菜、鸭子、木瓜、水蕨菜、芭蕉叶、南瓜尖、小米菜、芋荷梗、酸笋、冬瓜、鱼腥菜、洋丝瓜尖、玉兰片、黄豆、荷包豆、茶豆、胭脂果、花菜、莴苣、香蕉、香柳、雪莲、干巴、头蕉、皂角、花椒树根、野苦瓜、花椒、魔鬼辣、灵芝、刷子菌、回心草、土三七、野芫荽根、包谷粑粑、缅桃、米线、饵丝、藕、豆豉饼、石榴、葵花饼、麻窝乍、柿子、松明、土豆、板栗、苹果、树毛衣、苔藓、茴香、百合、菠萝、梨、柚子、核桃、桔子、白花木瓜、茴香根、岩姜、摆夷古顿根、木耳、蚂蚱、蜂蜜、豪猪刺、奶浆菌、粉菌、滑菜、酸扒、西瓜、茭白、花、金鱼。

《我一直是个刻薄的人》

你高举探照灯,进入过她的身体
挖掘,或是去巡视
从此,你便有了评判的权利
这种权利将伴随你的一生
诸如,岩洞的深不可测和肮脏
诸如,苔藓的鲜活与颓败
或者,路边睡着的石头它绊倒过你
她允许你进入,让你心情愉快地离开
同时,也给予你评价的权利
“哇!太美了!这洞天仙景”
或是,“天!太混沌了!这阴暗潮湿之所在”
包括从她心里流淌出来的文字
凭着比旁人更深的了解
你也有了评判的权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