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渡河——为海子祭辰而作

◎薛舟



渡河

    为海子祭辰而作

如果说我曾在黑夜里涉过深河
恐怕那只是河流的幻觉
就像我从河边走过,去寻找你熟悉的门
当我们眼中含泪,手里捏紧命运的秘密
当你说起荒凉的从前,那里住满你的孤单
我从不决定告诉你我渡河而来,只让你知道
我沿着你梦的边缘一直在走,在行走!
就像我的衣角滴着水,我懒于扑打
无言地来到你的门前,不祈望你的安慰
在你迷蒙的眼中,我从来不说我渡过了深河
人们把荒诞的房子建在沙滩,建在草叶
就像他们奢侈地谈论着你,想住进你的语言
仿佛是和他们对抗着,我总把你回避,所以
我总是败退,你知道谁爱你最深刻,谁就最孤单

(我是到了3月27日了才感觉到26日已经过完,而在89年的今天,
海子已经一去不回了。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沉默的不可宽宥,这
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暗中承受着他的恩惠可我从来没有说过,
尽管这是我性格中最牢固的也是最不可取的部分,我更知道那是
因为大家都在说,都在把谈论、谈论着海子当作一块隐秘的招牌,
换取死者留在人间的光荣。从前对于这个天才的喜爱是懵懂的,
后来渐渐有了理解的能力了,我却发觉自己离他越来越远,我
们是在不同的路上走,走的是陌路。今天我写完这首诗之后,不
知道还会在什么时候再想到海子,但是就如同房子会记住来人的
影子,但愿他不会离开太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