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杰 ⊙ 我是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被阉过的小白

◎沈杰



我母亲在哼黄梅戏,小白
在喵呀喵
她的肚皮贴着它的肚腹
柔情的,好像相互
掩藏着一个共同的孩子

没日没夜,小白的尾巴越来
越旧,只剩下
那双恍惚而疯狂的
玻璃晶体:燃烧着变异中的
仙人掌属植物

每当开春时,被阉过的小白
跌进水缸或钻入蚊帐
外面是一片声势浩大的雌性的围剿
为此,我母亲用喂奶的姿势
抱着它度过盛年

我偷看过,小白冲着电视柜
那上面有一只
永远媚笑的招财猫
小白呲牙、撒尿
用生茧的爪子粗暴地打击

多年来,我的母亲总是
摆出对婚姻毫不知情的样子
仿佛我和弟弟,只是她
在某年十二月的某一天从单位
领回的两件年货

夏天,小白停止了呜呜呜
而秋天过了明年后年的冬天
也到了:我的母亲
耷拉下她愈加花白的头颅,发呆
或与小白对视着,一动不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