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龙 ⊙ 彦龙在成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情爱之诗(12首)

◎彦龙



情爱之诗
(此组诗已发《屏风诗刊》,可以不受约束一次性贴完了。)


第一首

德阳的天空掉到马路上
幸运的人们,不知是在天上行走
我们也是如此
盲目的愉悦在身旁飘浮

就这样漫无目的,就这样
从滨江北路,穿行到滨江西路
从滨江西路,又回到滨江北路
漫无目的地寻找,充满无穷的乐趣

在聚缘茶苑后院的竹林里
我们像初次会面的两个孩子
谈说远古的魏晋与近邻的琐事

其实不管是在青白江,还是在德阳
我只是想看一眼你所看见的
只是想听一听,你随口说出的话



第二首

都江堰的午夜,每一盏灯
把清晰,都照得朦朦胧胧
已经夜深人静,已经凌晨3点
车灯还亮着,还在柏油路上寻找归宿

听得见浴室内的冲澡声,听得见
哼着的歌曲。在无边的暗夜中
想象的激情在肉体中燃烧出火焰
那到来的一刻,充满无数未知的可能

一本杂志、一袋土豆片、一张做爱的床
让我忘记身处何地。躺在你身旁
世界安宁如童话的天国

推开窗,黎明下的山峦隐约展现
那光影与窗下的河流,与你倚窗的
裸体。充溢着我喜悦的内心……



第三首

青白江的黄昏,像滤纸滤化掉
所有的记忆,清晨醒来,就像初次
光临这世界,我睁开婴儿的眼睛
重新认识你,重新经历那无法留住的激情

是的,我不得不承认,我已滞留在
你营造的梦幻王国,滞留于你发际的香气
滞留在你唇齿的缠绵以及那无法言说的
你着火般柔软和光滑的肌肤之中

没有开始,也无须结束。一切只停止于
现在。这酣热的夏天,我分不清梦与现实
分不清炎热的成都与桑拿的青白江

惟一可以清晰展现的,是不知疲倦的
肉体,在一次次的做爱声中亢奋
“我已安然入睡,在充满你味道的房间里”



第四首

银厂沟的清凉像梦浇灭夏天的炎热
我也似乎随你,在山泉中畅游,在林间的
蝉鸣中,发呆、漫步。在两公里外的洛河桥
赶集、买菜。在后院的松树下阅读、小憩……

“红妹他们要来。……红妹他们已经到了”
“……我和红妹他们在‘血战到底’”。“只是
没有你在身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那——我也过来吧?” “你来吧,快点。”

我开着自己伤痕累累的醉车,在想象的
空间里,上路。沿途历经一个个危险的站点
最终抵达的,却仿佛是开始就预设的结局

在苦痛的深渊中,我像一条离水的小鱼
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不!不!那不是我所
需要的,如果是,那一定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第五首

九龙沟的黄昏在山道上漫步……
月上西山头,我们穿过木桥,走过
任家大院,在夜色朦胧的光影中
闲坐在山道上。蛐蛐叫得周遭一片静寂

我们相互碰触,言语在手上传递
在陌生的身体上游走,嘴唇已经融化
只有欲望在生长。像两条缠绕的蛇
我高烧的身体在颤动中死亡……

一切都在盲目之中,没有预兆,也没有
肯定。周遭的景色也沉卧于薄雾
我行走在没有方向的长途,举目四望

到处都是虚幻的梦境。深一脚、浅一脚
分不清哪里是沼泽哪里是小道
我急跳的心被想象和现实迷惑得窒息



第六首

“秋天来了真高兴,可以吹凉凉的风
可以听绵绵的雨可以看黄昏时分远处的
青山。可以吃最爱的马奶子葡萄
可以穿新买的长袖衫可以和你一起过!”

我行走在春熙路与总府路之间,噪杂的
街道,突然异常清静。满街的人群
仿佛因我收到的这条短信
而销声匿迹……

我该如何地感激?为这条短信,我可以
幸福一天;可以,幸福一年。我来回地
在现实和虚幻间奔跑。撞入视野的
全是你美妙的身影和欢快的形象

幸福像一股凉风,吹散今夏异常的炎热
我喃喃地自语:……可以和你一起过!



第七首

“推开家门,百合花开了,1、2、3、4
5、6、7、8……我痴呆地数着
在淡淡的花香中,闭上眼睛微笑
我像数着的花朵一样确定——我想你!”

这时的那束花,也在我的脑海中飘香
它们盛开着,不仅仅在你家的客厅里
也弥漫于我们相处的每一个角落,弥漫于
每一天每一时我们抬头低头的相思

那一个个飘荡着花香的时日,迷醉了
俗世的烦扰。迷醉了内心,那曾经的
忐忑与不安。我长长地舒了口气,以为童话的

王国,就此降临。可那长长的
铺着红地毯楼梯的尽头。一面明亮的
镜子里,有一只青蛙在吊着嗓子……



第八首

不可能再有一个天空,可以还原西昌的天空。
那澄彻的蓝,“像墨水泼上去一样”
那天空的蓝,与邛海的蓝,同样深不可测
闲坐在高原的阳光下。心无杂念。了无牵挂。

……突然,你伏在我肩上的头,猛烈
颤动起来,无声的泪水倾眶而出
你微笑着,任由泪水长流……
我轻轻搂住你,我紧紧抱住你……

亲爱的,在如此深蓝如此澄彻的邛海前,
有什么,可以安慰此刻的哭泣?
亲爱的,在你强大而单纯的内心面前
有什么,可以让发生的一切,不再发生?

我无助而又坚强地祈求:此刻
我只想爱一个人,只想认真地爱一个人。



第九首

成都的夜晚好像从不入睡,到处弥漫着灯光
和声音。已经多少年,我没有看见夜晚的天空
看见月光的出入?那天,我们从青江东路
穿过公园后街,突然远离灯光,迈进夜色

这时一抬头,半轮月亮,悬挂半空
星星,在浩渺的宇宙间,闪烁着预言
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丈量着看不见方向的
路途。就这么,在初秋的月色下感受绵绵的情意

如果永恒只存在于一晚,那今晚,就是永恒
我们像初恋者,试探着,介入了彼此的生活
但同时,又谨慎地保留着过来人的猜忌和练达

清凉的月光走不进城市,稍一接近,便被无情的
灯光吞噬。我找不到取舍的点。那所谓的爱情
是否在被印刷之前,已被整页整页地调换?



第十首

可以潜藏这份嫉妒吗?不!
我必须狼狈地,在你面前,让它暴露无疑
就让它摧毁我的自信,让自尊在你面前
屈膝。比起拥有你,失去,更让我疼痛!

在你的生命中,我只是一位过客?
就像那些你曾经拥有的、失去的或者
放弃的爱情。我不停地追问自己
在短暂的人生路上,我怎能要求你

必须像我一样,拥有一颗深爱之心?
我多想勇敢地承认:我是一个失败者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坦然地面对自己

让泪水再一次冲刷我的幼稚与无知
让嫉妒,再一次火焰般焚烧我内心
在模糊的泪光中,我触摸到了天空的土壤



第十一首

有一种痛,从意识一直穿透内心
我不知这是否就是结局,是否就是
一直暗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份隐忧
我期待它仿佛已经很久,以至它到来时
我像在迎接一位熟悉的客人

从始至终,不管是主动或被动。我都处于
不确定中,我以为可以通过努力,让疑虑
模糊一些。却不知,反而让“不确定”
更加清晰。需要添加多重的情码
才可以确认这份爱情已是最终的归宿?

不管是接受还是赐予,我都无法容忍异心的
闪念。如果有,那也是对情的不忠了

如释重负,我灯蛾扑火般投入你的怀抱
如释重负,你是上天所要赐予我的女人



第十二首

我不情愿相信,那已经存在的,会突然之间
消失。而且,可以消失得那么干净,那么无踪
无影。直到有一天,我逼近夜晚的大海
听到沉闷的海潮,从遥远的不可知的深处冲来……

我不敢回望。那一路的阳光,那一路的
花草。那用心一点一滴浇灌的情爱
都犹如生命,陷入轮回。冥冥中
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了年轻的命运女神……

我只能不断地抑制内心隐隐的深痛
只能不停地提醒自己,现在已是清晨
阳光穿过无数的干扰,清晰地照在面前

明天,如果还有明天。我愿活在未来
在记忆尚未丧失的生命旅途
我只想保留中间最好的一段过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