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宜兴 ⊙ 梦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即使活得卑微(四首)

◎谢宜兴



即使活得卑微(四首)


飞翔的含羞草


甚至根和茎,你说你全身都敏感
却又似野百合在月光的轻抚下悄然开放
我已在云上,只有你能带着我飞翔
那时候你有了替身?张开翅膀的蒲公英
对风耳语,我身体的钥匙在你手里
可是谁能让玫瑰藏起花刺,除了自己
多么愿意就这样死去,在你怀里
像卷柏枯干在石壁,雨水坠亡于大地
你的欢颜,上天留给我的最后一匹丝绸
曾经被你烫伤,也曾被你淹没
如果有一双手把你撕裂,甚或弃掷
我能听到谁的尖叫,还是叹息

2009、8、19凌晨




即使活得卑微


临窗而坐,嘈杂的巴士
没有人在意我的沉思或走神
不知不觉城市点亮了所有忙碌和等待
的窗口,仿佛母亲灶膛里的火光
车窗外不见归鸟,车水人流
把宽阔的街道挤得好像要渗出血来
巴士像大颗粒细胞,漂移的岛屿
让此刻的我有了高过苍生的幻觉
多少年了心在云天之外身在尘埃之间
乘着暮色第一次这般真切地感到
有一个栖身的处所有一盏暮色中的灯
等你回家,在苦难的大地上
即使活得卑微,幸福已够奢侈

2009、8、25凌晨



赶在日落之前


趁终结令还在驿路上八百里加急
护城河上的吊桥还没有拉起
我渴望的手杖还没有化作桃林
那约定的桥下河水还没有让桥墩窒息

我知道那一片黄叶已无法坚持到冬至
流水已掏空了临岸的墙基
坚固的山岩也有了风化的痕迹
西厢花墙依旧谁还有翻越的勇气和等待的焦急

夕阳已然熟透,果实正在为自己
告别枝头的方式犹豫,赶在日落之前
请让我再一次说出锋利的芳香与甜蜜
那火焰的忧伤和闪电的颤栗

2009、9、13



从没有一段行程让我如此迟疑


是不是有两只犄角顶在我心里
一只在向往,一只在逃避

流水的慢仿佛在等待与谁同行
一朵秋野的山花,一位浣纱的天使

慌乱的云却似乎担忧归途无绪
往日凝结暗伤,来日密布新疾

同一个简单的问题反复问自己
还有没有两对翅膀将同时穿越风雨

从没有一段行程让我如此迟疑
梦中的高原啊,心上的你

2009、9、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