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靖东 ⊙ 阳光豁亮,适合裸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喜鹊和电工》

◎武靖东



武靖东




死去的不是乌有的乌鸦,
而是黑白分明的喜鹊。
我们赶到宝成铁路北侧的时候,
数十只鸟和地上的塑料袋、
避孕套、旧报纸混在一起,
入秋的白杨林里,
散落着它们的遗书。

法医老陈,这个动不动就用刀来
翻找死因的瘦子,剖开了
一个飞行体的世界:喜鹊的胃里,
有苞谷、沙子和小石子,
还有小小的贝壳,它提翼的动力
来自这些相互摩擦的东西。
这是喜鹊的心脏,那是喜鹊的
生殖器......说着说着,他就说起了
他刚验过尸的、树林前石棉瓦厂的
电工郭骡子。这个下岗后成了鳏夫的
劳模,迷上了手淫。每月
他都要捕杀一只喜鹊,
用它的的羽毛来拨拉自己的
下体。后来,他觉得这忒不够劲,
就发挥出善于用电的特长,
用变态的电流电击自己的小鸟。
前天夜里,他失手,
突变的电荷把他放翻......

他应该向喜鹊学习学习啊,
脱掉橡胶手套,老陈说,
公喜鹊总会找只母喜鹊,一起弄个窝,
还时不时地偷别的鸟蛋吃吃,有时候
自己玩自己是很危险的。
这时,又有一群
喜鹊飞过,我抬头看见它们的弧线,
拖着蓝光,消失在石棉瓦厂上空,是啊,
一个高蹈者,千万别来
这有毒的人间觅食,我身上
也长有黑毛,即使能合成一双翅膀,
一旦上天去换口味,肯定会发生问题。

把这些喜鹊就地埋掉,
我们用电话向县政府报告:经查,这些鸟
中了人下的毒,并非丧命于“禽流感”,
不必惊慌。

2008-12-8初稿
2009-9-2改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