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文艺片(2009.8)

◎桑眉



《想你》


周末的风明显安静些
雨止于意思

还是不出门
不知道出去能去哪里
哪里都没有她想看到遇到听到紧紧环抱的……

其实你在的
在这里,她对镜子指了指
我坐在镜子里突然就碎了

镜子也碎了
她的脏器又开始绞痛
她很节省,不轻意吃药

那是你买给她的礼物
据说可以止疼
她现在疼得快死了

我也快死了
你若听到消息,会怔一怔吧?
并不悲伤

(她会死的。
我也会。那天风再起骤雨不歇)


《文艺片》

你们在后校门碰面
她留直发穿长裙戴白玉兰花
在女贞树下头低垂小手握小手……

你们散步
白天不香的夜来香香得暖昧
她说她赴约把衣橱的裙子试了个遍
你哈哈笑她好自恋

很快又约了吃饭喝茶聊天
告别时左手握左手
很快有一天你们一起摔倒了
很快又一天你们一起颤抖又爱又怕
很快再一天,你们该分手了……

(果然,戏如人生!)

夜色将悲伤的瞳孔放大
她戏份多,比如:醉酒、眼泪纵横、语无伦次……
而你只红着眼抵死不说出她(或观众)想听的话
你认为她是爱上了自己的感觉

嗯那。她的感觉是爱上你了
你不信,所以这戏愈演愈离题
是部破烂爱情文艺片儿


《丝绸公司楼下》


四川省丝绸公司楼下
那些卖绸缎呀家纺什么的店铺
关门大吉了

玻璃橱窗、玻璃门依旧洁净
众目睽睽下
把撕碎的墙纸、捅破的天花板……
一把搂在怀中

我路过时,不小心拿玻璃当镜子
把魂魄也丢在了那里
只剩蓝花牛仔裤、紫色吊带衫、短发……
——鬓角凌乱,耳环虚妄地泛银光。


《罗锅巷》


他们各拄一根拐杖
从罗锅巷走出来

妻子戴两顶草帽
拿两张折叠小竹凳
丈夫肩挎二胡
左手搭老伴肩上

他们一前一后
走到罗锅巷公交站停下

妻子摆好一张竹凳
丈夫摸索着坐下
妻子再摆好一张竹凳
并不坐,揭下一顶草帽朝老伴扑闪

等64路车开动时
我才听到马路对面“咿呀咿呀”响起来


非詩:《她和妻妻》


據說叫妻妻的女人很漂亮
她沒見過。她猜她
——大眼睛、長頭發、面如盈月、聲似莺啼……
她和她愛過同一個男人
男人思維缜密、講究邏輯,不講情面,說走就走
不回頭的樣子很孩子氣。
誰會記恨一個孩子呢?
她不!她猜妻妻也不!
她覺得妻妻比她幸福
那個男人愛妻妻時專心致志
無數次喚她:妻妻
不像她,她沒有名字,前有狼後有虎
抽身離去時體無完膚


《怎麽辦》


樹愛把花開在頭頂
濃豔的淡雅的大的小的,很打眼。

葉子把露水捧在胸前
盈盈欲滴,驚人心。

我把你怎麽辦呢?
某天我們分開。


《小聊斋》


不知名的酒馆外
知了聒噪,把夜晚当白天
像诀别的女人咬不紧牙关
难免悲从中来
难免酗酒,呕尽热切但令人鄙薄的爱恋

(“我们都要好好走下去”去到哪里?
月黑风高……)

那些被怠慢的时间
转眼行至秋天
某月某日黄昏时分阔叶窗上的影子
则形容戚戚,飘下楼台
演没在路边在女贞树下在踉跄脚跟
    与抹去又重现的车辙间……


《尘世如雪》


她在更深的梦境
如临渊谷,或如云朵
如带翅的一切活物翔离尘埃

她渐渐沉睡
夜漆黑
梦愈来愈白

尘世如雪
亲爱的
你,是雪上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