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良人属于我(2009.6+7)

◎桑眉



《良人属于我》
——我离世你会悲伤么?
  

1、

我离世你悲伤么?
我是你骨中骨、肉中肉,我们一体*

默认或拒绝都在掌握中。
那之后,时光把我们放回梦中
天黑下来我就去找你
拥抱亲吻温存
成为你眼中那滴水

像露珠回到天上,或者跌入草窠
——当泪水滑落那一刻你学会通灵
我独自的秘密从此两个人分享


2、

白云在黄河上空行走时
很慢很忧伤,像生灵在命运中
像你,在我内心
风无有止境

风在我们的窗棂上摸索一生
擦干净每一块玻璃,或者拍碎
幸福很疼痛很晶莹


3、

你会游泳吗?
在水里睁着眼睛

在另一个世界看清彼此的脸孔多么不易
我们要反复练习
呼吸或接吻
你要学会在水里噙住眼泪
听清我最后一句人类的语言

并且记下约定
是的,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4、

下一秒开始倒退着赶路
与某人保持一万匹马也无法拉近的距离

日光渐淡 风声鹤唳
我会慢慢学会如何穿越沼泽地
不被沾满泥浆的手捉拿
我会绕过生前没能绕过的芦苇荡、桥、红绸……

要不要饮下去?桥头那碗汤。
你说 


5、

怎么就走不下去呢
怎么就不走下去呢

在桥头哭泣的假惺惺的
是命令我去死的前世的人
在桥头寂默的凄凄然的
是希望我活着的来世的人

哪个是你?
冤家啊,冤家路窄。


6、

从此不再调制过期的椴树蜜
和眼看要过保质期的咖啡

蓝色陶瓷杯某人会用滚烫的水冰镇的水
或者用手碎掉
像捣毁去往天光沐照那条秘密栈道

不要悲伤,或者宛惜 
(如果你会遗憾会想念)
就此离散了
骨与肉 我与你


2009/4/19前三节,6/20后三节。于成都。
*源自《圣经》。


《軟肋》


那根軟肋我要撿回來
猩紅熱式的情感很危險

十八歲那年沒曾發生的故事
三十八歲時怎能上演

像籠鳥醒在不同的清晨
像枯葉蝶墜向各自的深淵
“我們的劫數呵,無法替代或交換。”

但如果我們說再見
秒針必邁不過時鍾精密的機心
"滴答"聲如同嬰啼

2009/06/21/17:21成都。


《命,或劫數》


無法刺探的邊境我據有了許久
還將繼續把守

比愛情更難的臨門叫陣的
不容人退避

……擂鼓、酣戰、末世英雄一樣狂嘯
一而再再而三……

這是命。軍師對我耳語
他遇見我之前是江湖術士
我是神仙

我們墮為塵埃,如此冥頑
只為陣前一同赴難?

2009/06/26中午,鄰水。


《日记》

7月13日,晴。

她早早回來
把手機放在陽台通風的地方
燒水調快過質的咖啡
打開皮皮看電影

美人瓶裏兩枝百合快要凋盡
香氣缱绻

她看《拉貝日記》下半集
看《蝴蝶夢》
偶爾跑去陽台看手機不穩定的信號指數

天很快黑下來
有人演奏跳舞披散頭發大聲嚷嚷
有人日記失竊,哭瞎眼睛……


《日全食》


原來肉會長出刺
骨頭會滲出水
原來有些遇見,是黯淡。

人群嘩然
只一人咬緊唇齒

2009年7月22日09:10左右“日全食”。


《桂湖問荷》


他們說荷不會“嘩啦”一下開個遍
她們步履姗姗逐個兒地來
你哈哈大笑:“原來沒約好,像讀書
  有的讀大一、有的讀大二或大三……”

桂湖的荷凝香含露,一年只讓人看一眼
像謹言慎行的姑娘
在水邊淘米、浣衣、悉心繡蝶
在霧氣氤氲的月夜懷上幽怨
失眠、多夢,假想人來。

“嘿!今天你來。你可知:她花開幾瓣?
開幾個白晝與夜晚?”

瞧嘛,湖上燕子起落多麽自如
一點不像你作答時那樣遲疑、欲言又止
致使新都上空的風吹得很緩很緩
雲飄得很慢很慢……


2009/7/13 成都新都“屏风”诗友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