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音乐和雨水(五首)

◎唐果



《致》

先是你的父亲
没爱上你
接下来
是你的母亲
与你父母熟识的妇产科医生
没来得及假装爱上你

襁褓是什么样子
你不必知道
未储藏乳汁
美丽的乳房等于风干的葫芦
还是让我来教教你
如何顾影自怜吧

蹲在水边
抚摸水中动荡的你的脸
反复濯足
直到把双脚濯成尾巴
下水道通畅
你可以游向地狱了

《无题》

喝咖啡的调羹
有时也拿它搅拌中药
盛爱的口袋
装上火药也没觉出有什么不妥
睡眠请我们休息
梦却让我们忙碌

棉被使人温暖
有时  我们需要的仅仅是半截衣袖
同一支笔
怎会淌出黑白这两种的液体
娇嫩的双眸
——爱恨决斗之最佳场所

《无意象之麦芒》

只有饿过肚子的人  才知道
坐在田埂上  等麦芒由青变黄的路
是多么漫长
只有拿着镰刀  放倒过麦子的人  才知道
麦芒戳破手指  淌出的血是腥的
腥的  跟高挂的镰刀上的铁锈一样
只有在麦秸杆上野合过的情侣  才知道
大地  是一张又大又厚实的床
生育过无数像麦秸杆堆一样的小床

《这大热的天......》

我往池塘扔进一个大石头
水花溅起老高
鲤鱼纷纷从水底窜出来质问我
“这大热的天
你为什么不让我们消停一会儿”
“我太喜欢你们冒出水面的一瞬
——纷纷拿白肚皮朝向我
且不是
我用诱饵去勾引你们”

《音乐和雨水》

1
雨水  “哗啦啦”
如果我不躲避
它便不会放过我

音乐流淌  倾泄
感觉它快淋到我了
可它与我隔着一张薄膜的距离

身边的人总该被音乐浇透了吧
他们却一直干坐着
身上挤不出一滴水

2
如果窗户没关好
雨会飘进屋里

屋里的音乐喜欢到野外去
连棍棒都管不住它们

音乐和雨水都挺调皮
长着脚的东西
不喜欢谁拴住腿

3
雨直直地
从天上掉下来
如果遇到阻拦
它会暂时停留
以麻痹敌人
它会拐弯
采用迂回之术

音乐最颤于使用迂回之术
这得益于它妈给它的柔软身段
垂直的音乐是铁匠打铁
如果屋顶够高
打铁的人够多
仿佛瓢泼大雨下在屋里

4
雨水敲打树叶、湖水、路面
发出不同的声音

音乐或随金属管弯曲
或在水面游走
或带领你从黑暗的隧道逃跑
可它不保证
隧道的尽头一定有星星

5
雨水与雨水之间有光
音乐跟音乐的间隙
阵阵耳语  摇曳

6
伞  挡得住雨
对音乐却毫无招架之力
它俩不是来自于音箱
与录音机、CD没有血缘关系
它们是精灵,也是魔鬼
从不被月牙刀
温顺的假象欺瞒

7
塞住耳朵可以阻止音乐进入
顷刻间
雨水把塞耳朵的棉花濡湿

8
雨不停下
像更年期妇女在不停地唠叨
躺倒  享受
来一支催眠曲更妙

9
音乐有无数生动的脸
雨水是不解风情的女人
她只有一张脸
长着善于哭丧的五官

10
有人弹琴,“大珠小珠落玉盘”
雨在外面下
拿玉盘去接
这么多的银弹珠
怎么接也接不完

11
每一滴雨都是新的
每一只欣赏音乐的耳朵
都必须是干净的
透明的,像木耳朵
常常经受雨水的洗涤

12
雨水和音乐
都穿着皇帝的新衣
一语道破天机的孩子
终于管住了嘴

13
雨想什么时候下就什么时候下
想怎么下就怎么下
从来只采用一种姿势
自上而下
砸中树叶、岩石、池塘

撒水车冒充天空
下雨
还伴之以美妙的音乐
灰尘受到欺骗
委曲得收起翅膀

声音在乐器的小房间里
哭泣着拍打房门
嫌它烦  可以躲得远远地
任由它叫喊

14
有些雨像毒蛇吐信
有些音乐也会平地生惊雷

15
雨会吞云吐雾
吐不同形状的烟圈

音乐是各色绸缎
由不同的人拿着
挤上彩虹桥的  自然高兴
掉河里的  在水里扑腾

16
雨水是执拗的伟男子
音乐是能曲能伸的大丈夫

17
音乐喜欢蒙着双眼进入她的人
不刮花内壁  不出声
无毒无副作用  是无

雨水喜欢赤身裸体的人
张着嘴  双手举过头顶
它可以淋漓尽致地  淋

18
音乐的空格要安插掌声
雨水的细皮嫩肉上
艳阳天  从中作梗

在剧院  按下音乐和掌声
便成了音乐会
日子是反复校验的晴雨表
必要时把天空染黑

19
雨有时断断续续
断了  续不上
就仿断了气
过不了多久
它又会缓过气来

太阳是救护车
里面坐着音乐护士
天使拿着药水和针头
遇到晕厥的雨水
她便给它一针

20
庄稼渴了  想喝水
盼望雨快点下
这时  对于庄稼来说
任何音乐都是苦涩的

人无聊时也许会想
放段音乐来听听吧
从不会想
舀一瓢凉水当雨水
把自己浇成落汤鸡

21
雨水不得已
才行猫步

音乐在T形台上
最迷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