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晦 ⊙ 在实验室昏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橡皮》

◎蒙晦



《橡皮》

我们是橡皮,擦去自身
是一些可供宽恕的错误
证实了我们的存在
而我们祈求(我们继续祈求)
关于世界的谬误
不断发生,不断有机会消磨
我们的肉,橡胶味就总是
占据全新的伤口——
一个可供宽恕的人生?

我们不知从何而来
归宿却早已注定,我们无法
伸出一只具体的手
去描绘黎明,我们出场
观众却开始退席
花园终究不为我们建造
一只出错的小手却终究要挨打
孩子们交出一张
足够丑陋的画——铅笔
就突然用折断的声音质问:谁
教你这样认识世界?

是在这样羞赧的时刻
旧橡皮扔进不被原谅的时间
我们,已是该死的虫子
四散在空无的桌面
我们是死亡的哑巴,无从辩驳

2009.7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