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箫 ⊙ 天光灿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上海 印象

◎瑞箫



                          
  酒吧里放着ROCK AND ROLL,震耳欲聋。大声叫嚷,在音乐中扭动身躯,寻找同伴,几位黑衣裤的青年(分不清男女),数不清的老外。牛仔裤。西装。粉色内衣。意气飞扬大学生。网络高手。电脑才子。满脸疙瘩中学生。扎堆蹦蹦跳。冰块晃动,撞击玻璃墙壁,到处都是全身扭结,一口漂亮英文的身体。PARK 97,复兴公园绿地,暧昧夜色。西装与T恤。老外与中国旗袍。BLUES。
  “SO COOL”肤色柔嫩,意旨含糊,灯下丝绒般柔和的弦。刻意的随意(DESIGNED ALTERNATIVE)。干净的丝质衬衣,垂搭的头发,丝丝入扣,明亮的弦乐。
  “艺术?”
  “SO GREAT”
  “看伐懂。”
  人声维持在一定的高度,不温不火,喝到佳处。连环指套。锈色耳钉。银色眼珠。水晶鲜艳的唇。水中的白烛。弥漫的蓝色雾气。E生代聚会,几千元的意大利真丝晚装。端酒。上下楼,小心翼翼穿过人丛。枝形水晶吊灯。灯火辉煌的金色大厅。被大量征用的黄色黑色红色。泼墨似的用色。旋转的罗纹。陷阱。恐怖之火。混沌。迷茫。混乱。————“一起进入XX画家的世界”
  雷电中的悬浮。悬浮。片形。扁形。不知餍足的脸。
  开演前柔和的女声。
  “请您关闭您的手机。”
  “我是第四次来。”
  “我第二次。”
  票价从2800-220不等。
  地下车库。
  “又换了辆车开?”
  “今晚音乐会有两大败笔,一是你的手机在关键时候响了,还是极难听的《卡门》电子乐;二是在你手机炸响时XX唱破了一个高音。”
  “《今夜无人入睡》,他今晚回去肯定睡不着了哈哈——”
  衡山路国际礼拜堂,圣诞夜,灯火通明,众生高唱,虔诚歌颂盼主降临,“欢乐圣诞佳音/大家来歌唱/欢呼弥撒亚为王”。衡山路,藏在骨子里的妩媚,法桐掩映着花格栅栏,SASH’S,典型的英式酒吧,隔音特别好,关山门,一切都静悄悄,仿佛不曾发生,从未有过。时光倒流,THE OLD TIME,席家花园,杨家别墅,老洋房里沉醉的怀旧之夜,荫凉夜生活的嘲戏者,推开任何一扇门,人声音乐烟味酒味四处泛滥。衡山路之夜,路边行人,三三两两,大小车辆轰鸣着,震破夜的静谧。公车里晚归者挡也挡不住的厌倦和疲乏。运货车。注意:前方施工。老年商人与两位时髦女郎挽手经过。妖媚的单身女郎。紧身热裤。金底凉拖。彩色指甲。吊带丝衫。含着珠光的风吹过。静悄悄的消费之夜。

  夜晚的悬铃木下
  这么多的城市女人
  象风中摇摆的玻璃瓶

  灯火灿烂
  一个女人侧卧在城市之上
  她手抚胸口
  她告诉你什么是最好的

  流行仓库。流光溢彩。紫澜门大衣。吴良材眼镜。华戈尔内衣。太平洋百货。马可波罗面包。三联书店。简。东方商厦。时代广场。巴黎春天。美美。M。港汇。凯普蒂诺专卖。双层大巴911。空调926,126,44,72。老大昌。三枪。长春食品商店。别司忌。红宝石。西堤牛排。束腹裤220。夜,泛出油光。年轻而喧哗的——油彩——浮动在城市上空。

  夜晚
  霓虹灯亮起来
  淮海路缓缓流淌着
  玻璃窗里一件璀璨的旗袍
  绣满金色欲飞细瘦的蝴蝶
  蜻蜓透明的翅
  震动在光中

  八人一桌,牌局已经开场,不包括四名围观者。瓜子。花生。杏仁。口香糖。橘子。香蕉。巧克力。“放ANGEL CHORE”的片子啊,很好听,别再放赞美诗,我们刚从教堂回来,刚听了很多老太唱的,五音不全,还唱得起劲,难听死了。”
  “SO GLAD TO MEET YOU”
  慢慢晃动的腿,摇晃的桌椅。树丛。草坪。大方格。很好的月亮。月色里冰凉单独的裸臂。
  CHANEL ARMANI GIVENCHY BURBERRY七味香混合,如雷如电如泡影,冰块晃动,巨大的透明的玻璃墙。墙上蝙蝠一样匍匐的夜。
  饮鸩止渴。台上的芭蕾,终于把自己逼向了死地。像一只蝴蝶,死于无形,一个一个,透明的肥皂泡。幕间休息,灯火通明。平安夜在牌局中安然度过,《SLEEPING BEAUTY》,鲁道夫精湛狂放的舞技,柴可夫斯基美妙绝伦的音乐。
  “在昔日我主/为罪人降生/撇荣冕离天上宝位。”

  在黑暗的强光中奔驰
  忽明忽暗
  我手持一张蓝色的磁卡
  我听见自己痛苦的心跳
  放大在人群里
  随着人群走出轧机验票口

  恍兮惚兮——
  高大,金发,松松垮垮的男人。楼梯上的女人。坚硬似铁。

  粉红的半个身子
  大白披肩
  包裹着
  烈士般钢铁样的
  惊恐之夜——

  桂香满校园。疼痛的阳光。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呢?我知道我们会说起老龚,老龚没了,好多年了吧,我知道阿任会对我说,我不也差点没了吗?单一的轻狂,轻飘飘灵魂和身体,在通往各自生命的路上,像鸟群奔忙。透过玻璃窗。

  跃起来的时候
  我看到了这个城市
  无边无际
  腐朽的黑夜里
  剥开了一个灿烂的奇迹——

                                  2002年
                                  2009年夏修改
           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