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梦的注释(10首)

◎宋尾



·梦的注释


有个故事(或事故)发生了
有一个人或是灵长类动物跟我待在一起
有一种植物生长在我头顶
或在房间里,遇见一位神
——如果我不及时复述
那么,它出生就已在别人的世界里夭折

再过一段时间(也许比想象得更短)
它也在我的世界里静静死去。

无论它是残忍的
偏激的,温情的抑或是
不可思议的
随便甚么事情

似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它曾来过
我熟睡的脑子。


·致亡父


你死去之后,我们也成为
某种遗物,被暂时储存在
你遗留的空气里。

那些肮脏褴褛的衣物、拖鞋,帽子
还有桌脚的旧报纸
可以全部装在化肥袋
送到墓地,烧成黑色的烟烬。

可我们不能。
就像你留下的那台收音机
还能发出声音。

我宁愿相信你依然
能够呼吸,只是脚步更为轻盈。
你完全可以在
任何一个时间的维度漫步。

但最终,你还是回到
那个将你长久禁锢的
被称为“家”的砖混建筑。

你穿着我们烧掉的夹克
青色的薄裤,头戴毛线无沿帽
坐在床边,抽烟。

你一直都是那种
沉默不语的姿势。
就像我一直记得的
那个样子。


·欢笑


我梦见我遗失了欢笑。
它从我的表情里消失
好似根本未曾来过。

我不得不来到一个照相馆
和蔼的女店主半蹲着应证了这个事实。
唔,就是这样……她指示道,再展开一点
……才行。

再展开一些。
但是,当我打开,某些东西却缩紧了。

我仍要练习。
就如小时跟着声乐老师
唱那首《南屏晚钟》。
柔美的曲调,哼出来就变了。
那一堆干瘪的,毫无起伏的东西。

回到家,你鼓励着我
应该讲一些好笑的事。

喔,这不难。
这并不难办到。

我徘徊在邻居们的梦境附近。
初秋的虫豸,镜子一样铺在小径上。

我不停摩挲脸庞
夜已很深,我始终没有听到
那被称作笑的
那种声音。


·礼物

——致YXY


我在清晨喝光你预备的奶
那些水分在皮肤你走失了
我没见到
它们的通道。
卡车的轰鸣声似乎也未惊扰到你
你睡得太熟,昨夜的唠叨
多得让人吃惊。
你的愿望是,让死去的外公醒来。
如果真能这样
我希望某天,在地下
也能听到同样的话语
那熟悉的啜泣
使我不会惧怕死亡的沉寂。
此刻,我们正在路上。
等我写完这几行诗
洗掉昨夜的烤肉味
躺到你身边。
这家里任何睡着的事物
都不会被惊醒。
你睫毛上的光束
眼圈周围的麦粒肿
都知道,我抱着
并凝视了你多久。
相比拥抱,誓言又有什么重要。
不管我是从清晨还是从深夜
走入,我们都会在
梦的岔口会合。



·读《在切瑟尔海滩上》


直到我们某天躺着
成为暮色里的一体

霞光比羽毛轻
但比翅膀遮蔽更广

在墓穴里我们说起从前
就如昨天海滩上的那道凹痕

昨天,我们若是道别
故事将以另一种方式开始
但我们之间
空白会比海滩的遮蔽更广


·没错


维特根斯坦是个很棒的家伙
他擅长用诗写下哲语:
为眼睛近视者
指引道路是徒劳的,
因为,你不能对她说:
“看见十米外的教堂吗?就朝这个方向走。”

类似的哲理,我懂得的并不少。
所以我并不是一个棒家伙,而是
一个真正的蠢蛋——

没错!我在干一些
徒劳无返的事。

我还在继续干
另外一些徒劳的、离谱的事儿!
没错!爱有时就是
这么荒唐。


·为什么不扔掉它们


我不舍下任何东西。
那被塞进柜子的,被打包
扔在床底的。当然,还有
我根本就忘记地方、忘记为什么存储
起来的杂物。

我不告诉你
为什么不去甩
也不要去卖掉它们。

它们,可怜的
无用的,蒙上灰
孤独,再也得不到关照的东西
……

你忘记了,我曾是它们中的一件
是你在熙熙攘攘的
收购站,将我挑了出来。



·我的猫


我知道他啼叫是为什么
每一种声线,每一个音调。

我听得懂他
每一个句子
不是训练的结果
也不是我像某些人有着通灵的能力
而是,我爱他。

爱他是生活里习惯的
某个部分,虽然不可能是全部。
他的秘密,我看见了
虽然不会是他的全部。

深夜,我们经常一块
在小区里散步。
这个时候
我们不会被轻易打扰。

我们都喜欢这沉默的氛围
也不想去探究或解释。

我们带着他——
哦不,其实是他领着
我们在含混的环境里徜徉

在世界的另一时刻
在比较接近尽头的区域
尽管,我们从未走到
某个被称为边缘的地带。

但他发现隐秘的能力
比我——和你们全部加起来
更辽阔。

哪怕是回到家里
他也并不仰视这屋里
任何一位主人。

当他单独出门,活力
就难以形容地聚集
在他耸动的肩胛上。

比鲸鱼的脊背
更要尖锐。

我们一起过了四年
将他送走时,我跟妻子
比他更加伤感
他留下的空间如此巨大
我们不得不
拿一些更庞大的东西来抵充。

我们不得不经常
坐上班车,走很远
去看望他
就为了看到他。

他是我们的主人
这事实恐怕
还要持续很长时间。

甚至,我已经准备好
带上即将出生的孩子一起
到他的家
冲屋檐看不见的角落
喊叫他的名字。

当我们再次去到他那里
四处喊叫,他准会朝身边的伙伴说:
瞧,又来了。我那几只傻猫!


·虚构


我们围坐在庭院里。
祖母,父亲,母亲
弟弟和他的妻女,还有我的。

我费尽心思的庭园
并不是因为他们而建造。
但我依然希望,能围坐在一起
就像现在。

他们的谈话——
尽是些罗嗦、毫无深意的议题。
我在藤树下烹调这一天的晚餐
像个真正的厨师那样
那微弱的情绪,或是
外界给我的任何压力
都放进铲子里去。

我们围坐在亭子里
四周是尖尖的翘顶。
入夜之际
我们沉默,不约而同
凝视身下那个
带着轮子的都市

它的触须,身躯还有血管
因为夜色的来临
散发着某种神秘性
那使它看起来到处都是
模糊不清的光漏。

我可爱的侄女从池塘边回来
领着她的妹妹。
她们的衣领上,沾满了
夏天的香味。
不是栀子,不是百合,而是
时间的体味,那有热度的
危险的味道。

我们坐在一起,聊了很久。
我记得我猜了个熟悉的谜语
就像幼时那样。
但是我醒来一切都改变了。
风改变了它的行程
鸟雀早已飞离
锦鲤在水塘里
我看不见的洞穴;

除了那些熟睡的家人
祖母独自离开这里
回到电厂后墙下的旧坟;
与她相隔几里的父亲,刚刚适应
不流通的黑暗
里面的空气,永远都是那丁点
既不会增多,也不会缩减。


·爱的定义


谁也不知道该给它穿上什么
谁都争抢要给它穿上自己那一套
谁都认为自己的打扮最合身,最美好
谁都是独一无二的发型师和服装设计师
每个经过它的好心人。

深夜它回到街角
费力地褪除那些臃肿的衣服
它脱了一层,还有一层
它整夜地脱呀,撕扯着那漂亮
但却无用的包裹。
脱呀!它累了,手指头肿了,眼圈里
泛起了黎明。

清晨到来时,它终于能像
任何一头灵长类动物那样
仅留下上天赋予它的皮肤
光溜溜地,活灵活现地走过广场大街

每个经过它的好心人
——他,尤其是她
已经满怀怜悯地向它张开手臂。

它,我们姑且叫它爱吧
它比你能想象到的复杂得多
它让任何一位以为了解它的人羞愧
不管是智者,诗人,艺术家
还是我这样一个木讷的中年人。

我们都不了解它内心的结构
它的孔眼,管道,热情的风窗
还有隐藏的灰烬,在翻滚
在你肉眼看不到的地带。

连它的颜色你也无法辨别
你也摸不到它的翅膀。

哪怕你窥见了孤独和哭泣
哪怕你坐在黑暗中度过了
不为人知的余生

你也认识不到它的宽广。

它黏合得那么紧密
它的声音,被缝在时间当中
你可以称其为水。

你能在一滴水里看见什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