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九首诗

◎张执浩



初霁

雨后镜面清朗
四月疏密有致
我醒来在颗粒感极强的鸟鸣声中
那是谷雨
这是布谷
我把嗫嚅换成了嘀咕
                  2009-4-24


高楼背后的月亮

十五那天晚上我们
在劝业场吃夜宵
有人想月亮,然后我们
一起去天上找
月亮肯定是有的
但高楼太高,灯泡太亮
后来月亮出来,好像哪里
也没去过,好像一个
撒谎者,一直能自圆其说
一些女孩围坐在沸腾的
街边,嘻嘻哈哈
我突然又想到一个人
年事已高
她们喊他爸爸
她们的吵闹声比安静更温柔
                2009-5-11


方向感

在一个没有方向的地方找方向
一个地方只有上下
没有南北东西
或许有,但不属于我

我在失去方向后才理解当年
母亲为什么总要在我出门时尾随我走一段
那截田埂早已变成了柏油路
正午,烈日下的路面令人恍惚

下去是什么?我常常这样
盯紧自己的脚尖,弹动着趾头
我的二趾头太长
几乎每双袜子都不得善终

而大拇趾头总爱朝上翘
或许它也有最低级的梦想
鞋子宽容了进出
每一双鞋子天生就分左和右
                         2009-5-19


我最想写的诗

我最想写的诗一直没有写出来
我最想写的诗关乎大海
现在风平浪静
我不耐烦
大海尽管大,但它只能
存活于愤怒中
局囿于放浪形骸的路上
我最想写的诗
是一个狱卒抱着枪的模型
站在后半夜的岗亭内
月亮照耀着他
那好人的表情坏蛋的心肠
一个囚徒在日复一日地擦拭
莫须有的悔恨泪
                 2009-5-20



从音乐学院到实验中学

从音乐学院到实验中学
昨天我走了三千零六十八步
一千步是彭刘杨邮局
两千步是司门口天桥
三千步是中百仓储
我记下它们,以便
替今天作这样的辩护:
“哦,这不是重复,是必需!”
而今天,我还会这样走——
五点钟下楼
五点零五分是实验小学
五点十分是工商银行大楼
五点二十分是户部巷口
五点三十三分我加入攒动的人头
在千百件校服中间
搜寻这只饭盒的主人
我还会捂着温热的盒底
像一个托钵僧
站在梧桐树下,夕光越过树梢
俗世潦草,所谓幸福
就是用手去触摸一个人的额头
                   2009-5-30


身体学

我经常摸自己,以便确认
身体不是遗体
手感,肉感,不祥的预感
在弥漫
早晨剃须,晚上刷牙
中间杂碎甚多
不要以为你凹陷在皮圈椅中就能躲过
今生的颠沛
乌云来到窗前
烈日行走于故里
不幸和苦难忽近忽远
为了确认
我虽已迷失,但仍然不是风筝
我经常会让手掌游走
在后半夜
在荒凉中
在拇指一次次停泊的肚脐
一根肠子,被命名为柔肠
一些念想纠结,寸断
                2009-7-17


无题

热风穿过客厅
沙发圈养了一个皇帝
明明是瘦子,因为假寐却胖了起来
现在他梦见你
接下来他要笼罩你
明明是非分之心,却是真诚的
我亦有这样的时刻
像一枚鸡蛋被太阳直射
由清脆到混沌
一枚没有受孕的鸡蛋
上帝预设了它在人间的命运
                      2009-7-19


刨花

我买了一把刨子,只因为它有趣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
将用它来干什么
回家的路上我
冲动着
克制着
给很多人发了信息,告诉他们
我买了一把刨子
我不平静
回家后我把刨子放
在宽大的书桌上,死死盯着它
黑漆之下木纹荡漾,好似
我第一次走进木工房
空荡荡的木工房
空荡荡的刨花香
            2009-7-21


日全食记

我希望我写下的不是诗
你看到的也不是
五百年重合,这么巧
我写我们
身在白日
一瓶子墨水刚好
把这片疆土濡染成了
黑社会
             2009-7-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