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联 ⊙ 李清联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大河》诗刊复刊,头版头题发《李清联诗选》

◎李清联



时隔20年后,《大河》诗刊复刊,头版头题发《李清联诗选》及《众说纷纭──论李清联的诗》

李清联诗选

  
   《倒退着走路的人》

清晨,我看到
一个倒退着走路的人,后来
我又看到许多倒退着走路的人

倒退着走路的人
倒退着前进


  《壶口梦幻》

仿佛有一位神人
立于黄土高原之上
提一把神壶
日日夜夜
灌溉东方


   《祖国啊》

想娘
泪两行
──黄河
──长江

  
  
   《阳光老男孩》

重阳节那天
阳光老男孩
和几个少男少女
玩起了快乐的街舞

雪白的头发呀
好一朵美丽的雪莲花

招来了围观的人群
和警察

  
   《站牌》

站牌站在那里,微笑着
看着一些人上车
一些人下车
问东去了
向西去了
向南去了
向北去了

站牌站在那里,微笑着
看来去的人匆匆忙忙
它不上车
也不下车
也不坐车
也不开车

  
   《一棵玉兰树倒了》

一棵玉兰树倒了
在我的窗子外面
不知被风吹的还是陶气孩子推的
总之,它跌倒在地上
可怜巴巴,叶子正在卷曲

一棵玉兰树倒了
像一个人仆倒在地当央
我不管它是怎样倒的
我要立即把它扶起来

我要挖个土坑,培上黄土
用脚把它的四周踩实
踩实后再浇上几桶水
让它毕直地重新站起来

我也是一棵老树
迟早有一天也会倒下的
我相信有人也会把我扶起
万一没人看见或没人扶我

我就自己把自己扶起来
而玉兰树不会

  
   《老马梦见闫王遣小鬼来下请帖》

老马在殡仪馆里
看到许多骨灰盒

一个骨灰盒
就是一座精品小屋
每个屋里都住个死魂灵
他们安然悠然地
躺在里面

老马对此嗤之以鼻
颇不以为然
老马觉得一个人来世一场不易
该享的福还没享
该走的路还很长

老马夜里得梦
朦胧中阎王爷遣小鬼来请他赴宴
老马一摆手,说
没空没空
我的路还长哩

往东还有十万里
往西还有十万里
往南还有十万里
往北还有十万里

  
   《病休》

把想看的书看看
把想做的事想想
把半辈子的经历
也都从头到尾地
梳理梳理

(乍看人的一生
就像过一部电影)
固然有别人的品评
不如自己看自己风景

一切都透亮了
病也就好了

  
   《山雨》

山雨未落地时
山雨玉润珠圆玲珑剔透
山雨是上帝脖颈上的一挂项链

山雨知道
落地就要粉身碎骨

──山雨
落地了

  
   《两只鸟》

一只鸟是孤单的
它盘旋在林间
阳光照在它身上
影子也是孤单的

两只鸟就不同了
两只鸟形影不离
在枝丫间窃窃私语
用只有它们自己
才能听懂的语言

  
   《蚂蚁》

是不是生活在最底层的
才有最顽强的生命力
我看到低处的蚂蚁
它的身躯又瘦又小
踩踏它们的是高贵者鞋底
和各种兽类的爪蹄
只有它们是卑贱的
它们的命运不在自己手里
它们对抗的办法只有一个
就是不断地繁衍和滋生
(任你踩死千千万万
你看到蚂蚁减少了吗)

  
   《仰望》

我喜欢仰望
感受太阳的温暖
领悟月亮的辉煌
我还爱看星星眨眼,和星星说话
我的心里常常充满感恩
我知道自己渺小
仰望, 让我俯首

让我学会
低下头来

  
   《垂钓》

鱼向鱼饵游去
鱼饥肠辘辘
鱼快速向鱼饵游去

鱼吞噬鱼饵
鱼没设防
暗伏的杀机

鱼奄奄一息
鱼在案板上悔悟

  
   《羿射九日》

白天读羿射九日故事
晚上做梦
天上有十个火辣辣的太阳
被一个黑大汉张弓搭箭
一连射落了九个
当他欲射第十个时
我“哇”地一声被惊醒了
要是羿真的把第十个太阳射落了
天下的老百姓该怎么活呀
我披衣开门到户外
满眼都是黑洞洞的
我惊慌失措不知该咋好
忽想起这不过是一个梦
何必杞人忧天呢
可回屋后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万一真有人把太阳都射落呢
忍不住披衣坐看长空夜
直到太阳从东方升起来了
真真切切的太阳
我才放下了心

  
   《伏牛山老人》

他的先祖是明朝末年进山的
为避战祸,告诫后代子孙
永不出山。如今

儿子在山下盖了小洋楼,购置了汽车和电脑
孙子又考上京城的名牌大学,他却依然
默默地在深山里守望。

不是无动于衷,一个趔趄,他的心颤栗了。
但他很固执,习惯了山里的清苦
山里冬天的雪,夏天的云雨
吃惯了山里的野菜、野蘑菇和老玉米粥
也不忍心撇下他家的老祖坟

儿孙几次强把他请下山
他说坐在抽水马桶上拉不出屎来
哗啦啦流水哗啦得难受
终究又被送回山里,春天

老人谢世了,儿子无奈地
把他葬在伏牛山的向阳坡上
让老爹既能在山上闭目养神
又能远望迁出深山疙老的儿孙



      《众说纷纭──论李清联的诗》

清联出身在农村,长期在工厂工作,这使他的诗歌语言非常朴素,并带有泥土的气息。他的诗不是土话的堆砌,而是经过提炼的劳动人民的口语。有时出现一些方言,如“她看得更纳劲了”、“黑搡着脸”等,加强了生活的鲜活味。
 我想强调李清联诗歌的生活气息。他的诗,无论叙事、抒情,都不是书斋里凭空想出来的东西。不仅生活气息浓郁,而且时代色彩鲜明。如《伏牛山老人》一诗,写一位老农民不适应新时期的物质生活,有许多从生到死的细节刻划,读来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又如《山区“圣人”》这首诗,写边远山区的一位小学校长兼班主任又兼教师,通过桩桩具体事情的描述,突出了这位教师把一生奉献给山乡教育事业的崇高精神,仿佛把读者引进了那座山区小学的生活环境中。

您的诗中常包含一种老年人成熟的智慧,这种智慧常常蕴藏在能引起人会心微笑的幽默中。比如《梦》,写梦中两个老人过桥相撞,白发的老人“跌倒就摔碎了”。您用“摔碎”两个字极为新奇,却又饱含酸楚,而酸楚又以轻松的态度表出。不是刻意为之,而哲理白出。
《梦.羿射九日》真是一首好诗!这里也不乏幽默,但藏在一片忐忑之中。已经醒了,还担心梦中的后羿把第十个太阳射杀了,使世界失去光明。诗人悲天悯人的心怀,以近乎荒诞派的手法表现出来,使读者于惊异中感受到血的温度。
李清联由于我在本文开头所引的诗篇,而得到了“阳光老男孩”的雅号。这雅号正好点明他的诗的三个特征:一,阳光:明朗,开放,热烈,坦诚;二,孩:天真,直率,纯粹,稚气;三,老:不是老气横秋,而是姜还是老的辣,由于经验积累,故而艺术老练,由于阅历丰富,故而看透了世态人情,遨游于人生、宇宙。三者合一,最后归于微笑。
                                                 ──屠岸
我喜欢您这些近作。口语化,平易但不平淡,或说平谈但不平白。有生活气息。
风格似乎仍是近年你习惯了的风格,短小精干,平白如话但不是人们口头的大白话,是经你洗练了的口语。
                                                  ──宫玺

很喜欢这样轻松又有高智慧的诗,对追求“高深莫测”的当代诗坛是另一种诗艺的抵达!
                                                    ──刘川
李老的诗总是让我想到苏金伞苏老晚年那些洗尽铅华、返朴归真的大气之作,令人肃然起敬
                                                    ──田桑

李老师的诗最大的特点是:看是在写平常的生活,然而一琢磨,内涵很深,意义很大,令人心灵感到震撼。
                                                 ──刘育贤


你的沉着平静,对人间万象的过滤,又使得你的诗平淡中蕴含着雄浑悲慨之气。
                                                    ──刘章

你的诗确有较大突破,和早年的作品相比,已判若两人之作。我知道这种变化是异常艰难的。
                                                    ──韩作荣      

看到你《阳光老男孩》这首诗,我的目光立刻就被点燃啦。用这5个字来说你目前在诗坛的状态,恐怕再难找到更好词的啦。一不小心,会成为流行语。
                                                    ──李霞

我常想,一个人年纪大了还能否做诗?因为很多人说诗是年轻人的事业,而从您身上,我看到一颗非常年轻的诗心。有这种心理状态,人是不会老的。
                                                 ──赵丽华

自然素朴的表达方式,寓言般潜在的诗味儿,颇耐人追寻。这些诗是您经历了阵痛期以一后的新收获。
                                                 ──宗鄂

读清联的诗,我们感到切近亲和,感到有脚下泥土的芳香和周遭流转的熟悉的气息,便证明了传统的魅力。但另一方面,又觉新颖活脱,无论“孕大含深”、“贯微洞密”,都自有风采,悠游不迫。他象个很会讲故事的人,又象个寓言、童话家;他是思想者,当然亦是不折不扣的中国当代的一个“情种”!
                                                      ──刘镇

如果从诗的渊源来看,《倒退着走路的人》这首诗有点像宋诗。如果从诗的纯定义  的角度看,它甚至不符合诗的所谓基本要求,它没有抒情。全诗只有五行,前三行其实是两句大白话,后两句是议论。整首诗仿佛是一个人站在操场边,看跑道上有人倒退着走路,自己不自觉的自言自语。信手拈来,毫无做作,没有主题,没有定向思维,没有暗示。作者最充分地把握住了诗的辐射之力,从而使读者读后能根据自己的知识和生活,立时产生立体的、全方位的、多层面的联想。有些联想也许是作者也想到了的,但更多的联想也许连作者自己也未必想到──把思维交给读者,这其实也正是作者匠心之所在。
                                                    ──叶文福

我拜读了他的精美诗集《李清联短诗选》和数十首近作,深感“大有春潮滚滚而来之势”,明显看出诗人对生活倾注了全部热诚与心血,无论是思想内容还是表现方法,都已跳出了以往的巢臼,向着更新更高的境界拓展和升华,真是让我由衷地高兴。
                                                     ──李根红

那些深刻凝练、自然清纯的口语诗,简直使我的心灵感到震撼。他善于从劳动人民的口语中,撷取最生动、最鲜活的语言。如他的小诗《公鸡打鸣》:我也习惯于早起/我不会打鸣也不会啼叫/我常常是无声的//这首小诗只有三行,其语言更是平淡无奇。细细咀嚼,却越嚼越有味儿,像口含一枚橄榄,嚼之则其味自见。这使我联想到,生活中常常有一些人,像公鸡一样善于表现自己;但生活中也有另一类人,一生则默默无闻。有的人喜欢做,也喜欢说;有的人则只喜欢做,不喜欢说。这首小诗,其实不小,是以小见大,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他的另一首《一棵玉兰树倒了》,则阳光和明朗了许多。诗写一棵玉兰树倒了,叶子正在卷曲。诗人走过去,把它扶起来。由此,诗人联想开去,想到自己也是一棵玉兰树,也有一天会倒下的时候。如果没有人扶我,“我就自己把自己扶起来/而玉兰树不会//”这首诗似乎写的是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这使我联想到了国家和民族,亦不能缺少这种精神。它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希望。这同《钉子》形成鲜明对比,钉子不能自拔,不能摆脱自己所处的环境;而玉兰树却不是这样,它倒下去会自己站立起来。清联的诗,大多明朗、开放、热烈、坦诚;他的诗往往充溢着青春的气息和孩童的真挚。有人说他的诗天真、直率、纯粹、稚气。他的口语诗,是针对当前“高深莫测” 、“所谓诗歌难度” 、晦涩的、低沉的、欧化的、脱离时代的、故弄玄虚的、装腔作势的诗歌现象的一种冲击和矫正,是一种智性和诗艺的抵达。
                                                                                                                           ──王宜振
诗人好像只是把一段平常的话用分行的形式排列下来。然而,这样一些普通的词语,一些普通的情节通过分行的形式,通过慢条斯理、煞有介事地描述重现得到人们的重视,并在一个新的层面上被琢磨、被思考,司空见惯的东西因此变得耐人寻味。每一首诗都是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诗中的每一个词,每一个句子如果独立出去都是平淡无奇的,只有当它们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相互激活,构成一个完整的精神氛围。
                                                   ───陆健 尹嘉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