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宏 ⊙ 徐晓宏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年没贴诗了,时间快啊!

◎徐晓宏



《与上帝有关的失落》

我的朋友老A信了基督教
这挺好。多一种陪伴不孤单
多一双眼睛明事理
多一层心灵的保护,就多些生命的柔情
我对上帝的理解就这样
把自己熔掉,用爱,用宽容
跟世界打成一片,跟时间共生共存
如果不是立场问题,这,几乎达到了真理

而我感到了失落,自从
老A对我谈论信仰所得,以基督的胸怀
讲解《圣经》的故事和教益
并且是一而再地,他抓住机会
让我觉得自己的头脑中充满谬误
我很难再像以前那样
拍拍他的肩、碰碰他的手
因为……唉,我们中间隔了一个上帝

也许吧,我的生活充满了错误。但我以为
不害人,诚实地活着,做错事也能悔改
这也挺好;就算我有点固执,有时以恶报恶
那也是理所当然
至于因为上帝而失去了朋友,这种事
我感到遗憾和无能为力

我从前也读《圣经》,喜欢那种纯洁和力量
但我不喜欢有人向我传教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一个善良的人
尽管我能够忍受他的布道行为
看着熟睡的人群也能心生怜悯
有时我,还会可怜自己——呵,那时刻真觉得
自己身体的任一部位都是一个单独的神

▲ 2009年4月16日



《名  字》



热恋时期,我给她起了无数个名字
轻呼慢唤间,盈盈微光
映着她的娇羞脸庞

而今,我却连她的本名都难得一喊
因为时间把我还原成独自
孤独在我喉咙里继续打造羞涩堡垒



时时刻刻,随心所欲
我喊他小家伙、小朋友、小宝贝、儿子、好孩子、好朋友
臭儿子、小臭蛋、臭孩子、臭家伙、小疯子、臭小子……
为我欢心,也为他自己高兴,随时随地
他把自己叫做奥特曼、电冰箱、大衣柜、剃须刀、机器战警
大狮子、龙卷风、臭狗屁、蒙面超人、陈老师……诸如此类

我们一起过着欢乐的时光!

昨天我又喊他小神仙,他问:
“爸爸,神仙不是在天上的吗?”
我意识到,他的名字在不久之后将开始越变越少



我也有很多名字,他们分别是——
时间的屎、时代的色、身份的汗液、别人心情的卵、鸟人的
俯视、小人物的犹豫、街上的乱伦、年龄的污点;有的还是
我长得帅的结果、身材变化的结果、谣言的结果、家谱的
结果、创意的结果、因被误解而受尊敬的结果,等等

有的被刻在了爷爷的墓碑叫我好生惊奇
有的在换车途中被丢弃不用我毫不眷恋
有的留在课堂成了永远无需再为之头痛的难题
有的躺在身份证上被人搞来搞去我已麻木不已
有的在麻将桌上;有的在床第之间;有的随波逐流
有的胎死腹中;有的给我带来虚荣,有的令人沮丧
……总而言之,如此等等吧!

但我一直羞于喊出其中的任何一个
我只说:“我”
——此刻突然觉得,“我”多么像一个巨大的娼妇
有着莫名其妙的贞节愿景
写下聊以自慰的分行文字

▲ 2009年5月3日



《在一首诗中同归于尽》

我开始不喜欢某人
奇怪的是,自从有了这个感觉
我心里就老想着他
那么好吧,让我写首诗把他干掉

那人心计多、运气好
表态惯于迟疑,宽容来自优越感
桃花运,是助人为乐的收获
好名声,是到处讨巧的结果

其实这些本来与我无关
仔细想来,我的不喜欢
是因为心存妒嫉——就算是伪善
我的胸怀都不及别人

虽然不够准确,但绝非恶毒想法
这首诗中,我们的人品一样差劲
所以应该加个注脚——
本诗不属虚构,欢迎对号入座

▲ 2009年5月11日



《含泪记下》

看到一幅照片
地震废墟中
一座乱石堆砌的坟
一块塑料板代替的墓碑
上香人已离去
供品是
两颗糖

▲2009年5月12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