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丽隽 ⊙ 风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急雨

◎叶丽隽



      《瓯江夜渔》

他撒网,我划着橡皮船
月亮很圆,很大,除了对岸的山和山的倒影
整个江面光辉荧荧
浆声清脆而空旷
一段时辰以后,浮标缠绕在了一起
我们的船似乎又回到了原地
“哪有你这样,仰着头划船的?”
他开始收网,用力抖开打结的地方
不再说话。回去的路上
空空的鱼网散发着淡淡的银光
我挽着他的胳膊,安慰他
你看,多好的月光啊
走在月光里的我们
也就是生活在又静又深的水底下




      《共存》

你梧桐树一样栽种在我每天必经的街道
你连绵不尽的树阴
你渡船上,马达喧嚣声中的宁静
你在我的八十平米内
也在超市的人流中。隔着货架
或几条廊道,我知道你在。我从不寻找
你是小区交叉的幽径、渐渐暗下的暮色、窗外吹来的
这一阵晚风

唉,没有你我怎能哭泣
没有你我怎能如此缓慢地生活,形如流水,千年不休




      《晨曲》

就着露水,采下院子里成熟的黄瓜、豇豆和苦麻
也走出屋子,拿一些,放在邻居的门前

在我身上,有另一个人已经成为了一个实在的村民
有另一个人已经开始随意地写作

天渐渐亮了,我有无勇气,打扰我自己?宇宙间的
一个野蛮聚合体而不仅仅是一颗心




   《秘密的时辰》

打开我。不管另一边是什么
我的生硬、枯涩
我身上,所有遭受腐蚀的迹象
等待着被抚摩,被穿过
等待着洞然而开,通往这个特定的时刻
通往你。当我夜里醒来,睁着眼,和恐惧一起躺在黑暗里
看不见的事物哗哗流逝
唯有你啊,越来越清晰
你是我的。是我的。这世间有想象中获得的快乐
我绿叶丛生
我蔷薇萌动
我就这样占有了我所没有的东西
一支幻想的军队




      《急雨》

顷刻间,人们纷纷动荡起来
园丁扔下了花剪
慢跑者突然加快了步伐
一群打太极的女人以手当帽,惊叫着,鸟兽散
置身于阳台晨光中的我
此刻独揽空旷
尚不清楚
漫漫长夜的连续阅读后
我是一场透亮的急雨降落人间
还是源自黑夜的,光辉的决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