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晦 ⊙ 在实验室昏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而我们谁也没见过那肥胖的河马》

◎蒙晦



《而我们谁也没见过那肥胖的河马》

明天,被钉死在更高的那扇窗户上
被钟——孩子们看
移过被修剪的脑袋
伸出去的脖子已是一头长颈鹿:
一家破产的动物园
正喂养剩余的年岁?

学习怎样戴表的年龄
看父亲独自追问道路
那时公园的情侣依旧在吻着
彼此的假脸
老人的假牙也依旧真实地咀嚼
死亡咬苹果时的声音

谁望到了,一个腐烂的祖国
在物质的欢声中老去
穿少女衣服——做死人的梦
芦苇才敌视这样的季节
一条永恒的皱纹就渗进去了
勒进你的肉,做你的床

做梦,正是孩子们的开始
梦,却是他们的终结
我们听到了梦话,像偷吃
使我们信,从梦中醒来的孩子
坐在午夜寂静的地板
瞻望中年

2009.5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