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辉 ⊙ 肉和灰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流感隔离者博客

◎徐辉



病房里的一只蚂蚁
其勇敢,可以写成为一篇新闻
笼子里的猛虫
或几只猴子,其本无趣的行为
成为一种森严或恐怖
在动物世界,一条生出烂疮的热带鱼
会被群体所隔离
但它们没有被治愈的机会,只是在
最后的一点时间里
做无谓的游泳
一条病危的狮子则会远离群体
走到属于它此时应所得到的目的地
据说,大象的死亡最具神秘感
这体魄强大的家伙
有可能是通灵的,像我们之中的
某些写诗的家伙
在通向死亡的路上
孤独一人,在死亡发生的时候我们
很可能在另一地庆祝
某个宏大的建筑项目的落成
他们的死,竟和人类求生的本能那般相象
以至于我们在另一地的庆祝显得
暗淡无光
我们常常会揣测,那最后的游泳
是不是像垂死的热带鱼一样的
让一只玻璃鱼缸
具有了生命的悲怆之感
或者,像一头即将诀别的狮子那样
与时间一道轰然倒地
却仍难使整个非洲为之动容
人类则显示出了
科技与人文的力量,在被隔离的舞台上
我们一身素裹
只是用一只口罩,一支简单的听诊器
向死神致意
并用键盘和相机捣碎了玻璃
让围观成为可能,成为大众娱乐的滑梯
恕我直言:这令人产生幻觉,好象我们已全体脱离时空
与新近诞生的死神合演一幕喜剧


2009-5-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