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 ⊙ 燕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时光之碗

◎燕窝




时光之碗

我们收获过的时光之碗
大街空空,马鞍上人影空空
一扭头,长衫里更空

“时光不停地改变,”
我们坐进红色跑车
挥动满城冠带

啊,群山怀抱着动物之心
这高空取物的灵魂
在我们酒杯里起了风


赞美诗

什么时候开始都可以
我伸手去握
树林长出庞大的肺叶和音乐
有人在空中隐密行走

看不到他手中托着的
皇冠。
但枝叶在生长,空气温润
而高处倾斜的,正在变甜


《》

多么宽广的粮食;光辉在两侧
老年人羽毛温驯
中年不动
哭泣的是年轻甲虫,它跑过一只草驴的胃
为我们扯紧风声
没有森林,耳后是昏厥的苔藓
铺出一道听力

啊夫君,我站着和这世界抱了一会
一会我们就分不清哪些是绿
哪些是灰绿


散文诗

我将从容,让时间连着陆地
我呼吸时,让树木连着天空影城

有时是两棵树并肩;
有时是分离。当我吸入两棵拥抱
的树
我感到,世界清凉宜人

如果我伸手,呼出更多的树叶
它们脉络上有群山和流水
那样爱,世界变了棕色
在它温暖的树皮底下,藏着兔子,一两只善啼者
也许是走失的心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