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作宾 ◎ 半瓶裴多菲 | 专栏 | 诗生活网

手艺:和胡桑诗歌出路的一种可能

◎裴作宾





骗亦是一门手艺
——摘自《资治通鉴》

1南京西路
阳光,一千三百里或者更远
人是悬挂在大地上的果实
渴望天空的舞蹈。黑皮肤女人
并列着白皮肤男人,爱情地走
吻别的缝隙,站立黄皮肤的中国
我等待夏娃,顺带消磨凝固的时辰

2柜子
像蛇,游进一座老楼的四层
电影围绕着人,展开叙述的光
一群女人。我站进她们的身影
听她们的呼吸,也听她们的香味
隐秘的舌头,道出人性的尴尬
我微笑:思想是运动的必要的脊梁

3茂名南路
传说中的酒吧,从我的记忆穿过
我们的双脚,却在一个小小的
画廊流连忘返。基因是生命的密码
韩国的当代艺术家们诠释着
一个崭新的微观世界。我的祖国
那些倾听的耳朵何时才能苏醒?

4脸庞
二十年来的皱纹,深如水井
照片上的青春永不老去,来自
巫师的梦呓。盘里的菜色香俱佳
而味被眼睛掩盖,成为忽略的部分
坐在椅子上的人们消化了脸庞
吐出鱼的骨头以及宠物狗的吠声

5言语的刺
朴实,再朴实一点。留给语言
更大的空间。屋子里躺着失眠的
规则。言语游弋其中,仿佛鱼
刺在体内寂静地生长。书本的扉页
题着那些令人费解的象形文字
纯洁的嘴唇为了生存说出动听的谎

6宝山
汶水西路,曾住过我的速度的大哥
现在,那里坐落着红星美凯龙
大场镇寄居着卖鱼卖虾的苦命大姐
向东偏北的共康有我三个月的劳动
再北的顾村是大哥和三姐的根据地
他们用汗水养育了自己的儿女

7瘦弱
一次旋转,也许能折断女人的腰肢
但油腻粘在锅壁,等待漏洞的风声
你的眼睛面临漆黑的危险,点燃
二十一点一十二分的路灯。繁华
用巴洛克抒发咳嗽的颤抖。交叉的
数学意义上的两具肉体,满是海市蜃楼

8指甲
顺着声音的源头,女孩的发丝
垂至腰部。微妙的眉毛体现
画笔的质地和描写的功力
那透明的指甲,应该插进鲜花的深处
红色恰好眩晕眼神,隆起的鼻梁
架起一座城市的高度,及稀缺的良知

9博物馆
越王的剑仍然年轻,锈掩饰不住
霸主的锋芒。那颗苦胆化为文字
激励末路的英豪。把酒且吟歌
琥珀杯盛着唐朝,青花瓷盛着宋朝
一笔东晋的行草洞悉大神的脉搏
我从他的瞳孔的隧道坠落新石器时代

10朱耷
曹植的第六步恰好踩中青蛇的七寸
仿佛阁楼女子,絮叨着志之不得
李煜为了大美,沦丧底气不足的南唐
而朱耷,姓氏和高贵的血统同时蒸发
艺术的双手一笔一画地向时间复仇
似哭似笑地睁着责问上苍的翻转的眼珠

11食物链
诗人大胆地烹饪认命的马牛羊
马牛羊光荣地吃着野性的草
草小心地咀嚼味如蜡烛的泥土
泥土吞噬漆味浓重的棺木
棺木深情地反刍着头枕
一万首诗永恒且甜美熟睡的诗人

12槐树花
重又返回记忆与文字的城堡。等待
明年又一树的花开。无需埋葬情感
死去的终将回到我们身边,原子的
形式相互拥抱。那些尘封的诗篇
才是关怀的核心。西瓜爬上货架
等待认同,恰如我眺望北方的房屋

13字典
这是我阅读的最宏大的一本书
它构成生命破碎却完整的隐喻
丰富的人生倘若染上宋体,那么
所有的故事都可以在它的内部
找到对应的字句。洗衣机
利用离心力甩脱纸上多余的修辞

14二元论
生活的表象不能构成
现场性的夜晚。我坐在
三丈有余的阳台,对那高楼
无法消化的充血的月亮出神
如此复杂地,又如此简单地
想一些与丰收无关的琐事

15帕斯捷尔纳克
帕斯,墨西哥诗人,已然骑鹤
捷克,斯洛伐克,本是同根生
尔,意为你,与汝同意。文言
敬语。纳,接受或被接受。鲍里斯
本想书写一个俊美的你。翻译
是王母,在我们之间画出一条银河

16同病相怜
蟾宫是这个世纪最奢侈的多余
人们不再喜欢暧昧的夜晚:清晰地吻
嫦娥持续外出也无人问津,路灯
填补了她的缺席。电,宏大的词
流进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实用
是时代的标签,浪漫永不再合乎时宜

17长歌当哭
大风起兮,单薄的肉体条件性地冷
反光镜里我看见自己收缩的脸孔
云层逼暗天空,燕子嗅出雨的气息
田野的麦子苦苦地想象金黄
那锄头搁在记忆结满蛛网的角落
耳洞深深,测听大珠小珠推敲玉盘


18荔枝
一人一马尘土飞跋,偌大的宫殿
端坐微笑的杨氏玉环。荔枝
仍然新鲜。一张一合人死马折
志不能酬的苏轼写下:日啖荔枝
三百,君王长唤懒回。殊不知
今日南方的五月,荔枝贱不如水

19死者与生者
汶川事已远……今日恰周年
死者不升天……马克思的中国
无声返自然……完成生命的循环
作为生者的我们除了坚强地活着
还有思念。透明的玻璃隔绝死生
坚强口是心非地滴落疲倦的眼泪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