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 ⊙ 燕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国

◎燕窝




火烧连营

是的,我有毒眼。将火烧连营
七百里。并带来此后无数个深秋的剧情
我们肥美的汁水,淋漓于
三路军马,一军出濡须,一军出洞口,一军出南郡
准备好粮草,蹄铁,昼夜不眠的工匠和灯火
迎接十万兵的一击。
但是曹生!我向你致意的地方
已然起了白雾。纵横四十余屯,出哨百余里
在鱼腹浦,潮生两岸,万里浊酒
深渊也有高度。拟邀你纵身一跃的飞翔
剧毒不藏于口,不纳于身
这由下至下的盘旋
爱情仍然如夏天一样清新
用火把我们适时收割


草船借箭

壮哉!失败者的飞行在低空
向西南探出枝桠。在麻雀、雨水、旧日风车…
的后面,至若龙伯、海若,江妃、水母,长鲸千丈,天蜈九首
虹鲵出水而腾波,战船千艘
“谢丞相箭!”最后一张牌平息下来
他们走出房间,回到花园,和鸟雀交谈,并同意
在第六排的枝桠上占据一席。
死去的家庭交换着香气,“我们互相依附,”
他们挥动帽子,一个个跳进江面
在无法企及的高度,留下身体的雾气
花朵,黑色蝴蝶。他们的爱和拥抱
温暖,吵杂,适用于羊群
带着人间的腥膻味


赤壁之战

那些肝胆寸裂的,将在轮回里领军
那些走遁于猪狗道中的
前往空阔。乌林之西,宜都之北,我们投身锁链
潜龙于渊。我放开你,咄!
在风雨的墙根,在耀眼中走向约定的荒凉
将军!这三江面上,火逐风飞,漫天彻地,你且看
一出冒险里人们如何算计着
气数长短,翻波戏浪
几处烽烟。而数人驾舟,我们设法安顿下来
把来生放养在露水的隔壁
在水果糖的天气里
修葺围墙和屋顶
时光宽厚清明,直抵遗忘


洛神

就这样吧。一转眼的须臾楼阁
扬起衣角。他们消逝着,永恒消逝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世事如鹦鹉。这四州之地,百万甲兵,三千门客
溃败的人世聚合在我们头顶
云气青紫,圆如车盖,终日不散
他们带走鸣叫,小米粥
剩下我在铁笼子里继续清扫
向北引颈的人,竖起羽毛,唱出“光润玉颜,
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
他们挥动灰暗夜晚的红旗
而我混杂在树丛中,听昨夜春蚕爬上来
弩箭如雨,我心芬芳


千里走单骑

什么时候都可以。
驰向深渊的人,赤兔马,青龙刀
啊玫瑰,这一瞬间的子弹
让江山翻腾
如龙。从此不在抑郁症里滴水,从此烟火茂密
一彪军马杀向秦时关,汉时月
潜行中的黑色身影,举起了夜空
汉寿亭侯关某是也!我手中倒提的世界
缓慢渗液。滚地钟声里的皮囊
失去人形,刀光吹动竹林
杀红了眼。啊祖国!
祖国仍旧是一箭之外的五千里秋风和朝代


长坂坡

再杀一个!
要来,就来得腥风血雨
要死,也要在另一个世界的枝头飞起
斩落这吊桥上的百万鬼雄
走走走!平戎万里,功名本是,真儒事,公知否?
我们将设法从树干蜿蜒而下,感到
它们苍绿的身体里站着
年轻的我;而烟火从星辰中间劈开,孤寂人
站在山巅;他的短笛召唤着
山间明月,石上流泉
白云苍狗。在一场冒险里这飞驰的气息
贯穿胸膛,扔出松林上空的滚雷:
我乃燕人张翼德是也!


典韦歌

挺住!把牢底坐穿
刚好抵达你眉梢。今夜我将阔步,身无片甲
箭如骤雨。被交易的马匹和人世
涉水而过,被温暖的刀锋数到
十下,二十下。到了!
碧海生潮处,刚刚好涨到、一寸光阴一寸灰。帐中人
打着呵欠,把魂魄注入七寸莲花灯
马军方休,步军又到
两边枪如苇列。再也不后退。海洋转身
踢出最后的舞步。群山终结于
投向你面容的一瞥
是的,——落尽衣冠就能回去了吧?


走麦城

我们买不起人头
就提着!把一腔热血赊给
四山之上的荆州子弟,前后一十二个寨栅
连络不绝;我们挥霍不起江山
就挥霍掉一马一卒!
喊声震地,鼓角喧天,来到注脚处---“自别君侯,倏忽数载
不想君侯须发已苍白矣!”
我们已经付出的血,即将从头顶起飞
鹿角十重,虽惊鸟不能入;然而我们寄生的枝桠
千疮百孔。用露水和西风喂养的人民
是我们仍然拥有卒子的祖国
或,拥有祖国的卒子


空城计

倘兵来,
携将至未至的暴风雨
大将风度,要杀要剐,或分或阖
城门一开三万里。
披鹤氅,戴纶巾,左边一童子,手执麈尾
右有一童子,手捧宝剑。城门之上
山顶红旗招动,四面皆伏
城门之下,我们重新观看自己:园中植物的姿态
有了更多摇摆,酒如绳,扇如羽
在孤寂的树枝上
洒扫谈话;直至傍晚
芭蕉杆内的汁液响亮,皮毛的光
到达纵深处。听我们发出咭驹驹的声音


小乔

一天里。坐在天气的高处
翻手云覆手雨。东视柴桑之境,西观夏口
我看见:你不曾说出的美
象一个鸟巢。
他们的消逝与来临
亮出手书的天空:“小乔初嫁了,
雄姿英发。”来到晚年
我喜欢金龟子的黄昏,活下来的人,皮毛多情
倾听日子流淌
如果有鸟,是白昼;如果是黑夜
年青而强壮。在铜雀台上,那时是天上的人
现在老了是远处的人


出师表

我昼夜修炼,热爱祖国、花鸟以及树木
“臣本布衣,躬耕南阳,”
在我深深的肝肠里
可以沐浴,丰盛的马匹和铁
可以拥吻;粮食可亲,泉水可以祈祷
多么宽广的果实;演算星空的人吐露果核:二十一年,
望中犹记,山丘丰隆,栈道殷实
蚁群碧绿。
“你看,陈永耀!”向日葵的皇冠超过了河床
腾空它的酒杯:灌木丛中惊慌飞起的
百万甲兵,雄军云集,狂寇冰消
什么样的口琴才能吹出那样的
微风。

——建兴五年春,诸葛武侯临表涕泣


青梅煮酒

今日酒快!
刀快!马快!飞快!牵手的云
没有放洋葱显得不够力;
不可思议的沸腾
晚点儿,抵达你手掌心。我们改变过的山颠
站在一颗露珠上,展现了它的臂膀:
“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
整个早晨,我抚摸着新生的街道,把树林
收入空白处;把你收入我的袍袖;
把一络风收入你鬓角,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啊,这铁蹄下的中原,刀头上的肝胆!
如果你摇曳,我就摇曳;
你分身,让我进入;啊这纵深处的冒涌
用群峰和言语描绘的翅膀!
我在风里变得愉快


貂婵

很容易就一生了。
走过犀牛路口。葵花扑向我的夜晚
司徒王允!司徒王允!这箭雨穿过的城市
孩子们落下来,忘了生长
如果是马到中军,夜深月明,步于后园,立于荼蘼
如果听到牡丹亭中、甜蜜而破碎的心
年轻人,警惕自己!
而你那么长、我那么短,社稷在光复中潜行
这深深的荒凉和温暖
有时我感到你来过。方今春深
乘时变化。
我还是很喜欢你。不胖不瘦,风华正茂
住在绿色的屋顶和白雪里
一起过开心的生活

                      (时值512纪念)


  赠:里太白、明迪、李笠、紫鹃、小药、小宝、津渡、郎启波、桂圆、阿翔、麦小克、糖小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