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一忘二 ⊙ 水的雕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8年7月诗8首

◎得一忘二



2008年7月诗选8首


  《低飞》
超低空飞行,脚
必须缩在腹下
躲开避雷针和路灯
东去的湿地
鸟叫声令人自然而沉默
你的水泥窝
是我没有到达的缺憾
我们将它留在城市
因为我们也不属于那里
     2008年7月1日



   《我的巫毒宝贝》

怪只怪我逆着人流,挤过那些标语和口号
我丢了我的巫毒宝贝
她被离弃在肉体坦克的履带前
又轻又暖的宝贝,四肢棉柔
饱满,性感
如果她针织的皮肤被抽掉两根经线,就会爆炸
那么纤弱,怎么经得起呢
她甚至不会成为暗礁,双肘轻轻地支撑着我的虎口
舔干我手心渗上来的热气,留下一丝麻麻的疼

她的头伸出来,似乎在我的掌握中仍能悬浮而自由
跳跃的辫子、竖起的耳朵,那双充满好奇的大眼睛
将能反光的都收了进去,一眨之间就吞掉了
那些形状,转换成自己的能量
她从不闭起嘴巴,随时都备好一肚子的怨气
打算用来指责我可能的冷落
于是我一直被未来的愧疚撑满,航行于人海
这就有了一种气在我们之间运行,甚至阳光也无法分解出彼此

我从不将她放进衣袋,无论是腰侧的插兜还是屁股后面
当我拥着情人,腾不出手,我便将她挂在我的背包上,确保
她视野开阔而且呼吸顺畅
我只要用我的心灵之眼刺扎她的身体,她就会冒出生命的巫毒
那味道好像大麻,我们躲在卧室幽暗的笑声中传递,而我
用休闲西装的前片当作她的屏风
可难掩你那唯美主义者惊鸿一瞥的颓废
当我一有机会,在车厢或者电梯、甚至在半封闭的游廊或林荫道
便会抚弄她的肩胛骨,那儿本是翅膀生发的地方
我以五指抹过,再用手掌捂着,停顿,似乎为了抚消那块伤疤
而她咯咯地笑,丝毫没想到举止是否端庄

我的巫毒宝贝,我的巫毒宝贝
你现在怎样
我想象你找到了一段干爽的路肩,躲开了塑料袋、腊纸彩旗与报纸的垃圾
在那里闷气地等,终于有一个人,捡起你,回家,他的神色紧绷
抑制着急不可耐,而你的记忆正被刷新
那个人的温度是否令你想起曾有的暖意,或者两种温暖不可并提
我说,你身上的每一块污渍,都是我肺叶上的阴影,但我会咳嗽得毫不失礼
我说,你脸上的每一道皱褶,都是我心肝上的裂纹,但我不会让它们转到眉头
我说,我们不该希求这世界有一荣俱荣的和谐,笑声的分贝并非开怀的指标
正如勃起的探尺无法衡量爱与思念的柔韧,而手心向上
敞开,或许比流动的沙滩更能承接分量
我这样说,也许正因为我已失去了你

而失去,没有接触,或许意味着,你已变得又脏又坏,月光下的心情
像性幻想的气泡一样
一个接着一个破灭,剩下一望无际的空被几颗冷星钉在空中
还有或许能感到自身重量的惟一途径——
吐着信子钻进我的梦,像一个吊死鬼的冤魂
脸如死灰,眼睛流血,舌头拖在嘴外
而我,为了醒着,除了听满街高昂得单调的口号声之外
一无所能
              2008年7月5-6日




   《时间差》
       (For K)
此刻是你的黄昏,黑暗还没有降落
如那次在芝加哥街头的小广场
一支萨克斯赶不走鸽子
和坐在桥头上看灯火开始映暖凉风的我们
我说那是我家乡的一首小曲,原来的歌词唱到
“我有心采一朵戴,又怕来年不发芽”
于是你走过去,蓝色羊绒衫蹲成一个弧线
将一张钞票压在那盒内,换回一张CD
说那首重新编配的小调将会令我在自己的国家
回味曾经呼吸过的不像图兰朵那么异国的风情

此刻我这儿已开始黎明
硬朗的阳光将如阵雨一般坠落
伴随着院墙外建筑工地的噪音
这是我的周六、你的周五
我们同住在一个时间里,却被日期分开
一个在过去一个在将来
我喝着绿茶,想象你的公寓
会有怎样的气味?酒精、咏叹调还是失眠?
我脑后的半空中悬浮着
一只被供烛点亮的灯笼,一只高高的窗子。
           2008年7月12日




  《滚铁环》

那童年的游戏 我曾玩得不露技巧 
甚至能一边放着风筝 
听挖了孔的葫芦从空中传来埙声
伴着我们在地上矮矮地跑

一个孩子手持一柄钩子跟着一条铁环
人与物彼此不即也不离

在最初的推动之后 铁圈沿着自己
与大地的切点 滚动 我只是
以钩柄和钩子偶尔从旁矫正 尤其
在低速的时候 还有一种麻酥酥的激动

其后的岁月 太多生涩
反证了那是我一生做得最得心应手的事

现在 回味变成了反思
那孩童的手臂竟写出了身体与物体之间的公式
有关力道与速度
而与路面的变量没有关系

重要的是那铁环要有一定的重量
不至于有一点不平就跳得轻狂
       2008年7月8日



  《一封电邮》

关于:说什么
亲爱的
如果一个词只能按其内涵而使用
我可以并且应该用来称呼你的
那个词,还没有出现
有很多词不会在这个世界显示出自己
充满这世界的人都长着社会的五官
而我只希望自己没有肉身
这些年来,我一直把人当作事书写
我写到有某种东西太珍贵,不该被火钳拨动
它应该暗自燃烧,不见光,在内部向内生长
我写出来的文字只是空气
带走了那棵小小的无花植物上的霉气
又为它带来灰尘
            2008年7月14日




  《景象》

噪音将把这景象消蚀为喑哑的庸常
一人
迟疑地
站在交替的红、黄与绿之前
一时间还用微笑虚掩那噪音

直到此刻我记下这一景

我便身在那边
         2008年7月26日




  《夏暮》
       仿韩偓
我院子的这棵梧桐
投下懒懒的
影子,淡淡的,很新鲜。

大理石的台阶上,
一个半透明的身影消失进了黑洞,
只留下一只蛐蛐的叫声。

太阳落山已有一会儿了,
我能感到晚风
翩翩,却无法看见。

偶尔,迟归的布谷鸟
从屋檐外的高处叫唤自己的名字,
那声音娇滴滴的,令人心悸。
          2008年7月27日



  《时间及其它》

就这样
一切照旧
明天降临今日
如光刃穿过筛子
霎那间的插入
有切口而无痕
犹如今日切入昨天
打破了一种凝滞
而一切照旧
复回凝滞

时间与爱情
如雾起的形状
沿着阳光上爬
它们的溶剂
包裹着露出地面的萝卜
婴儿般的老者
犹如甲虫
然后我们只能被他人称呼
然后变成你与我
最终变成它们
     2008年8月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