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对立面

◎老英在野



  




久已不写此类文字。

自众多纸媒诗人上网写博,网络诗歌就已消解。纠缠在招安/反抗旋涡之中已缺乏战略意义。诗歌在跨越专制把持的门槛后,又面临另一问题:写作目的和质地。

在说过好诗在民间,好诗在网络之后,又有好诗在民刊之说法,也极大地刺激了官刊的改进。可以说,上官刊只是众多选择之一——尽管有大多洁身自好的诗人受传抄本影响而钟爱所谓的地下刊物--多一种传播媒介有何不可?在经历过几次成功与不成功的诗歌炒作之后,在见识过各种评奖的幕后操作之后,现代诗歌确实陷入了令人怀疑的文体之中.

原因不在现代诗,在自以为写现代诗的诗人,他们不可能有真正的、纯正的现代意识!

从众多的、以现代技法写出的诗句背后中,我们看到什么?文化扦插,投机,媚雅与作态的成名策略——这算什么?诗歌,现代诗歌应该是这样?争夺话语权的姿态就是问题,背后可鄙的动因与现代诗的指归相比,不是背叛是什么,不是欺诈又是啥?

我们生长于此的土地,从来只有少数人、少数傻瓜才是民族的精魂,要取得现世的、商业的成功,何必写诗?写诗了,又想这些,你他妈算什么人!

诗,尤其是现代诗,永远站在现实的对立面,永远站在一切既定观念的对立面——这就是我的信念。没有这种决绝,你写什么诗,分什么行!

现场诗歌自03年发端,一直潜行至今,其间经历了几个重要的的诗歌事件,并成功印发了自己的作品集。现场,是个松散的诗歌团体,从原来三个论坛收缩到一个,但受其影响的诗人已在各个方面,各个诗社中正发挥着其日渐显著的影响,这就足够了。

现场,以当下为出发点,并取舍偶然性,从对现实的准确把握中找到那最高的戒律,没探索到这一境地,就不配为现场诗人——至少,你不在中国诗歌此时的现场。

写诗的最终目的,是敞开自我,是达到自然的澄明之境。

为此,就要一直站在对立面,包括语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