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油漆匠》

◎老英在野






一遍又是一遍,他的细心
胜过囚徒。“要分辨木质
顺着纹理”,让油吃进物件里
修饰得完美,意味着
让时光替你打磨
多少年,没一点光
轻微地抚摸也能唤醒它们
在黑暗里散发森林之光





这些器物陪伴的日夜
总是跟人纠缠:体重,汗液,血……
“很少见到真正的木头了
大多是压缩板”,材质的单调
让他的手艺显得奢侈
不得不,他也放下架子
什么都干,毕竟
生活对任何人都非易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