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四月的一束

◎老英在野







《死鼠》    




它死了
横在过道上
赢得了人的臭味



它死了
终于软成一小团现实
供生者接受



它死了
它还要经历三个月左右,体内的,醒来的
细菌的审判




《诅咒》




突然,我到了
没有任何征兆



原来是这样一个地方



我希望自己还没到
还在路上



所有帮助过我的人啊
请接受我的诅咒




《写》  





我们写出东西
它们就在空中飞
黄昏里墓地刮过蝙蝠
水流中隐着春雷
这些我们遗忘的句子,都是复仇的孩子



《大风》  



刮啊,风!刮走那些没根的
刮走不被爱的
从我开始,刮走软弱的,犹豫的
给它们找个地方
把它们埋掉



刮啊,风,把地狱也刮开,让冤魂哭哭





《独》    



独坐在家乡的天宇下
敛住鹰的翅膀
你会遇到
想你的人


一遍遍开过的花
还在等
阴沉天气,散步者
把风向扭转


我走近窗前,饮下澄明之水





《在砀山》




在砀山,你不想做梨花
你是看花人
在砀山,没人在意失眠的梨花
艳丽,冰冷,而不生育
为什么
我们拍照时,要她们做背景
我们笑的时候,她们哭
让她们哭,哭成砀山的风





《手机短信上的诗》  



今夜你来
来拿属于你的东西
把屋子清干净
关上门



床跟煤气罐
有我一半
要么你劈开它们,要么
你打开煤气,躺在床上,等我





《长夜》





文字已不能指向月亮
吹过竹子的风
吹不上房顶
死去的人在灯火中尖叫
黑夜敞开,一层层
脱掉光,鸡叫,找不到家的旅客




《暗街》  





在暗街,应该带枪
干掉迎面来的家伙
干掉假意的顺从,市侩和机巧
把玻璃后的眼睛也干掉
连同月季,忘收的童衣
去吧,向幽暗开火
杀出幸福的彩霞,和爱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